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又是另一天——《飘》

《飘》是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唯一的一部作品,书中讲述的故事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围绕着郝思嘉的爱情以及战前战后的生活来展开。

郝家的大小姐郝思嘉深爱着卫希礼,并且相信卫希礼也深爱着自己,有一天却无意中得知卫希礼第二天会和媚兰订婚的消息。伤心之余郝思嘉决定第二天向卫希礼告知自己的心意,她相信知道自己的爱的卫希礼必定会回心转意,没想到却遭到拒绝,更被白瑞德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心灰意冷的郝思嘉答应了查理的求婚。

此后南北战争爆发,郝思嘉结婚不到两个月查理便死去,而郝思嘉此时已怀上查理的孩子。得不到卫希礼的郝思嘉郁郁寡欢,众人以为郝思嘉是因为查理的死过于伤心。在医生建议郝思嘉换换环境,郝思嘉在其他亲戚家同样住得不顺心,最终辗转跟媚兰住到一起——查理原来所住的城市亚特兰大。郝思嘉的父亲曾跟郝思嘉说过她的年纪跟亚特兰大是一样的。而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着的城市无疑也给郝思嘉注入了新的力量。

也是在这里,郝思嘉重遇臭名昭著的白瑞德。白瑞德十分了解郝思嘉,明白她对于自由与快乐的追求,两人的交锋郝思嘉总处于下风,而在白瑞德的影响下郝思嘉原本深藏的被压抑的个性也逐渐解放出来。

到了战争的末期,亚特兰大被军队围困,在即将沦陷的时候媚兰却即将生产,郝思嘉因为卫希礼的托付无法离开媚兰,而她的心中此时无比挂念着陶乐同时又对即将到来的军队感到无比的恐惧。在媚兰终于顺利生产后郝思嘉带着一行人坐在白瑞德偷来的马车前往陶乐。没想到白瑞德却在郝思嘉如此无助的时候离开了他们,去参加他一直嘲笑为愚蠢的战争。

而在经历千辛万苦终于会到陶乐后,以为可以放下照顾其他人的重担的郝思嘉却发现被她视为精神支柱的母亲已过世,而父亲也因为母亲的去世精神失常,她肩上的担子不但卸不下,反而更重了。为了生存下去以及一家人的温饱,她不得不放下大小姐的架子,亲自下地干活、挤牛奶、种菜、寻找食物等等。

在郝思嘉的努力下,一家人的生活逐渐有所好转,战争也已结束,局势稳定下来,美好的未来似乎近在眼前。但好景不常,以前因道德败坏被郝思嘉的母亲爱兰开除的监工魏忠及间接害死爱兰的爱弥想通过提高税收买下陶乐。对于深爱着陶乐深爱着爱兰的郝思嘉而言这是一件无法容忍的事。她向卫希礼求助却发现卫希礼仍沉浸于过去,走投无路的她想通过跟她痛恨却富有的白瑞德结婚来拯救陶乐,却发现白瑞德因杀死黑人而入狱,于是她转而选择原本为她妹妹未婚夫的扶澜,虽然及时让陶乐度过危机,但她的这种婚姻显然也并没给她带来幸福。

在扶澜因三K党事件死亡后,不到一年郝思嘉又跟白瑞德结了婚,富有的郝思嘉似乎过得十分快乐,只是她心里仍爱着卫希礼。不久郝思嘉为白瑞德生下一名女儿。基于对女儿的爱的白瑞德想给女儿最好的一切,于是他开始改善自己的行为,渐渐博得众人的好感,而郝思嘉则一如既往不屑于讨别人的喜欢。

只是,命运的风云依然难测,郝思嘉的女儿跟郝思嘉的父亲性格如出一辙,没想到也如她父亲一样,在骑马时因越不过障碍物摔伤致死。小女儿的死导致了郝思嘉与白瑞德夫妻关系的严重破裂。祸不单行的是,郝思嘉由讨厌渐渐变得依赖的媚兰不久之后也死去。

媚兰的死终于让郝思嘉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地爱着卫希礼,并且也发现自己与白瑞德之间存在着的爱情。回到家中急于让白瑞德知道自己真正心情的郝思嘉却发现白瑞德早已心灰意冷,并准备离开。劝说无果的郝思嘉在小说结尾说了一句“I’ll think of it all tomorrow,at Tara . I can stand it then . Tomorrow , I’ll think some of way to get him back .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留下了一个悬念。

“I’ll think of it all tomorrow”可说是小说中郝思嘉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每次当郝思嘉觉得某些事是自己承受不了的时候,就会说这句话。郝思嘉并非一个脆弱的女子,相信无论是读者还是书中的角色,都认为郝思嘉十分坚强。但她却一次又一次地说:我现在不会去想它,我现在还承受不了,我会明天再去想它,我会等到我承受得了的时候再想。这看起来像是脆弱的人才会说的话,但实际上这才是郝思嘉之所以能这么坚强的理由。小说原本取名为《明天是另一天》,可见作者对这句话也十分地重视。

直面残酷的命运,拥有这份勇气的人相信并不在少数,只是真正能与之抗争的则少之又少。命运是不可战胜的,它呈现在你面前的只会是结果,不会给你任何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们所可选择的,只是在它给我们的结果基础之上,我们面对的方式。无论是卫希礼的爱还是爱兰的死亡,郝思嘉都没有办法挽回,她所能选择的是要么沉溺于悲痛之中,要么勇敢地挑起重担,而她无疑选择了后者。

郝思嘉的眼睛始终在向前看,她相信着明天自己就能面对一切,无论昨天发生了什么,今天经历了什么。事实上,即使到了明天,她也并没有去面对,明天,她继续面对着新的问题,新的命运。我想说的是,她的态度或许是一种逃避,但绝非是懦弱。

因为让她伤痛的往往是她无法改变的事,她选择避开这些伤口,正如她自己所说,背负着太多过去的人是没法拥有未来的。而她始终勇敢地直面现实,总是寻求着解决问题的方法,勇敢地按自己的方式去做。她务实的态度让她蔑视着那些在时代改变后仍守着老一套的人们,让她用友好的态度去对待她痛恨着的“北方佬”们。这大概便是郝思嘉式的坚强吧,努力地遗忘伤口,而不是躲到一个角落舔着伤口,害怕受伤的话会因为畏惧命运手中的棍棒而无法前进一步。

说到《飘》,自然不可避免地要提起爱情。郝思嘉、白瑞德、卫希礼、媚兰四人的爱情纠葛是本书的主线。郝思嘉的性格就像一个倔强的孩子,她会不顾一切得到她想要的,希望自己能受到关注,要求自己爱的人也要爱自己。而白瑞德看起来玩世不恭,嘲笑着周围的一切,但实则跟卫希礼一样,一直坚守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只是他比卫希礼隐藏得更深。而卫希礼,看起来十全十美,非常优秀,但却害怕改变,沉溺于一个名为过去的梦不愿醒来,像一个脆弱的孩子 一样依赖着别人。媚兰,看似柔弱,实则是四人中最坚强的一个,在不知不觉中连郝思嘉都视她为支撑着自己的精神支柱,在她那里,总可以得到安慰与鼓励,哪怕是桀骜不驯的白瑞德对媚兰也十分尊敬。

白瑞德跟卫希礼其实是非常像的,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卫希礼相对而言懦弱一点,而白瑞德则不轻易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就连对郝思嘉的爱,卫希礼爱着郝思嘉却不敢面对这份爱,而白瑞德则直接将这份爱隐藏起来。卫希礼只看到而且只让自己看到郝思嘉美好的一面,他其实跟郝思嘉一样爱着一个自己想象出来的人;白瑞德则看到郝思嘉真实的一面,只是无论他又多了解郝思嘉也好,郝思嘉对卫希礼的爱让他的自尊时时受挫直至放弃这份让他一次次受伤的爱情。

郝思嘉跟媚兰则是性格上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媚兰像极了爱兰——郝思嘉一直想视爱兰为偶像并梦想自己能成为这样的人。郝思嘉跟媚兰都爱着卫希礼,但郝思嘉的爱热烈而不顾一切,媚兰则在卫希礼的背后默默地支持着他。即使两个人性格如此不同,但她们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她们的内心充满力量,并且这种力量能感染身边的人。

小说中有一个相似的人在一起才能幸福的观点,然而跟媚兰已经结婚的卫希礼仍爱着郝思嘉,而郝思嘉与白瑞德也同样没有获得幸福。或许就如小说最后所说,明天又是另一天,人生绝非一个简单的定理就能概括,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都会有新的问题等着我们去面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海巴夏 我承认自己一直过于疏懒,每读书,不但不求甚解,还随心所欲,看完直接照本摘抄,连思考感悟都省去。长此以往...
    海巴夏书坊阅读 443评论 0 2
  • 晚上和同学聊假期里读过的好书时,不知怎的,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一个月前刚读完的名著《飘》。 对这本书的印象,在一篇很...
    杜拜月阅读 254评论 6 2
  • 上面例子中,因为在methods里用函数改变了title变量的值,导致html里的{{title}} 和 {{sa...
    法号无涯阅读 134评论 0 0
  • 亲爱的周周: 你好!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了,再一看时间,竟然过去了大半年,一边感叹时间匆匆的时候,一边感叹人生百感。...
    真爱521阅读 72评论 0 0
  • 弥漫在诺克萨斯主城上空的雾霾整整持续了三天。 在这三天里,斯维因开始整合诺克萨斯中央各派系的势力,过程异常艰难。 ...
    化浊阅读 9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