我的小菜园(三)欣欣向荣

  进入6月以来,小菜园的植物长势加快,呈现出蓬勃与旺盛的生机。

  最早种植的西红柿有一株已经硕果累累,感觉最大的一颗果实大到应该可以足够成熟了,可是仍是淡淡的绿色,总也不见转红。小女儿几次追问我:“妈妈,西红柿什么时候成熟呀,我好想吃呀”。我总回她说,不知道啊,耐心等待吧,到时吃起来才更好吃呢。而这株旁边那棵西红柿呢,虽然是同一时间栽种,可它不同于邻居,似乎是个慢性子,慢慢的往上长着枝桠,身高超了旁边那株,可一直迟迟不见开花,我一度认为,植物的世界也有雌雄之分,不会这是株开不了花结不了果的主儿吧,哪知最近它开出了小小的黄色花朵,慢慢也结出了小小的果实,我思忖着,或许是不同品种有不同的花期吧,可现在从外形看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只等瓜熟蒂落的那一天,看能否看出个究竟。

累累硕果


  植物的世界里也都有各自的时间表,什么时候发芽什么时候开花结果,都有属于自己的时钟。就如同我们人类,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从无忧无虑的天真儿童到青涩的青春少年,从沉淀内敛的中年步入淡泊的迟暮之年,每一个时段都有每个时段该做的事情,只要珍惜每一个当下,不问收获只管耕耘,总会迎来厚积薄发的时刻,就算“花期”不同,但终有开花结果的那一刻吧。

  叶子类蔬菜生长比较缓慢,而且很易遭虫灾,特别是红萝卜的叶片被虫啃得布满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洞洞,然而某天看到两三条吃得胖乎乎的青虫趴在枝叶间,地面上的粪便历历可见,我却生了恻隐之心,告诉女儿,不要伤害它,或许它是一只毛毛虫,过几日后会变成蝴蝶呢,心下想,吃便吃罢,谁叫你们长在了我的菜园呢。 西红柿的枝叶散发出一种较浓的刺鼻的味道,我想这也许是它可以免遭虫害的原因吧。五月底栽种的那株四季豆最近也开出了小小的紫色的花朵,某天清晨发现细细的小小的四季豆挂在枝叶间,女儿说它怎么那么小呀,我说这可是一个四季豆宝宝呢!


长大了一些的四季豆宝宝


  有次发现家里买来的红薯没来得及吃完发芽了,我和女儿选了一个埋在小菜园的土壤里,某天清晨发现它顶部留有不知是小鸟还是老鼠吃过的痕迹,小芽也几乎被吃光了,我赶紧将它埋得更深了些,对于它能否存活抱了几分侥幸。没过几天它竟重新长出了小芽,现在小芽长成了枝叶,而且还大有向周围发展的趋势。看着这景象,我不禁感慨它顽强的生命力,一种小小的成就感也油然而生。

红薯在小菜园安家


  除了西红柿,小菜园里长得最为茂盛的应是秋葵了。有几棵叶片长得比成人的手掌还大岀好多,枝杆也笔直而粗壮,而其它的也因所处位置不同高矮不一,但也都结出了小小的花苞。而这小花苞似乎是蚂蚁的最爱,有几株秋葵便得到了它们的造访,小小的花苞被这小东西包围得密密麻麻,不过庆幸也才几株遭害,我也无计可施便由它去了。某天清晨发现有一棵体形中等的秋葵开出了第一朵花,引得我和小女儿痴看了好久,同时也发现原来秋葵的枝杆会分泌一种白色的胶状的微小颗粒,我知道秋葵的果实外表坚硬,可切开后会有很多的粘稠的汁液,或许这二者之间有着某种关联吧。

小菜园里第一朵秋葵花,枝干上有颗状分泌物


  菜园里的花生也出落得格外清翠葱郁,枝叶下端接近根部的地方也三三两两开出了黄色的小花朵,当我在向女儿描绘花生的收获过程时,她兴奋的喊道“哦哦!可以吃花生了哟!可以吃花生了哟”!好象那刚出土的带着泥土芳香的白嫩的新鲜花生就在眼前了,引得我也好一阵惬想。

  现在除了上下班接送女儿做饭收拾家务,我每日早晚必去小菜园巡视一番,每次去了总有新的发现。比如那棵盆栽的铁树,原本以为它已经枯死,刚入夏那会儿,它坚硬的枝叶渐次枯黄,我便将它砍下来烧了做了肥料,可某次去时发现它从顶端抽出了鹅黄色的枝条,这些枝条开始呈卷曲状,后来每看一次就发现它张开一点直至现在已全部长开,颜色也由嫩黄转为浅绿。盆栽的滴水观音之前一直只有棕色的根茎裸露在外,只有一两片泛黄的叶片无精打采,最近它也从底部抽出了嫩叶。

  植物世界的新陈代谢多么神奇,看似已了无生气,却暗藏生机,只要根还埋在土壤里,那个微小的不为人知的世界就在时光流转中日复一日的运行着,不断推陈出新孕育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

 

铁树的枝条己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