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一夜

上周六在压力下实在需要释放,去西塘躲了两天,真是好地方,很优雅的江南古镇,而且与周庄比开发不算过度。

我们是周五半夜到的,在黑黢黢的弄堂里穿行,上有繁星,下有青石,旁边是水声潺潺的小河,感觉很亲切。

周六早上五点就出去逛了,只有少量上班上学的勤勉者,一干闲杂游客都还没到——闲杂人只有我们,注视太阳从小桥那边爬上来,走在河边一层薄雾里,心无杂念。那地方的豆腐花和小馄饨是久违的味道,仿佛小时候家门外弄堂里的。

9点半过,游客来了,于是回屋睡觉。住的是一个朋友家,有客堂间、天井、厢房、正房的那种典型江南民居,主人是画家,挂了一屋画。天井尽是花,鸟笼里有画眉和八哥。进屋躺着,雕花窗格外八哥叫:你好,你好!拌着画眉鸟的婉转就睡着了,沉下去的那种睡,直沉到下午。

外面街上没了人声才起身,看客都走了,闲人又出。进小桥流水边一家小餐馆,点新鲜蔬菜、点鱼、点臭豆腐、点姜丝黄酒,与好客的店主对视,告诉:跟你们平常吃的一样的就行。等菜来,天渐黑。门外小河上,一帮天黑还不想回家的城市孩子,尽情在黑暗里摇船,把乌篷船摆弄得象赛龙舟,笑声震动整个小镇。

回去的路有些醺醺,踩着姜丝黄酒的韵,画家在家收拾学生白天的习作,我们约了他出去逛,跟在他后面迂回于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讲旧时繁华、讲儿时谐趣、讲邂逅无常、讲乱世冤魂。突然关手电,一片黑暗静寂,能感觉到自己每根汗毛。心里却回旋着陈升的唱腔,那个什么“能不放就不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童年,有一半,是在上海的弄堂里度过的。 大约8岁那年,该是上学读书的时候了,我被家人从乡下带上来,寄养到外婆家...
    鬼谷孫子阅读 866评论 1 14
  • (一) 现在是八月三十一号晚上十一点半,也就是说还有半个小时我的八月就结束了。 这是我的八月,因为这是暑假第二个月...
    爱吃面包的树阅读 297评论 1 1
  • 关于自我反省、自我寻找,和自我组建。 A 小a是一只洋葱。他喜欢结交朋友,同类或异类。 其中有一只火龙果,发型酷酷...
    蓝籽阅读 248评论 2 3
  • 在最近的反思成长中目标感越来越清析,内心不像以前那么焦虑了,知道了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靠积累,首先要让自己...
    朱闪星阅读 69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