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瓶里的童话

我一直相信,每个女孩子的生命里或许都会有这样一个男生,他出现在你最叛逆的年岁,知道你的脆弱,懂得你的孤独,只一个静好真挚的微笑,就可以让你放心卸下所有伪装的坚强,哭得像个需要保护的孩子。他来不及属于爱情,却一直逗留在爱情最懵懂的岁月,坚持,固执,一路倔强。哪怕以后的时光是沧海桑田的时过境迁,你也一直在心底为他留着一个王子的位置,唯一而且坚不可摧。

李羽溪,我在纯白岁月里爱过的纯白少年,我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我甚至曾经自负地说:“李羽溪算什么东西,送我一车我都不要。”

可是,当我看见他一身素白的站在我面前,安静地对我微笑,轻轻问一句:“你还好吗?”我便只能落荒而逃。原来我还没有坦然面对他的勇气,原来时间还没有带走我心心念念的他。

[来了一个自恋的人]

他是在初二时转过来的,喜欢穿整洁的白衬衣,牛仔裤和球鞋。简单干净,英俊聪明,讨人欢喜,随便一笑身边的女孩子就会脸红。

而倒霉的我却和他成为了同桌。我笑得一脸灿烂的对他说:“你长得还挺清秀的。”他呆呆的看了我几秒,我心想难道他是被我倾国倾城的笑容给迷住了?

然后,他对我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可掬,眼神明亮,他说:“是帅不是清秀,OK?”

我还沉浸在他的笑容里没缓过神来,他的笑容像是一道绝无仅有的光芒,照亮我布满尘埃的生命,让所有封闭的角落都因此获得光明,使我盲了视听,如梦似痴,追随其后,义无反顾。

他似乎感觉到了,然后转过头,盯着我看了半天,再然后慢慢的凑近我,他的脸都凑到我眼前来了,盯着我看, 那是我们之间最近的距离.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我当然反应过来了,听见自己的心在怦怦的跳,刚准备问他在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把距离拉开了,然后丢过来一句这样的话:“就算人家真的长得很帅,你也不能这样盯着人家看啊,人家会不好意思呢!”说完他就马上转过头去了。

我的掌心一片潮湿。

我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有没有脸红,当然,我的脸红了,只是那个时候我以为,我只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了花痴而很气愤,所以脸红的,后来,我才知道不是,不然我不会到现在还那么清晰的记得,我想我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在他刹那的凝视和靠近中,动了心,所有的感觉都在那瞬间升华成在我心头萌动的小小爱慕.

后来又编了座位,我隔他很远,所以,我们就很少再说上一句话了,可是,每当我不经意地看向他的那个方向时,总能撞上他那清澈的眼神,而他就用那秋日暖阳般的眼神一直看着我,直到我承受不住,每次都是我先把视线移开。课后他居然跑过来问我:“我们是心有灵犀呢,还是你在关注我呢。”

我想再怎么自恋的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我是她的BF]

像他这样的男孩注定是受瞩目的,他的样子很好看,成绩又优秀。篮球打得很好,有一帮关系不错的男生做兄弟,而那个时候的女生有着那个年龄特有的浅薄,喜欢眉眼干净,有气质,潇洒的漂亮男生,所以他还有一大群的粉丝。

他喜欢和女孩子打交道,认了一大堆的姐姐妹妹,当然我才不屑去做他那么多姐妹中的一个,我之于他或许连朋友都不是,可是这样我反而觉得自己是独特的。

有一段时间,班上流行交笔友,于是,很多时候我和浅亦就用写信的方式交流彼此的心情,有一次,她在信里说,我喜欢李羽溪。我知道她那喜欢与爱无关,她只是喜欢他那温暖的笑容。

后来,那封信被很多同学看到了。因为用的都是笔名,大家都说是我喜欢上他了,我是喜欢他,但我并不想昭告天下。他那群护花使者把我围了起来,她们抓着我的衣领,问我是不是喜欢他,我说:莫名其妙。她们开始对我动手,说:“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人,还以为是个乖乖女呢,原来是装B。”而他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从天而降,带着耀眼夺目的光芒,他搂着我的肩膀,很帅气地说:“我是她BF,不准欺负她。”这下我更懵了,他什么时候成了我BF呢,脸一下子就红了,但是,这次我偷偷地看见他的脸也红了。

[爱只是幻觉]

后来,我开始给他写信,我在信里跟他表白了,但他跟我说他看不懂,我说:“我写的是我喜欢你,有什么不懂的。”他说:“对不起,我宁愿把自己当傻瓜也不愿意伤害你。所以,你就当作是我智商低,没看懂。”

我想他还不如早点让我明白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比他这样不想伤害我,结果我却伤得更深的好。

后来,我听说他对每个跟他表白的人都是这样,那些爱过他的人都离他而去,她们说看透了他。可是,我知道看到的只是表象,心是看不见的。他不是虚伪,他只是太善良,他不明白感情里这样的仁慈反而是一种残忍。

而我,还是在他身边的人都离他而去后死死地守在他身边。所以,他终于开始真正地在意我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说我们两个人在谈恋爱,但是我们两个都很清楚,我们并没有。 他告诉我,爱对他来说只是不可能发生的幻觉。

我不知道他有过怎样的过往,可是,他给了我多少幻觉啊。

他曾带我在山上看日落,夕阳芬芳,明月如霜。

他曾带我在微波粼粼的玻璃湖畔行走,我故意落在他后面,脚步拖沓,因为幸福的步道总是这样短,我们可不可以赖着不走呢?

就要中考了,他问我报哪个高中,我说他报哪个高中我就报哪个高中。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他心里明明是很清楚的,却哈哈大笑说:“浅亦,你开什么玩笑。”然后他又对我说:“浅亦,快中考了,你要努力哦,我希望我们能考上同一个高中。”他看吧,他就是那么可恶,他可以那么轻松地当我是在开玩笑,却要我认真的记住他说的话。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童话]

最后那段时间,每次晚上补课的时候,他都是坐到我旁边的。我对他说:“我觉得好幸福哦!”他看着笑得傻不啦叽的我,说:什么是幸福?幸福这个词可是不能乱用的哦。”我说:“我有一个漂流瓶的童话,和一个2358的约定,你和我打勾勾我就会觉得幸福。”

我伸出小手指很认真地看着他,他也很认真的问我:“浅亦,漂流瓶里的童话到底是什么呢?”我想了很久,说:“是一个童话,我想十年后再告诉你。”我想十年后我的童话就一定会有一个很美的结局,他说:“你这次不说的话,我以后就再也不想知道了。”

我还是没有说,我以为那只是他的威胁,但是那真的是他唯一一次鼓起勇气问我这个问题,我想那个时候他也一定是期望我能给他一个回答的吧,可是我却没有说。

他看着我倔强的眼神,还是和我打了勾勾,他说:“浅亦,我相信有这样一个童话。”

后来我回忆起那竟是我和他最亲密的一段小时光。我一直以为我和他之间有了一个十年的约定,我和他的童话就一定会继续下去,那珍藏在我心里的那颗幸福的种子一定会有一天破土而出,开花结果。

可是,他一定是早就知道很多约定都是没有后来的,所以那个约定的内容他就一直只让我一个人知道。

2358,我一直提醒着他记住这四个数字,当然我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我是打算在中考过后再把漂流瓶给他的,2358就是开启童话的密码。

而他竟然问我:“2358是‘爱上我吧’吗?”他个笨蛋,居然会问我那么白痴的问题,我跟他表白的时候他又要说他不懂。

我摇头,说:“不是的。快中考了,他能送一幅画给我吗?”他说:“当然,等中考过后,开欢送会的时候再给你吧。”

那天填中考志愿,我选择了去长沙读五年制的师范,只是一时冲动,只是想试探,想证明,以为他会在意,会阻止,可是他只是看了我一眼。

是啊,我算什么,什么都不是。

我一厢情愿的在那里期待什么呀、失落什么、难过什么、气愤什么、凭什么。

中考的最后一天,再考一门我们就可能要面临分别了。他问我:“开欢送会的那天你会来吗?”我说:“不一定。”他说:“你一定要来,不然你会后悔的。”

开欢送会的那天我来了。还带来了我的“漂流瓶”。他来得很迟,他看到我的时候我正和很多人在聊天,他没有叫我,只看了我一眼就和其他人走开了。

再过了很久,他再出现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我还在。他走进来了,我抬起头撞见了他的眼神,短短的几秒,我想无论过去多少时间多少年,无论遗忘多少人多少事,我始终都不会遗忘他那个眼神,他浅浅一笑,就到达了我心底。他的眼神里有着深深的期望却又有种无力感,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我……

我们两个隔着3米远的距离,谁都没有说一句话。我低下头刚准备鼓起勇气跟他表白,他却在我站起来的时候转身离开了……

[有一个未完成的结局]

在他要去高中报到的前一天,我鼓起勇气约他在玻璃湖畔见面.我知道这注定是一个未完成的童话,并且永远也完成不了。

九月的阳光,温暖旖旎,知了在树上鸣叫。他一身素白的站在我面前,如同一片浩荡的阳光,明媚到让我睁不开眼。

他用诚恳的眼神望着我,说:“浅亦,你不知道你是怎样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孩,我要让你知道爱情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我会将你的一生好好收藏,妥善安放,免你惊,免你苦,免你无枝可依,免你颠沛流离。”

我看着他,落拓的外表却有世上最干净的眼神,眉梢一扬,在很多人心里就是风暴一场。稀稀落落的阳光便能照亮他的浅笑,他是个在风中颤抖的少年,干净到透明。

可是,我最终只是把那个漂流瓶的本子交到他手上便落荒而逃…….

我想引用一句被说过很多次的话, 我们都对了还是错了,我们都爱了但还是忘了。走的时候他哭了还是怎了,我只是疼了但还是笑了。

十五岁那年绵柔的细腻心情在现实的逼迫中垂死挣扎,我记得他说过:如此年轻的我们或许懂爱,却看不清未来,所以,也错不起。

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们终究是错过了…我知道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童话,我想再也没有什么是生死不变的约定了,世界那么大,曾经只有我和他,仰望过夜空天际迷蒙的星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孤独的美食家(孤独のグルメ シーズン)》第六季第五集,叔又在东京都的一家回转寿司店吃起来了。说到回转寿司这种价格...
    独食难肥的二郎阅读 1,500评论 7 21
  • 在选择题目时还是挺纠结的,不知道怎么可以一下子精准的表达想要写的主题,在下笔的一瞬间突然释怀了,反正是要随便写些东...
    Ss静smile阅读 113评论 0 0
  • 螺旋花披肩完工
    鼠婆阅读 473评论 0 50
  • 我没有信仰,但尊崇佛教学说。始终相信,世间万物有因果关系,有相对论。好的事情使人心情愉悦,灾难使人悲痛欲绝。忙碌的...
    一棵小花阅读 609评论 11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