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该被遗忘的人

96
塞北沙蓬
2017.10.12 12:13* 字数 3124
大熊猫圆仔在台北动物园过四岁生日

她是赠台大熊猫提议第一人

当“圆仔”旋风在台湾岛内刮起

且经久不衰时,她是

最不该被遗忘的人

阎崑

7月6日,台北,乃至整个台湾,人气最旺的地方莫过于位于木栅的台北动物园了。那天,是大陆赠台大熊猫团团、圆圆的长女圆仔四岁生日,台北市立动物园准备了生日蛋糕,为它庆生。只见熊猫馆前,人头攒动,人们扶老携幼争相一睹圆仔的芳容。人群中最高兴的还是孩子们,他们手持圆仔的各式玩偶,目不转睛的盯着圆仔的一举一动,一个个早就成了圆仔不折不扣的“粉丝”。圆仔也不负众望,憨态可掬地围着蛋糕舔食,众目睽睽之下足足地过了把明星瘾。

作为明星,圆仔从她还在圆圆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开始被全民关注了。从疑似怀孕到确认坐胎,甚至2013年7月6日降生的全过程都被放在屏幕上现场直播。现如今恐怕没有哪个“明星”受到过如此的礼遇。再后来,圆仔成了台北动物园的永恒焦点,园方围绕圆仔作足了文章,新闻媒体有了永恒的话题,商家更不愿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商机。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一片热火喧哗的背后,有一个人却被遗忘了,她就是最早提出赠台大熊猫提议的人。而她,恰恰是最不该被遗忘的。

此时此刻,在日本埼玉县川越市的僻静小镇上,或许正走过一个中国老太太,年近80岁的她已有些步履蹒跚,无情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辙痕,但她,依旧目光如炬,说起话来依旧中气十足,她就是著名的天文学家、30多年前,敢于在“大人物”面前也直话直说的台籍人大代表刘彩品。

2011年11月,刘彩品接受本文作者采访

刘彩品出生在台湾嘉义。1 956年赴日本上大学。1 971年,已为人妻的她为支援祖国建设,毅然举家搬回南京定居,成为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凭借着扎实的学识功底,刘彩品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为大陆天文学领域颇有建树的学者,现今中国两大天文台的台长都是她的学生,可见她在中国天文学界的地位。1981年12月,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成立,刘彩品被选为第一届理事,随后又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台湾团13为人大代表的一员,因此,快言快语的她就成为台湾同胞在中国最高政治殿堂的“代言人”。

至于刘彩品赠台大熊猫的提议,还得从一碗福建米粉说起——

1981年12月,刘彩品来到北京,参加第一次全国台湾同胞代表大会。其间,邓颖超、彭冲等党和领导人多次同与会人员座谈,听取意见。在彭冲副委员长出席的一次会议上,刘彩品半开玩笑地对彭冲说:“你在江苏的时候(彭冲曾任江苏省委书记,福建人)说过要请我吃福建米粉,几年过去,还没吃到。现在我不要米粉了,要熊猫!”

彭冲乍听有些诧异,刘彩品随即将早就打好“腹稿”的话一吐为快:“1978年,我到日本出差,由于两岸当时不能往来,我母亲从台湾赶到日本来看我。当时中国刚赠送日本一对大熊猫不久,参观的人每天都排着长队。我带妈妈一起游玩了东京上野动物园,妈妈兴致勃勃地观赏了大熊猫。当时,我母亲就对我说:‘大熊猫实在太可爱了!要是大陆也送给台湾一对该多好。那样的话,台湾人不用出岛,就可以看到大熊猫了……’后来,我的妈妈得了癌症,不久就去世了。妈妈的这个愿望让我觉得既温暖又苦涩。我相信妈妈的这个愿望也是台湾同胞的愿望,大陆为什么不能也送给台湾一对大熊猫呢?”

几天之后,彭冲请刘彩品到他在中南海的住处,彭冲说:“请你吃米粉,也给你熊猫。”刘彩品吃福建米粉的心愿了了,赠台大熊猫的事也算得到了大陆高层的默许。

当选为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理事后的刘彩品,一直把赠送台湾一对大熊猫当成为“台湾同胞尽义务”的重要事项来呼吁。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的建议得到了广大台胞的普遍赞同。但是,受限于当时两岸关系的形势,大家都觉得难度很大,有人甚至说你刘彩品是搞天文的,一天到晚望着星空梦想,你难道不知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吗。可刘彩品却有自己的见解:“现阶段的确有困难,台湾方面会提出种种理由不予接受。可我的意思是不接受也要提,你提出来了,让大家知道送熊猫给台湾这个事情,在两岸和海外造成一定的舆论,才会促使台湾当局接受。”

1987年5月,笔者所在的《台声》用大熊猫作封面

刘彩品的呼吁终于凝成大陆台胞的共识。1986年1月,在全国台联二届三次理事会上,全体理事一致通过了刘彩品提出的向台湾同胞赠送一对大熊猫的动议。在会议形成的文件中写道:“熊猫是我国的国宝,世界著名的珍稀动物,在我国各省的主要城市动物园里都有熊猫。作为生活在大陆的台胞,我们热切地盼望台湾的乡亲们能够早日和大陆人民一道欣赏我们共同的国宝——大熊猫的可爱身姿。”1987年4月,这个动议作为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台湾省代表团的集体建议,呈交国家有关部门。此事在当时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可以想象,当扭动着可爱身姿的大熊猫出现在台北木栅动物园的时候,我们台湾的孩子们会是多么的喜欢。”这是时任全国台联会长、台湾省人大代表团团长林丽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的话。

人大台湾团的建议受到了有关方面的重视,很快就有了回应。同年4月,台湾省代表团委托刘彩品代表前往北京动物园了解洽商。事后,刘彩品曾喜气洋洋地对记者说:“这是我当四年多人大代表以来最高兴的一件事。北京动物园表示非常愿意送一对大熊猫给台北市的木栅动物园。至于如何送去,他们提出了两种方法:一是由北京动物园亲自把熊猫送去木栅动物园,同时带上饲养专家和兽医,他们可以把饲养经验、管理经验传授给木栅的同行。另一种方法则是由木栅动物园派人到北京动物园来接,并学习有关的饲养管理方法。”

当时,在中国大陆,有27个动物园饲养着76只大熊猫。中国的大熊猫作为友好的使者,已经在美国、英国、日本、墨西哥等国的动物园安家落户。北京动物园从1955年开始饲养大熊猫,并于1963年成功地进行了繁殖。他们已经具有人工饲养大熊猫的丰富经验。

两年后,刘彩品获悉,北京动物园已经选定了“陵陵”和“乐乐”两只大熊猫,准备赠送给台湾。刘彩品还再次到北京动物园看望这两只健康活泼可爱的大熊猫。中国海关和动植物检疫部门也表示会按特例予以配合。而此时的刘彩品只希望不要把单纯的送熊猫的事情政治化,希望在台湾方面能够理解和配合。

当年为台湾准备的大熊猫陵陵和乐乐

这件事在整个华人世界都引起了轰动,海峡对岸,也有“立法委员”提出计划:自北京动物园引进大熊猫入台,以满足台湾民众对“国宝”的渴望。

然而,台湾有关当局却视此为“大陆统战台湾”的一种手段,以各种理由多次拒绝接受大熊猫赴台。大熊猫无端被涂上了“统战”色彩,简直让人哭笑不得。现实就是这样“骨感”,赠台大熊猫一事于焉成了无尽的盼望与等待。上世纪90年代,刘彩品应邀到台湾开一个学术会议,李远哲在大会致辞时特别对全场嘉宾说:“很高兴看到刘彩品在场,但是遗憾没有看到大熊猫与她一起来……”

20多年后,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赠台大熊猫一事重又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2008年12月23日,满载着大陆同胞深情的“熊猫专机”从成都飞抵台北,万众瞩目的大熊猫“团团”、“圆圆”终于走进台北木栅动物园。这个源自上世纪80年代初的建议,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有记者采访当时已经侨居日本的刘彩品,她只说了八个字——“等了太久,早该如此。”

2011年11月,为纪念全国台联成立30周年,全国台联与中央电视台策划了一台纪念晚会,笔者全程参与了策划并为晚会撰写了演出脚本,特意把赠台大熊猫作为其中要叙说的一个故事。为了强化现场的可视性,我们历尽周折,特意从日本请到刘彩品来北京参加活动。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晚会上,主持人鲁健请刘彩品上场,面对台下的观众,刘彩品深情地说:“这首歌本来是我一个人唱,后来变成全国人民一起唱,再后来又成了全球华人共同唱的歌,而且唱成功了,我觉得很欣慰!”

2011年11月,刘彩品在央视舞台上与主持人鲁健互动

作为当事人,这样说是一种不居功的高姿态,是一种成功不必在我的宽阔胸怀,但是,饮水思源不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美德吗?总不能喝上了清冽的泉水就忘了打井之人吧?那句俗话是怎么说的?要知道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笔者作此文,就是要提醒健忘的人们,有些事有些人是不该被遗忘的!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