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绉玮

我记得世界是在减字法中分崩离析

在倒置的漏斗里重置黎明

在热血浇熄的午后残留回忆

在簸箕里倾覆肿胀又一篮身影

在轻度微澜的水纹里徜徉自知


我遗忘是在黄昏的乘法口诀的顺畅

在那叶子越发枯黄堆积地如山

在那树荫斑驳聚集地徜徉落日晚霞

在那远处袅袅歌声吹奏的风的挽歌

在那山谷幽深冷寂里寂寥的相伴


我残留的是除字法里遽急的生命

在狭缝里谋求生存的阴暗面

在镀金天空里四肢战栗的身影

在冷涩寒潮高处被狙击而倒下的皮囊

在俯瞰上帝视角里角逐出的新的生命


那些走的时缓时急

急迫感驱使着疲乏的镂空的

行在路途克死他乡的孤苦

那是在世界镜头行使算数

勾勒你轨迹的黯然与别离

告诉你,世界属于我们,不是他们的

可以支配强权、枪炮与手势

和着晚风入宿的最后一抹霞晕

也该落脚

只是在疲软的风里与浇熄的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