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评古龙丨阿飞:多情剑客无情剑

温馨提示:本文原著向,古龙原cp是阿飞林仙儿,李寻欢孙小红……

薄小荷的歌单丨如果你也喜欢古龙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溶万物为白银。

这是《多情剑客无情剑》的开头,笔力气势皆出上流,不仅是古龙笔下不可多得的用心佳句,放诸古今中外任何一种名著之中,亦毫不逊色——短短两句话,勾勒出一副塞外风雪图,冷冽、苍茫、无垠、无情。

书中人物的初登场,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中,先是车里的李寻欢和赶车的老仆,然后就是阿飞,后来被李寻欢引为知己的阿飞。没错,这就是你们熟悉的那个的故事,因为后期传播与影视剧影响的关系,很多人都更熟悉这部作品的另一个名字——《小李飞刀》。

看起来只不过是题目的不同对么?其实里面大有乾坤,“小李飞刀”的主角当然是小李——一门父子三探花的李寻欢;而“多情剑客无情剑”的主角却是阿飞,那个自称无姓的剑客,他爱上最不值得的人。题名的转换体现的是人们对于书中人物地位的认知。

李寻欢自然是卓绝的人物,在古龙定名为《多情剑客无情剑》的小说里,他应该是阿飞的配角,毕竟阿飞才是那个多情剑客。可写来写去,他病态、他自苦、他重情重义、他为情所困、他天下无敌、他以德报怨……终于,抢了阿飞的风头。

这里且不去纠缠到底谁才是这部小说的真正主角,毕竟李寻欢和阿飞本就是知己,他们相辅相成,少了谁,各自都会黯然失色。既然关于小李探花,已经有了那么多的文章,我就单独聊聊阿飞吧。


01阿飞其人来历

阿飞的出场,全部是从李寻欢的眼里写来的,

这张脸使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花冈石,倔强,坚定,冷漠,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甚至对他自己。但这却也是李寻欢平生所见到的最英俊的一张脸,虽然还太年轻了些,还不成熟,但却已有种足够吸引人的魅力。

他的眼里永远带着种不可屈服的野性,象是随时都在准备争斗,反叛,令人不敢去亲近他。

他发觉这少年虽然对人情世故很不了解,有时甚至天真得象个孩子,但智慧之高,思虑之密,反应之快,他这种老江湖也赶不上。

阿飞同李寻欢一样,从塞外风雪之中归来,不同的是,李寻欢坐在温暖的马车里,阿飞是一步一步走来,像没有追兵也没有猎物的狼一样,一步一步,不肯浪费多一丝力气。

但就是在这样满身冰碴的情况下,他依然可以挺立如标枪,出手的时候让人看不到——他的名字是阿飞,他的剑比飞更快!血都不及流下来。而他用的剑,不仅不是神兵利器,连剑锋都没有。

那只是一条三尺多长的铁片,既没有剑锋,也没有剑锷,甚至连剑柄都没有,只用两片软木钉在上面,就算是剑柄了。

这样身怀绝技、不露师门的异人,自然背后都有一段故事。属于阿飞的故事,古龙也曾多次暗示,讲出来,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年轻人一出场,就会让李寻欢眼前一亮。为什么他的剑可以狠辣如闪电、如毒蛇,一瞬间刺穿数位高手喉咙。

提示一下,他决口不提自己的身世背景、武学出处,只不过李寻欢谈起熊猫儿、沈浪、王怜花等前代风流,他脸色会变;他住在西门外的“沈家祠堂”,他的归宿是买舟出海,寻访熊、沈、王等人旧迹,想起来了吗?

记得《武林外史》么,阿飞就是白飞飞和沈浪的儿子,大漠之中,白飞飞有一个阴谋,她想知道她和沈浪的孩子是正是邪……还好,阿飞初入江湖遇到的是李寻欢,一个神一样包容宽恕一切,唯独不原谅自己的人。

02真的是天真么?

初遇李寻欢,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之中,人家要载他,要请他喝酒,任何人的不会拒绝的邀请,他却会拒绝,原因是“我喝不起”、“不是我自己买来的东西,我绝不要,不是我自己买来的酒,我也绝不喝”。听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倔强的孩子。

但转眼之间,他杀心黑手辣的“碧血双蛇”,说五十两把白蛇的脑袋卖给他自己,白蛇既死,黑蛇要逃,他也只要人家五十两银子,便由人逃,转脸就拿钱请李寻欢喝酒去了,因为他答应过李寻欢,有钱了会请他喝酒。

他那看起来废铜烂铁小孩玩具一般的剑是杀人的剑,他那比飞更快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为了只有一面之缘的李寻欢,他杀“金狮”查猛、杀极乐峒四童子,甚至来不及发出满把暗器的“虞二拐子”,眼睛眨也不眨,不嗜血眼热,更没有怜悯悲戚,那么平静冰冷,理所应当。

他总是孤身一人,看起来那么疲倦,可只要一遇到危险,又立刻就会调动起来,变得鹰一般敏锐、矫健。他的“疲倦”只不过是从狼那里学来的保存体力的方式。他跟林仙儿讲过,他的母亲,在他七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甚至人家骂他,“放你妈的屁”,他都会乖学生般认认真真的回答,“我妈放屁,你妈也放屁,人人都难免要放屁,这又有什么好说的。”一句话说出来,反倒把公孙雨怼得不知如何接话。

可铁传甲为了不连累李寻欢孤身出走,甚至想要一心求死的关键时刻,他又说得出不得不说的话,“一个人生下来,并不是为了要死的。”、“你可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若是说出来就对不起朋友,可是你若就这样死了,又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怎么对得起老天?”他不让铁传甲为了李寻欢去死,可他决定牺牲自己。

他初入红尘,与人世纷扰、江湖仇杀完全是局外人,可他分得清是非敌忧,原野中长大的孩子对敌人和危险有着天生的感知力,那是野兽和吃过的亏教给他的,说的直白点,全是血换来的教训。难怪铁传甲到最后也只能感叹:“但思想之尖锐,头脑之清楚,几乎连李寻欢也比不上他,对一些世俗的小事,他也一窍不通,因为他根本不屑去注意那些事。”

03爱上一个不值得的人

如果说人生在世,不管多么厉害超脱的角色都有他命定的劫数,李寻欢的劫是龙啸云,孙晓红的劫是李寻欢,而阿飞的劫,就是林仙儿——他爱上了一个人尽可夫、动不动就脱衣服的女人,奉她为女神,但这个女人不让他碰她,够不够讽刺?

初遇林仙儿,阿飞要救众人围困中被诬陷为梅花盗的李寻欢,最后追上来的人是林仙儿,她艳若桃李、千娇百媚,却没有融化阿飞眼里的冷漠。

还记得当时我很开心,因为在这之前唯一能抵御林仙儿诱惑的人是李寻欢,我以为阿飞果然是绝顶人物。可命运捉弄,林仙儿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从此,她从一个普通的美女,变成了“温柔美丽得就几乎像是他的母亲”的存在,她说这里是他的家,这对一个梦境里都只有荒原、冰雪、野兽的少年来讲,才是最致命的诱惑。阿飞坚如岩石的心底,竟化为湖水,忽然起了无数涟漪,甚至可以为了她退隐江湖。

阿飞为了林仙儿不仅不顾在武林中声名鹊起的机会,亦不在意林仙儿才是阴谋的制造者,坚信她会改过,等到李寻欢再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林仙儿用药物控制,因为他完全相信她。

他眼睛里已失去了昔日那种摄人的魔力,面上那种坚强,孤傲的神情也没有了,竟变得很平和,甚至有些呆板。他看来也许比以前好看多了,干净多了,但以前他那种咄咄逼人的神采,那种令人眩目的光芒,如今却已不复再见。

他的神情、姿态、人生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但他虽然跟自己爱的林仙儿在一起,却仍然寂寞,寂寞到知道树上的梅花开了十七朵。因为整整两年,他守着她,却不能得到她。

林仙儿故意折磨阿飞,不仅是要把他的锐气消磨掉,也是一种对自己女性魅力的变态证明——他为了她不惜将李寻欢赶出家门,他为了她把自己锁住,枷锁无疑是爱。

可林仙儿是如何待阿飞的?她一面在他面前洗手作羹汤,装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与阿飞在两年间保持相当的距离;可每当阿飞晚上被药所迷,她又会出去勾引各种各样的男人。见过阿飞之后,你才会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是盲目的——即便他撞见林仙儿和上官金虹在一起,他仍然能够原谅她。

到最后,连林仙儿都不得不承认“他爱她爱得若没有那么深,她说不定反而会更爱他。”直到最后破金钱帮,阿飞眼见林仙儿扑向姬无命,才终于醒悟。

大雨之中,他脱下林仙儿亲手为他缝的衣服,精赤着上身出走。“雨很干净,他终于甩脱了林仙儿,甩脱了他心灵上的枷锁,就好像甩脱了那件早已陈旧破烂的衣服。”再后来,林仙儿的悔恨自虐后知后觉那是另外一回事。因为阿飞已经从这段讽刺又吊诡的关系中彻底走出。


说到底,阿飞爱上一个不值得的人。但有一句话没有错,“永恒的女性,引导人类上升。”阿飞从执迷中走出,不再是那个天真执拗的少年,而是与李寻欢一样成熟稳定,将旁人和正义放在最重要位置的侠之大者。遇见林仙儿是古龙给阿飞安排的成长方式——一个一出手就天下无敌的少年,自然要用特殊的方式才能真正的成熟,因为没有失败过的人生是浅薄的。

他终究是古龙笔下的绝顶人物,为情所困,而从情伤涅槃。相比于李寻欢略显造作圣父的人格,阿飞才是古龙最擅长的那种浪子人设,生长在原野之中,能困住他的,从来不是造成李寻欢人生悲剧的所谓仁义道德,只有情,只困于情。

薄小荷闲评武侠文集期待批评指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