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婆

郑重声明:文章系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1

胖婆越来越胖了。身上的赘肉好像在不经意间忽然又长出来几斤。

胖婆躺在床上,眉眼不睁。双手攥成个拳头, 灯光照着她那张沟壑纵横的脸,她的眉宇间拧成个好像永远充满仇恨的“川”字。二儿子站在她床前轻轻地问她哪里不舒服。只见那老太太对着二儿子吼叫:“你个孬种!给老娘滚!”二儿子忍住心中的怨气没敢吭声。

屋内的灯光昏暗,气氛压抑,二儿子的心也是昏暗的压抑。二儿子心想:这老太太,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他傻傻地站在那里,一脸无奈。心里也恨老三不是个东西,给老太太安了个五瓦的节能灯,老年人的花眼在五瓦的灯棒下能看清啥东西?何况老爷子的一只眼还患有白内障。

胖婆的脾气还是不减当年,虽然躺在床上,口气里还是充满了挑战性的火药味。就好像谁给她多说一句话谁就欠她一条人命似的。在她的心中人人都是她的仇人,特别是她的亲人,她的儿子、媳妇、闺女、女婿,她都看成是她的仇人。她红红的眼睛放出亮光,像个喝醉的悍妇,这哪像是个有病之人!

胖婆枕边成卷的手纸被她撕扯得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被子上、胸前到处都是,胖婆忽然伸开了攥紧的拳头撕了一截手纸啪地捂在自己的鼻子上,哼地擤出来一摊鼻涕来。二儿媳慌忙把垃圾桶端在胖婆床头把她刚擤的鼻涕收在垃圾桶里。她小心地给胖婆收拾眼前的凌乱,问她想吃点啥。

“我想喝疙瘩汤。”胖婆终于打破了沉默停止了骂声,响当当的话敞亮得像夏天里的暴雨。这也不像有病的老太太呀!二儿媳心里嘟囔着。

“娘,你想喝稀的还是喝稠的?”二儿媳征求胖婆的意见。

“我想喝那不稀不稠的。”这老太太真不好伺候,稀的好做,稠的也好做,不稀不稠的真不好做。二儿媳慌忙去给胖婆做疙瘩汤。

二儿子守在床边翻看着手机上老大的电话,不知道该不该和他打一个,告诉他:娘又有病了,她总是找事、无中生有地找事、闹人。看到手机屏上老大的那十一位数字,瞬间,老二又把老大的电话给划了过去。老二觉得给他打电话也是白打。

2

胖婆大儿子因做房产生意失败远走他乡,临走时他双膝跪在胖婆面前,泪如泉涌。这是老大的一贯伎俩,他只要有过不去的难关都是跪在老太太跟前,哭天抹泪,一副刘备打江山不容易的样子,老大的做派让老二恶心。还不是惦记老爷子手里的那俩工资。瞧那点出息!自己牌场上少玩两把啥都有了。老二从来都瞧不起老大,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自己捅个窟窿总是想让别人给他堵上。

提起老大,老二心里有说不出的气愤,二十年前老大拿走他一万多块钱做生意到现在都没有还上。只有老太太心疼他,觉得他为这个家生了三个孙子,让她在这个村里重振了雄风。

老太太心疼大儿子,哆哆嗦嗦从枕边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连看病的棺材本都给了老大。后来胖婆又生病住院都是二儿子给拿的钱。二儿子因为母亲的医药费已经垫付一万多块了。二儿子也不容易,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读大四,一个读大一,哪一个不要生活费?每到月底,有时还不到月底,媳妇就开始问孩子手中的钱还有多少?每当听到电话里女儿和自己撒娇的声音,她就知道女儿的生活费不多了,于是给孩子打生活费成了他们两口子生活中的一部分。孩子要读书,老人要住院,哪一样不需要钱?二儿子整天东奔西跑的真的是不容易,可是这老太太也是一棵树上吊死,单挑二儿子缠。二儿子被她磨得已经没有了耐性。

想当初老大家、老三家的孩子不都是喝老太太给买的奶粉养大的吗?自己的孩子老太太从来没有用正眼看过。因为生的是闺女,来到这世上连一件衣服都没给做过。二儿媳她更是瞧不上。老了老了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大儿子、小儿子一家老小却跑得无影无踪。

二儿媳想到这些都感到生气。 胖婆得糖尿病已经十年了,十年期间市医院、县医院的住院无数次,每次住院都要拖月把四十,病好了还不愿意出院,胖婆觉得在医院里有人陪,有病号说话,她不再感到孤独。胖婆有副好口才,上能扯天,下能扯地,东家葫芦西家瓢,她说话说得口吐白沫,说得病房里的其他病号蒙头大睡不再理她,她还在那里叙述自己年轻时打天下的奇迹,叙述自己婆婆给的气受,叙述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的不容易。直到主治医生下最后通牒说:“老太太,身体好了,咱可以出院了。回家好好养身体,别生气,多活动。咱院里床位紧张,有病号需要住院,您今天可以出院了。”只见胖婆用手抓住主治医生的手说:“医生啊,谢谢你!这些天太麻烦你了。你救了我的命,比我儿子还亲呢!”

旁边的二儿子听到老太太又胡说,马上给主治医生陪笑脸:“主任,老太太年龄大了,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那主治医师只是笑。

胖婆在二儿媳和二儿子的搀扶下不情愿地一瘸一拐地走出医院的大门。

没想到这次胖婆又病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能在医院里蹲半年。人家的退休金都是吃点好的,穿点好的,旅旅游,胖婆可好,老爷子的退休金全部给她花在了医院里。别看给她花了钱,她还认为自己花钱花得其所,她生了三男两女,总认为自己是这个家的最大功臣。

胖婆躺在那里,眼睛迷离,摆出一副电视剧里病人快要死的样子。二儿子轻轻呼唤她。她只是长长地出气,像停止工作的锅炉里往外释放的热气。

老爷子在一旁坐着,胖婆伸出手死死地握住老头子的手,就像电视剧中的生死离别。

二儿子看到这种状况慌忙给医生打电话来给胖婆瞧病。 半小时后,医生来了。医生和胖婆有点小亲戚,人家喊她好久她都不理人家,让她伸出手测血糖也不配合,拳头握得依然很紧。后来还是老爷子亲自掰开她的手才把血糖测了一下。血糖有点低,二儿子慌忙又回家把冰糖、白糖给胖婆拿过来,让她含在嘴里。原先高血糖,怎么又变成了低血糖呢?老爷子说,夜里他又给胖婆多吃了一次二甲双胍。哎,你说,你这老爷子不是添乱吗?

老太太吃过糖,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非要闹着去医院住院,给她讲今年情况特殊,医院封了,进不去,小医院又不接诊,在家里先吃点药让村医给打针维持一下,等解封了再去大医院。胖婆一阵哭闹说二儿子不孝顺。二儿媳端来了疙瘩汤,被坐起来的胖婆一手泼在地上,嘟嘟囔囔地骂了好久。二儿媳泪眼婆娑地收拾起被胖婆打碎的瓷碗,心里五味杂陈。

3

二儿媳知道,胖婆年轻时曾是霸气美女一枚,大高个细长条,穿衣服和自己的儿媳比着装俏。甚至胖婆女儿订婚时的聘礼衣服她都要侵占三分,气得她女儿抹眼泪。胖婆就是胖婆,不仅强量还霸道。那时生活艰苦,生产队里分的粮食不够吃,胖婆那时不胖,出去到外面拾小麦,人家拾小麦在麦地里捡麦穗,胖婆不,胖婆就在路边用扫帚扫路边的麦籽,胖婆大扫帚一挥,三下五除二连麦带土一齐搓到簸箕里,蹭着别的生产队里浇地的水龙沟把小麦淘了淘,放在一边晾晒,到了晚上回家时,胖婆能拾大半袋子干净的小麦。在口粮紧张的年代能拥有金贵的小麦,那就是一个家庭主妇的本事,胖婆拾小麦的成就感和喜悦感能让胖婆当成历史给儿媳妇讲上几个半夜。

她生小儿子时正赶上计划生育,村妇联主任让她去做节育手术,她说啥都不去,别人家能生她就能生,别人家能养得起,她就能养得起,后来还是别人先去做节育手术,她没办法才去做。生了一堆儿女,老了老了,却没有人愿意围着她转,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危机。生儿育女有什么用呢!

生性好强的胖婆没想到现在竟落到躺在床上的地步。面对自己身体的轰然倒塌她失望透了,她有一种驰骋疆场突然被打败的挫败感!

胖婆得糖尿病十年了,十年间胖婆尝透心酸。成袋子成袋子的药往家里掂,可是胖婆的病越来越严重,血糖的不稳定一度让胖婆生不如死。

二儿子从来不相信他母亲会出现昏迷,因为胖婆说话从来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表现的是真病还是假病?胖婆本身就有表演的天赋,儿子把母亲的表现当成是“狼来啦”的玩笑。胖婆看二儿子如此不重视自己,她就想方设法像个孩子胡搅蛮缠,甚至撒泼地跳进水盆里不出来,赤膊露腿,只穿一件裤衩,全身泡在水里又哭又闹,两只脚搓得都是泥,二儿媳给她把脚洗好穿上拖鞋,她又甩掉,重新搓一脚泥。二儿媳知道婆婆强量了一辈子,现在却落得没有人前来照顾她。胖婆觉得她看错了人,她曾经对小儿子和小儿媳是那么好,可是那两人从来没回来过,没给她做过一顿饭,没给她过过一个生日。可怜的胖婆六十多岁的时候,为了让小儿子超生,还给她养刚出生的小娃娃。胖婆为了小儿子呕心沥血,可是她换来的却是两个白眼狼无情的远离。

胖婆曾想到过死。 胖婆不怕死。年轻时她曾和自己的男人斗过无数个回合,那个遭天杀的竟然敢拿擀面杖和自己打架。他一点也不知道怜惜自己的女人。

胖婆委屈了一辈子,也恨了一辈子。她觉得她是那么不值!她嫁了一个没有人情味,不知道体谅自己的男人。胖婆觉得她男人辜负了她的美貌,辜负了她的能干,辜负了她的伶牙俐齿。她的这一生可以说是失败的。她为他生了那么多孩子,到头来只有这个她没看上的二儿子守在她的床前,她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失败和难过。她怎么会看不上这个二儿子呢?这个儿子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呀,可是她却亏待了他!

胖婆吃过糖,精神比刚才好了很多。她想起了自己的养老钱。对了她还有几万块的养老钱,那些钱一直存在小儿子的名下,她要向小儿子要过来,她不能再让这个白眼狼拿着她的钱,那些钱是她的救命钱,她要问他要过来。她不能总让二儿子给她垫付医药费,二儿子也不容易。这个儿子她从来没有疼过,想到这儿胖婆眼中闪过泪花,不由得喊了一声:“儿啊,别恨娘,娘也疼你,只是没有疼你大哥和你兄弟那么狠,因为你能照顾好自己,我才没有把钱留给你。”

二儿媳听到这些话,心里感到释放了很多。只要娘心里明白就行。

天亮,胖婆的小儿子回来了,只是胖婆没有再提她养老钱的事,她昨天夜里发的誓言好像被她睡到了二里地的地方。她看到刚从镇上回来的小儿子,一下子变得精神了很多,一点也不像有病的样子。再看看小儿媳后面跟着的大部队,两个孙子和孙媳妇,还有重孙子,胖婆的脸笑得像开了花。二儿媳瞧着老太太那股高兴劲儿,心想,这老太太还是喜欢人多,喜欢小子啊!只可惜这些人是来充数的,让她们给老太太去做一碗汤,她们会干吗?

二儿媳妇无趣地退了出来,看看已经出来的太阳,她才知道她和自己的男人已经熬了整个通宵,她轴着个晕乎乎的脑袋心里感到一阵阵失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和妈妈打电话聊天才知,邻居阿婆刚过世不久。 在农村,一个快90岁的老人逝世,属于“喜丧”,儿女们会在当地请一...
    九七暖阅读 147评论 0 0
  • 昏暗的房屋,弥漫着一股大小便混合的气息,乌七麻黑的小窗户下,摆放着一张架子床,七婆就半躺在床上,床尾处摆放着一台黑...
    小妍_阅读 1,387评论 13 91
  • 邻居阿婆年近九十岁了,阿公去世已有七八年了,老人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住在另一个小区,二儿子和小儿子的家的房子...
    雪梅姐在上海阅读 268评论 1 6
  • 文|心碎纸人 图|花瓣网 01 罗老太婆死了,大年初一的早上在家门口死的。 大年初一的早上,村儿里的娃娃们都穿上新...
    心碎纸人阅读 3,123评论 147 151
  • 小罗庄的冬天干瘪萧瑟。 大国妈像经年被雨雪浸泡,又被风干的树叶,蜷缩在冲村口的草垛上晒太阳。 生活就像这四九天,本...
    小洁w阅读 243评论 0 1
  • 小罗庄的冬天干瘪萧瑟。 大国妈像经年被雨雪浸泡,又被风干的树叶,蜷缩在冲村口的草垛上晒太阳。 生活就像这四九天,本...
    小洁w阅读 255评论 0 2
  • 在沅陵滩上,依河而邻的河东河西有两个村子,住着两只不同的氏族。一只姓侯,他们的村子叫做侯家村,侯氏一族都很聪明,头...
    璡石阅读 206评论 0 3
  • 第四部 第一百零三章 林新成主办林新勇婚礼 四干部同向林新...
    林木成荫阅读 857评论 6 12
  • 徐雁 作为父母,在孩子面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的恐怕很少。人,总是会有点偏心的,包括我自己。 重男轻女在农村极为常见,...
    大雁f阅读 663评论 11 19
  • 1 霜降来了,这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南方的小镇里也开始弥漫着冷空气,时不时地飘起小雨,飘落在肩上,更多了一份寒意...
    无言语焉阅读 1,114评论 33 12
  • 每次回到乡下,行走在居民点街道上,脑海里总会浮现出许许多多往日的画面和一个个鲜活的面孔。”这是前几天我们几个小时候...
    孙学忠阅读 418评论 6 18
  • 三十七岁的张枫死了,血癌。 然而,十三岁的女儿高雅雯自始至终不知道妈妈的病情已经恶化到死亡的程度。整整半年,大块头...
    秀少阅读 1,285评论 2 29
  • 01 天堂不存在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死后会上天堂,灵魂出窍的那一刻,有白白嫩嫩的胖乎乎的挥着翅膀的小天使们来迎接自己。...
    消失的考拉君阅读 547评论 13 15
  • 她是我们的本家,辈分很高,我的父母都要喊他一声婆(祖母),所以我要喊她一声爸爸婆(曾祖母)。 她十三岁嫁给我爸爸爷...
    水欣木荣阅读 280评论 2 3
  • 新年刚过,沂蒙山区的大地上还是白茫茫一片积雪,鞭炮燃放后的碎纸屑嵌在雪地上,像开了朵朵红花,绽出浓浓的火药香。 大...
    陆星渊阅读 309评论 0 7
  • 前言 Google Play应用市场对于应用的targetSdkVersion有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从 2018 年...
    申国骏阅读 60,509评论 14 98
  • 《来,我们说说孤独》 1·他们都在写孤独 一个诗人 如果 不说说 内心的孤独 不将孤独 写进诗里 是不是很掉价呢 ...
    听太阳升起阅读 4,147评论 1 7
  • 自幼贫民窟长大的女子,侥幸多念了两本书,枉以为可以与人平起平坐。可是人生从来都是接力赛,我们却天真的当成了百米冲刺...
    Leeanran阅读 5,188评论 1 5
  • """1.个性化消息: 将用户的姓名存到一个变量中,并向该用户显示一条消息。显示的消息应非常简单,如“Hello ...
    她即我命阅读 1,611评论 0 4
  • 陈xox阅读 1,265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