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腾挪术

        企业需要借助资本运作的力量腾飞,借助资本分裂的力量获得超常规发展。

  

  资本的天性就是追逐利益。

  在这种冲动的支配下,资本会由单个资本分解衍生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资本,追求增值或活化,将静态被凝固的资本转化为动态可流动的资本;资本裂变的实质是使资本运营中的风险分散化和资本营运的责任有限化,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形成一定的优势。

  通过资本的裂变,可以给资本一个新的增值契机。

  当企业规模扩大在达到了其不可逾越的上限制后,资本的规模将与其本身追求利润的目标相悖。这时,便可通过资本适时地流动到利润最大的部门、行业、产品上去,在组织形式上进行分裂、调整,使资本总量不断扩大,重现企业活力。

  另一方面,从宏观意义出发,通过资本裂变,可对社会经济结构和企业产品结构的调整及时起到导向的作用,实现社会产业结构和企业产品结构的合理化。

  

  资本裂变的形式

  资本裂变包括传统意义上原有组织形式的解体,如企业一分为二、为三或更多;也可以保持组织形式不变,而衍生出多个资本,如产业资本、商业资本、金融资本等。

  我们认为,资本裂变包含着资本扩张的概念,同时,又包含着在资本扩张后进行的一系列的裂变行为。通过专业分工、产业分裂等方式,从而实现最优资源配置的整个过程。

  1.扩张层面

  是指在现有的资本结构下,通过内部积累、追加投资、吸纳外部资源即兼并和收购等方式,使企业资本规模扩大。根据产权流动的不同轨道可以分为3种类型:

  

  (1)横向型资本裂变

  指交易双方属于同一产业或部门,产品相同或相似,为了实现规模经营而进行的产权交易。这种方式不仅减少了竞争者的数量,增强了企业的市场支配力,还改善了行业的结构,解决了市场有限性与行业整体产能的矛盾。

  (2)纵向型资本裂变

  处于生产经营不同阶段的企业或者不同行业部门之间,有直接投入产出关系的企业之间的资本交易。纵向资本裂变将关键性的投入产出关系纳入自身控制范围,通过对原料、销售渠道及对用户的控制来提高企业对市场的控制力。

  (3)混合型资本裂变

  两个或两个以上之间没有直接投入产出关系和技术经济联系的企业之间进行的产权交易。混合资本裂变适应了现代企业集团多元化经营战略的要求,跨越技术经济联系密切的部门之间的交易。它的优点在于分散风险,提高企业的经营环境适应能力。

  2.裂变层面

  (1)专业分工

  企业通过资本积累、资本扩张发展为“大而全”的规模。此时,企业进行专业化分工,从母企业裂变出不同专业化的子企业,然后再逐步发展成为具有适宜规模的专业化企业,走“专而联”的道路。

  (2)产业分裂

  在资本运营过程中,随着资本扩张到一定程度,特别是在多个产品经营中每个产品都随着资本的逐步扩大而逐步成长为独立产业之后,为进一步促进各产业快速发展,必然会让其相应地分开,让其各自寻求更快更好的发展。

  

  资本裂变的管控点

  风险与利润成正比,在资本裂变的过程中,必须把握好如下几个关键点:

  “数一数二”原则

  产品的生产经营是资本运营的载体,资本运营必须通过产品的生产经营体现出来。在资本裂变后,单一产品经营或产业格局被打破,出现了多个产品甚至是多个产业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局面。企业的长期发展依赖于源源不断的核心竞争力的缔造与创新,因此必须抓好主导产品和主导产业的发展,让其成为其他产品的支柱。

  GE公认为是跨行业投资和经营的成功典范,涉足业务范围包括传媒、电力、医疗、照明电器和金融等多个行业。GE成功的关键在于“数一数二”原则,抓住业内具有优势竞争地位的业务,否则就毫不留情地抛弃这项业务,要么出售,要么关闭。

  选择进入行业

  资本进入产业的标准,要遵循内评外估的原则。所谓内评,就是企业要认真测评自己的比较优势所在,资本分裂围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展开,选择对自己有竞争优势的行业。所谓外估,是指对行业竞争对手的分析。选择竞争对手不太强大、行业门槛进入较低、缺乏竞争壁垒的行业,对企业来说是一件省力的聪明办法。而选择有明显的规模经济性和寡头垄断特征的行业进入,对于企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行业选择上要充分考虑新进行业是否能够发挥不同业务的协同效应(包括销售、运作、管理的协同),围绕企业的协同效应来开展业务,这样才会使企业的有限资源得到合理分配,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规模优势。雅戈尔投资建设纺织城,进入面料行业,这样一来,旗下的成衣制造与纺织业产生了很好的协同效应。

  专业经营,科学管理

  对于资本跨行经营来说,选择合适的领导者和团队,进行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新的产品和产业的发展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和发展前景,不同的产品和产业对经营管理、市场开拓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如果对规律、前景一无所知,霸王硬上弓,其结果并不很美妙。

  资本实力支撑

  对于企业来说,具备“融资”的能力是资本裂变的一个前提条件,这就需要企业要有意识地将自发被动的筹措资金的习惯转化成自觉主动搭建资金平台的习惯。将事事找银行的做法转变为充分利用融资创新,拓宽融资平台的习惯。

  联想集团与神州数码是联想控股的“产业”部分,其功能在于为集团提供股市融资和稳定利润收益。而联想投资和弘毅投资都成为联想新的利润增长点。有了联想集团与神州数码稳定的资金支持,联想便可放手一搏,在新的产业运营中游刃有余。

  

  产业与金融相结合

  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必然会相互渗透、相互融合。通过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联动运作、相互促进,实现跨越式发展。

  产业资本进军金融资本,一种类型是财务投资,另一种类型则是战略选择。不管哪种模式,都需要良好根基,只有当企业的主业做得足够大足够强才能进入金融领域。金融市场有非常大的风险,结合集团自身优势做专业金融,建立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实现产融一体化发展,是企业控制微观、宏观层面风险的最佳方法。

  倒下的巨人德隆依靠的战略就是通过实业手段进入金融领域。这条战略的失败,是因为德隆走得太快,过早地放弃了实业基础,把更多精力放在了资本运作上,以往积累的实业资源全都成为了资本运作的附属工具。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使德隆最终走向了末路。

  企业自身的实力是资本裂变的基础,资本裂变为实业服务,是企业提高自身竞争力的手段。但核心还是在于企业的生产经营和销售经营,否则再精妙的资本裂变也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否则将主要精力盯在这种资本经营上,必将直接影响企业的经营成效和竞争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