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工业化下的产品 + 合适营销时机 = 下一个《战狼2》

2017年7月27日晚间8点01分,《战狼2》上映。至8月27日下午4点,该片全球票房累计约53.74亿人民币(信息来源于中国票房网),是首部跻身全球TOP100票房影片榜的亚洲电影。

当然任何事物,皆无完美可言。很多观众认为《战狼2》在剧情设置等方面也有一定瑕疵。但瑕不掩瑜。目前所获得的成绩斐然,不能说后无来者,但确实已前无古人。

笔者不是影视文化人,更不属媒体人,当不能从影视制作的专业角度来审视这部影片,至于那些瑕疵,也不在此文讨论范围。

笔者是一个咨询人,沉浸企业管理咨询行业多年。对一个企业将一个产品从无到有的生产,再到推广上市的经营管理活动,倒有一些认知,故用此视角以《战狼2》为案例,做番解读,望给中国电影人带来新参考。

一、何为“电影工业”?

提起《战狼2》成功,有些影评人提到一个词叫”电影重工业”。

何为“电影重工业”或是何为“电影工业”?

笔者未查询到相关官方解释,倒是在网络上找到一些官员、电影人、大学教授的认知:

首次提出:2015年7月,陈凯歌的电影《道士下山》上映,在他写的导演创作手记中有明确提出这样一段话:“不想吹制作多大,花费多少,片子多好,只想请人帮我过‘工业关’,不过这个关,看不到中国电影的新曙光。”

官员表态:2015年10月《捉妖记》上映,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曾明确提出电影有“重工业”和“轻工业”之分,认为“《捉妖记》标志着中国电影重工业刚刚开始”。

知名电影人表态

2015年年末票房大卖的《寻龙诀》被认为是“工业标杆”,其导演乌尔善对“电影工业化”发表观点:“工业化应当是工业流程和系统在起作用,不是某个人,某个环节。中国电影还处在手工业阶段,某些导演、制片人、监制、演员起了核心作用,而不是整个流程、整个体系起到决定性作用,所以称不上工业。”

中国内地著名影评人、编剧张小北,他的回答与乌尔善导演不谋而合,“我觉得这是对电影产业的一种模糊称呼而已。电影制作流程工业化,或者说电影工业体系,是一个完整的概念,最重要的是标准化。

学者认知:河南理工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冒建华认为:电影工业化,即将电影工业化,即是电影制作像工业制品一样实现流程化,工业制品要实现技术与资金的投入,电影也要从这条路走。

笔者看来:

工业(industry)是指采集原料,并把它们加工成产品的工作和过程。人们通常所说的制造业,即为工业。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的描述,对重工业的定义为:国民经济各部门提供物质技术基础的主要生产资料的工业。轻工业为:主要提供生活消费品和制作手工工具的工业。

所谓“电影工业”,笔者认为电影业应像制造业一样运作,按制造过程中的投入划分轻、重工业,即:

电影重工业:在电影生产过程中需要大量重型机械、设施设备、大量资金完成的电影,如动作片、军事片、反恐片等。反之,则为电影轻工业。

二、如何实现“电影工业化”?

电影公司的价值链

电影业就是一个制造业,电影公司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产品,就是电影。用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的价值链分析,电影公司也应像其它制造业一样,以是否直接创造利润为标准,将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分为直接与间接活动(蓝色为直接创造利润活动,白色为间接创造利润活动):

据网络记载在《寻龙诀》上映时,时任万达集团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的叶宁曾细致地阐述了《寻龙诀》在中国电影史中的意义:不仅在于开创了国产冒险类型片创作的新路,更在于在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发展道路上进行了一次成功探索。而万达、华谊、光线的强强联手正是中国电影锻造规范化和标准化的工业体系的需要。

根据万达、华谊、光线三家公司在《寻龙诀》中发挥的优势,笔者围绕价值链图做个匹配,让读者更清楚各业务活动的重要性:

“在清晰目标指引下的四化管理”

笔者认为:不管是重工业电影,还是轻工业电影,要使电影真正像制造业一样实现工业化,应考虑实行“在清晰目标指引下的四化管理“

1.  目标

所谓目标是指一个电影公司在今年或未来两三年想实现怎样的发展目标,一部电影想实现怎样的目标。

《战狼》系列据说是吴京根据自身形象、气质、特征所打造,而《战狼2》则是在缺资金、原定女主角弃演等捉襟见肘情况下的产物。

可见,中国电影还是很多时候在围绕某些明星、导演的自身需要进行制造,而不是完全根据市场、观众、客户的需求,进行长远、系统性的规划发展。大牌电影公司,如万达、华谊兄弟、博纳等知名的电影公司,也需要考虑是否有基于市场、基于自身企业优劣势,而不是基于某个明星特征所制定的长远发展目标。

2. 流程化:

产品研发、市场、生产、销售等环节的活动,都能以流程形式推动,并能实现规范、有序开展;明晰各活动的责任主体、工作时效和工作输出,而不再是以制片人、导演等个别人的发号施令推动所有活动进行。

一级经营管理活动涵盖二级、三级,一层层抽丝剥茧,最终将公司所有经营管理活动形成一张巨大的流程图。

3. 标准化:

最大限度实现各项业务活动的标准化,规范工作方法、工作输出,甚至以模板形式固化各项要求。

4. 科技化:

对各项活动涉及的人、财、物、信息、技术都尽量用IT手段,实行电子化生成记录,并电子化的流转、分析、保存相关记录。

5. 规范化:

一个电影公司每年的电影生产计划不管是多少,每部电影的出台,像是企业内部的一个项目部、事业部、更或以项目公司运作。

像吴京介绍《战狼2》共有1700多名演职人员参与,共制造了4077个镜头,且主要在非洲拍摄完成,耗时超过10个月,累计投资超过1.5亿。

这样大的人、财、物投入,已不能用一个普通的电影制作组来运作,只靠一两个导演、制品人就能组织完成所有的事。而需向一个现代企业一样,设置规范的组织架构、明确各部门的职责、目标,通过流程指引完成各项工作,并进行有效的绩效评估和赏罚激励。

三、何为“合适营销时机”?

中国人常说成事要考虑“天时、地利、人和”。

《战狼2》能大火,除产品本身过硬外,其实也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2017年7月27日晚8点01分上映,致敬1927年8月1日建军节,同样既是在暑假,更是在国产片保护期上映。电影上市三天,赶上“八·一”阅兵,在观众已受7月香港回归阅兵、近段国家外交风云变幻的情感铺垫基础上,更激发观众的军事热情、爱国情怀。

地利:电影主要拍摄地在非洲,贫困、动荡、脏乱的环境,虽然在拍摄过程中给演职人员带来众多困难,但也因有此“失去”,才会有后续的“得到”。试想:若电影在纽约、东京这样的大都市拍摄,观众会对演职人员有众多的关怀、体贴之情吗?

人和:《战狼2》的情节充分展现了“人人爱国家,国家护人人”的理念。在这样的爱国、民族主义、超级英雄、不忘初恋的情绪下,调动大量观众观看潮,并在市场推广上,带动大量观众的多次刷票。

这样的营销时机,恐怕是吴京本人在当初也难完全谋划好。但不管怎样,能给其它电影人的电影发行、上市销售,有更多的提示。

四、结   论

中国的制造业目前正在进行转型升级,有著名的《中国制造2025》,而在本文中提到的目标、四化管理,其实早已有所认知。

电影业,实际也属于生产文化娱乐产品的制造业。众多观众希望能有更多的《战狼2》出现,驱使电影人本身也需有跨界思维,从璀璨明星,转变为踏实的企业主;从影视文化人,转变为企业管理人。用经营企业、关注客户需要的思维,去做电影,做产品。

制造业需要匠心,而电影业更需要不急功近利、不盲目跟风。这样,相信在”全球TOP100“的票房影片榜上,才会有更多的中国电影出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