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醒梦(7)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落雪非花

目录

上一章


风挟带着雨丝从窗口灌进来,将窗前书桌上的几页白纸吹得散落到地板上。

于冬起身捡起那些白纸,将它们重新放置到桌面上,用闹钟压住。风拂在脸上,倒是清爽得让人精神一振。

于夏依旧背朝着于冬躺在那里,看不清她的表情。

“于夏,我们谈谈,好吗?”

于夏没有回答,也没有转过身,一点动静也没有。仿佛睡着了似的。

雨越下越大了,随风飘进来的雨丝打湿了桌面和那几页白纸。于冬将窗户关上,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于夏,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你能告诉姐姐,你为什么想离开家吗?”于冬试着能让妹妹开口说话。

“没什么!我就是想岀去看看,不想待在家里,烦!”于夏终于说话了。

听了于夏的回答,于冬伸手拨了拨她的发丝,语速缓慢,小心翼翼的重复了刚才爸爸的问话。

听到从姐姐口中说出的这段与爸爸相同的话语,于夏“嗖”地一声,翻身坐起,望着姐姐,冷笑了一下,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姐,你从小就是所有人眼里的乖孩子,受人夸奖。你挨过打吗?你知道挨打挨骂的滋味吗?你怎么可能知道?从小到大,我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让我向你学习。可我变不成你那样,你优秀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爸妈非要让我像你一样,才能满意?你就像个影子一样跟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讨厌你!讨厌你是我的姐姐!”于夏咽了下口水,眼神冰冷,接着一字一句的说道。

于冬满脸惊讶的看着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于夏,面前的于夏带着刻意的疏离,显得极为陌生。

她仿佛是说出了埋藏在心底已经许久的话语。她抱膝坐在床上,如释重负般安然的望着于冬,眼神中却夹杂了一丝怨恨。

这样的眼神让于冬觉得异常难受,于夏的话如刀子一样割在她的心间。

其实于冬也反对爸妈总是拿于夏跟自己比,也曾在爸妈面前提过,觉得那样不好。

可爸妈说那是为了激励于夏,望她能学好。

但是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脾气性格。谁又真的甘愿总被拿来与人比较呢?于夏的心情,于冬觉得自己是可以理解的。

于夏是比较顽皮,成绩又差,总是惹爸妈生气。但她自小就外向健谈,敢想敢做。这一点,于冬是羡慕的。都在让她跟自己学,可谁又知道自己是想向她学呢?

以往,无论爸妈再怎么责骂于夏,她都不会跟自己置气。依然亲热的叫着“姐姐,姐姐。”,依然会选择听自己的话。

于冬一直在心里面,庆幸自己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妹妹,她喜欢这个调皮的妹妹。

她记得妹妹是自己上了幼儿园后,才被爸妈从外婆家接回来的。在那之前,她只见过妹妹几次。

那天,是外婆背着妹妹进屋来的。听爸妈讲,妹妹不肯跟他们走,一直哭闹不止,说外婆家才是她的家。

无法,外婆只得哄着她随爸妈一同到家来。

回家后的妹妹一直让外婆抱着,不愿下地玩耍。可当她看到放学回家的于冬后,竟然欢快的跑上前去亲热的叫着:“姐姐,姐姐。”

于冬怯怯的答应着她,心里却是激动欢喜的。以后的日子里有了妹妹的陪伴,将不再孤单。

第二天,外婆趁着妹妹还在熟睡,悄悄的走了。

后来,醒来之后的妹妹哭闹着在家里四处寻找外婆,像个被人遗弃的孩子一样,可怜无助。

无论爸妈怎么诓她,都没法让她停止哭闹。当时,一向没有多少耐心的爸爸生气的吼了她,妈妈在旁边抹着泪,担扰着她以后不认这个家,该如何是好?

最后,是于冬安抚好了妹妹。从此,妹妹就成了自己的小尾巴,亲密无比。

记得自己小时候有次生病了,需要打针。当医生拿着针管扎向自己时,于夏举起小手拍打医生,嘴里喊着不许扎我姐姐!

医生只得给她解释,那是在给你姐姐治病。

可于夏不信,伏在自己身上不肯走开,就是不让医生打针。

最后,还是自己劝走了她。

于夏从小就听自己的话,挨了爸妈的责骂后,只要自己稍加安慰,她就会立刻高兴起来,叽叽喳喳的跟自己聊天。仿佛根本没有责骂那回事一般。

可是,妹妹是从什么时候变了的呢?于冬努力的回想着妹妹的变化,可是她竟然想不起来。这让她觉得愧疚。

妹妹曾经是那么活泼可爱,与自己是那么亲密无间⋯⋯

而在刚才,她居然说讨厌自己是她的姐姐!

于冬盯着歪着头看着墙面的于夏,有些难以置信。她不相信一向与自己亲近,听自己话的妹妹会真的讨厌她。

“于夏,姐姐知道你说的是气话⋯⋯”

“不是的!我就是讨厌你,我讨厌你们!我讨厌这个家!”于夏哭了起来,大声的喊道。

这个时候,于爸开门冲了进来。他满脸怒气,以极快的速度把于夏从床上拖下来,往门口推搡着。

随后进来的于妈一把抱住他,喊道:“你干什么?”

“你没听这个孽障说什么吗?!”于爸掰开于妈抱住他的双手,愤怒的喊道。

上前站到妹妹和爸爸中间的于冬,劝说着爸爸,说妹妹还小,说的都是气话。

于夏一把将姐姐推倒在地上,对着她喊道:“不要你假惺惺的装好人!不稀罕!”然后转过头望着爸爸大吼道:“我就是讨厌你们!”

于夏这一系列作为,如火上浇油一般,彻底激怒了于爸,他飞起一脚踹在于夏的左腿上,嘴里直喊让于夏滚出去,这样的白眼狼,不要也罢!就当没生过这个孽障!

于夏重重的侧摔倒下,伏在地板上半天没有动静。刚才被她推倒在地的于冬,赶忙爬起来想要把于夏扶起来,却再次被她一把推开。

于爸喝斥着于冬:“别管她!”

放开丈夫的于妈,赶忙上前扶起小女儿,眼泪汪汪的询问有没有摔伤?让于夏赶紧给爸爸道歉。

于夏只是低着头,紧咬牙关,不言语,也不哭泣。

于爸一把拉起妻子,朝着坐在地上的于夏吼道:“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真是死性不改!怎么就生岀你这么个东西来?”

“从小到大,你有真正喜欢过我吗?没有!你不是我爸!”于夏漠然的望着眼前这个从未让自己感受过关爱的爸爸,激动的问道。

奇怪的是,被爸爸踹了一脚的自己却丝毫没有感到伤心。

“滚!滚出去!”于爸说完,便作势去拉于夏。

从地上爬起来的于夏,踉踉跄跄地朝门口奔去。

于冬哭喊了一声:“爸!”,便追了出去。

小镇的街道上,路灯昏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夜已经很深了,街上安静得只有雨声。

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T恤,一条牛仔中裤,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的于夏在空旷幽暗的大街上奔跑着。在八月的夜雨中,她竟感到了一丝寒意,那从心底升起的寒意,仿佛一下子就遍布了全身。

是的,她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便不再喜欢好像永远不会生气的姐姐。

而爸爸,在她的印象里永远都在生她的气。

妈妈呢?像个和事佬一样,希望她与爸爸和平相处。

在妈妈的眼里,只要水面平静就好,水下是否暗潮汹涌?似乎从来与她无关,她好像也无能为力。

这个家里有谁真正在意她的想法?她的感受呢?没有!

姐姐,那个曾经让自己无比崇拜的姐姐,现在带给自己的却只有压抑。她再也不想听到向她学习的话了,她觉得她要做自己!一个真正的自己!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