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Youself:我怕我没有能力伤害你(内疚情绪)

96
两只龙猫
2019.01.22 12:55* 字数 3656

点击阅读原文

有时过度的自责只是对于“其实我没有绝对控制力”这个事实的逃避。

生活里有这样一种现象:

有一些人,经常觉得自己 “对不起”别人。他们过度地反思自己对别人造成的伤害、并长期、过度地为此感到内疚、自责。

“如果不是我曾经伤害了ta,他现在一定过得更好吧。”

也有时,我们收到一些人的道歉,“真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却会感到更加生气了。

在我过去的人生中有好几年的时间,曾被这种挥之不去的内疚感困扰。直到我逐渐意识到,这种内疚与自责背后隐藏着一些别的东西。比如,对控制感的强烈渴望,还比如自恋。

“内疚”是一种含义丰富的情感,它对我们的生活发挥着复杂、丰富的功能,我们今天就来好好聊聊“内疚”这件事。

发展心理学家M. L. Hoffman对“内疚”这种情绪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研究,在他给出的定义中:内疚是一种由于伤害了他人,或违背了个人的道德标准,而产生的一种充满自我责备的负面体验。

内疚是一种自我惩罚性的感受。习惯于内归因的更容易感到内疚。

内归因是指,将负性事件理解为是由和自己有关的因素产生的,向外归因(将负性事件归因于与他人或外界环境相关的因素)是不会产生内疚情绪的。也是因此,内疚是一种与“我做了什么”紧密相关的情绪,也是从“我”出发的情绪——“我很内疚,因为‘我’伤害了Ta” /“我自责因为‘我’没有帮助Ta”。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情绪都是这样的。比如,愤怒这种情绪就更多地指向他人——“我愤怒因为‘对方’侮辱了我,我为‘对方’的行为感到愤怒”。在这种情绪中,自己更像是一个他人行为的接受者。

*内疚这种负面情感,其实有着它积极的作用。

内疚感,对于“维持人与人之间的联结“有着积极作用。内疚感使得我们在企图伤害、欺瞒或背叛他人的时刻有了顾虑与不安,让我们中止了这些行为;如果它们已经发生了,那么来自内疚感的折磨也会影响我们未来的选择。

可以说,内疚保护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甚至维护着社会的稳定(因为“道德”是什么本身就是由社会决定的)。

此外,内疚是一种具有强烈的行为导向的情绪。它所带来的不适感会让人主动弥补过失,补偿他人。我们通过弥补性的行为来缓解自己的内疚感。(Tangney, 1994; Leith & Baumeister, 2008)。 而这本身也有助于人和人之间联结的存在。

*然而,很多人不曾意识到的是,内疚还是一种能带来“控制感”的情绪。

心理学家Kohut曾说过,内疚者是自己命运的制造者。如上文所述,内疚来源于自己做出的行为,因此虽然体会着这种不舒适的情感,内疚者还是能感受,自己对于自己人生故事的控制力。

一方面,在造成内疚的情境中,内疚者自己是行为越轨者。尽管在内疚中, 人们感受到道德上的自责。但同时,人们也是在感受到,自己是施害者——这意味着自己是个有力量的人,起码有力量伤害到别人。

比起受害者的无力、虚弱,施害者是一个更有力量感的角色,也是更有“选择”度的角色——只是做出了不够好的选择,而不是(像受害者一样)别无选择地承受命运的降临。

另一方面,一个人在感到内疚时,还包含了一层心理暗示。内疚者通常会悔恨:“我当时不该那么做/应该那样做/应该做得更多”,而这其中也暗示着,如果当时自己做出了另外一种行为,结局就会不一样。

在充满了悔恨和遗憾的“what if”中,人们仍能从“当初如果xxx,结果就会xxx”的假设中找到“自己并非什么都做不了”、以及“自己理论上对事态的结果有影响力”的感受。

这种力量感和控制感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益的。 抑郁症患者,及那些过度低自尊的人,会在生活中感觉无望和失控。特别低自尊和抑郁发作期的人,都会经常陷入过度自责里,但事实上,他们首先也是从“自责”里找回一些掌控感。所以我想,每一种症状也都有它的功能,它在给我们痛苦的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些所需要的东西。

内疚还保护了我们的自我。我们为自己的某种行为内疚,我们通过批判这种行为,也把自己与这种行动区分开来。坏的是行动,不是整体的我们自身。我们每一次内疚的自责,都是在说“我是比那个行为更好的存在”。

羞耻是一种常常与内疚混淆的情绪。但其实,羞耻感是一种远比内疚负面和有破坏力的情感。首先,内疚通常是关于某种行为,而羞耻则是关于整个自己——有的人甚至会仅仅为自己的存在而觉得羞耻。如果说内疚给了人们一定程度的掌控感和力量感,羞耻则只是让人感到虚弱。

此外,内疚是指向表达的,它指向他人的原谅,我们可能因为内疚加深与他人的联结;而羞耻指向的则是自我隔绝(Goldberg)。

弗洛姆曾提出,每个人都需要适度的、健康的自恋,但当自恋严重妨碍了个体对于现实的认知时,就成为了一种恶性的自恋形式(Malignant Narcissism)。这种恶性自恋者身上常出现的一种“症状”,叫作道德疑病症(Moral Hypochondria),即沉浸在对过往的内疚中无法自拔。

弗洛姆认为,这是一种对自己的强烈兴趣的表现——过于关注自己的表现,而非客观事实。

*过度内疚者的5种幻想

过度内疚者的内心隐藏着5种过于绝对的幻想。而每一种幻想都有自己的功能。

幻想1:“我是做出‘伤害’这个行为的那一方”

——这是关于主动感的幻想

幻想2:“我有能力伤害对方”

——这是关于力量感的幻想

幻想3:“我对他人的人生/命运造成了影响”

——这是关于自己的重要性和影响力的幻想

幻想4:“我对整件事的发展是有掌控力的”

——这是关于控制感的幻想

幻想5:“我有义务在这件事中承担全部的责任,包括对方的那部分”

——这种想法其实暗示着,自己比起对方,是更有能力、更强大的那一方。因此,这是一种关于优越感的幻想

那么,具体要如何判断健康的内疚和过度的内疚呢?

1. 健康的内疚通常导向行为,而过度内疚则不会

前面说到,内疚感会指使人们做出弥补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弥补受害者,或是在往后类似的对象/情境中修正自己的行为。但,自恋的内疚者可能永远不会对过去做出弥补性的行为,即使他们有这样的机会。

这是因为,当实际去补偿之后,反而可能会击碎他们自恋的幻想。比如发现自己的过错并没有对别人造成多深的影响;或者发现自己的补偿无济于事,即使换了一种做法,事态的发展也没有另一种可能性。

所以,即便自恋的内疚者会在内心不断回想那段过去,会幻想事情的另一种可能,幻想自己补偿对方,却不会真的付诸行动。

2. 过度的内疚脱离了实际

我们感到内疚,往往是由于自己的行为给他人造成了确实的伤害。但自恋者的内疚经常是脱离了实际的,他们的内疚并不能具体对应到自己之前的行为上。甚至,他们能将看起来毫无关系的、他人的不幸,和自己联系起来。

他们过度地认为了别人的痛苦是由自己带来的:其实可能对别人的影响并没有那么深刻。

3. 过度内疚的人会过于关注被伤害者

过度内疚者会长时间的、过度的去关注被自己伤害的人。甚至,在看到对方其实过得很好,或者说在他们看来像是“走出来了”时,他们还会产生出一种隐秘的失望感。

4. 过度内疚者会弱化或无视对方的责任

除了某一方是“绝对错”的情形以外,很多的不愉快事件的发生其实双方都有一定的责任,只是多与少的问题。在健康内疚中,一个人虽然认为自己是错得更多的那个人,但他们也很少会刻意地将对方摆在一个完全无辜的立场上。

然而,过度内疚者却会弱化,甚至无视对方在其中的错误和责任,将所有的问题都揽到自己身上——全部都是我的原因造成的。

此外,过度内疚还是一种自我感动。人们长久地沉浸在自责中,不愿让自己解脱出来的这种行为,其实早就脱离了事件本身和对受害者的情感。这种长久的内疚感让他们感觉自己是一个有道德、重感情又念旧的人——却忽略了现实层面的弥补、或者出于内疚,让自己的现在和未来做一个更好的人。

首先,你需要参照上面几条标准,辨别自己的内疚究竟是不是过度的。事实上,过度内疚者所念念不忘的那些事,往往都包含着放大和夸张自己责任的部分。为此,你可以先从练习下面的方法开始:

回想让你内疚的事件,尽可能地去回忆整件事的细节,不只是从你的角度出发,也试着从对方,以及第三者的角度出发 。写下你对于自己在本次事件中不满的3个点,可以是概括的、也可以是具体的事本身。

你会不会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对自己不满的地方呢?现在,想一想,对于本次挫折事件的进程和结果,对方或者外界有什么和你无关、不由你引发、也不受你控制的3个点?把它们写下来。

在一个事件中,导致进程和结果的因素,不可能是单一的。事件中的各方、以及环境和时间的因素,都会起到不可忽视的影响。这个练习也是为了让你理解,事情会变成这样,有你不能掌控的原因。要接受“不能掌控”这个事实——要知道,有时过度的自责只是对于“其实我没有绝对控制力”这个事实的逃避。

除了“不能掌控”以外,你还需要承认,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自己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的。如果是真心诚意地对另一个人感到歉疚,我们应该希望对方早就忘记了自己,祈求自己曾经的错误对他人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

最后,当你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内疚中无法自拔时,或许应该试试将你的内疚分享给他人,听听他们的反馈——如果他们觉得“你太夸张了吧,这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那可能就意味着是你需要内疚感,而不是它真的值得如此的内疚。

对于我们曾经伤害的人,最好的祝福可能是:他们早已不再想起我们曾经存在过。

因为你的幸福,比你记得我要重要得多。

以上。

来源:KnowYourself

原标题:我怕我没有能力伤害你

万千情绪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