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故事】蟾蜍(1)

96
九月花荆
2018.05.26 14:53* 字数 1319
*1  最后的晚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夏日的午后,燥热难耐的时候,我想在农村长大的人一定见过一帮人走出自家院子,找棵最大的树坐下纳凉的情景。

大家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的赶过来,有的手里拿着蒲扇,有的搬着凳子,还有的扛着竹床,有的抱着孩子,带着水壶,领着狗。

那时树上的蝉一定叫的最凶,阴沟,草丛,田里,地里总保有呱呱的蛙鸣,嘶嘶地虫声,啾啾地鸟叫。

累了一天的人,或卧,或坐,或站,聊天,喝茶,休憩。

当然不管天有多热,对于孩子们来说这可都算不了什么!他们一定个个生龙活虎都像脱缰野马总在空旷的地方蹦来跑去。

没有谁会注意草丛或树林。

不过这时一定有那么一个小东西躲在某处正焦急或羡慕的窥视着。

它可能会被孩子们匆匆跑过的腿脚吓的瑟瑟发抖,也会被经过时的气流一便又一便冲击的产生焦虑。

是啊,它们是多么弱小的东西啊!真要被踩一下,那可是一件不敢想的事。

可就有这么一个小家伙,它虽然一直躲在草丛里,偷偷的望着大伙儿,但从没停止过思考。

它想,等这些人都睡了,我再出去好好找吃的,那样就保险多了。

它耐心的坐着,前肢自然而然地撑着大嘴巴。竟管肚子咕噜咕噜叫了好几遍了,一波比一波叫得响,它依旧纹丝未动。它忍着性子,等待着。

我们的孩子可从不觉得玩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它左等右等,孩子们仍旧不知疲倦的奔跑在它的附近。

当然它是个聪明的小家伙,它有办法。

它想,我就绕着草丛根缓慢走吧,只要到了树林子里面就安全了。黄昏后的树林子小孩们可都不敢进去,里面美味可多了。

这时它正好听到一个孩子问另一个孩子,“你敢去那个林子吗?”

“有什么不敢呢!?”

“我说你不敢就不敢,听大人说那林子里有口井,深不见底,可邪乎呢!”那个孩子神秘兮兮,说的像是真的似的。

恐惧的气氛一下子感染到在场的所有孩子。

这时不知谁喊了句,“还不快跑!”一群孩子撒丫子都一一跑开了。

“真是一帮胆小鬼,那林子能有什么邪乎呢?”

这时不远的草丛里一条蛇正悄悄向它逼近,它猩红的舌头吐的老长,速度也快的惊人。

说时迟那时快,它正好看到了那条向它移动的蛇,为了逃命它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但身体却像粘在地上一样,根本不受控制,原来它早已经被蛇控制住了。

“完了,这回要搭上小命了。”它着急的全身痉挛地发起抖来。

“哥,你看蛇!”一个小女孩惊恐的指着蛇。

“不要怕,它一见人就会跑的。”哥哥一把拉住妹妹,声音里满是关心和没有把握的害怕。

蛇听到了兄妹俩的谈话,果真迅速地游走了。

小家伙总算保住了性命。它不敢再顺着草根走了,它选择了被人类踩地发亮的小路。

路上虫子还蛮多,它边走边吃。

阳光斜着穿过草丛照在它的身上,真舒服。

它缓缓摞着它的四肢朝前走。

慢慢地天暗了,西边绯红的霞彩红云,分散着就像撒在水里的油彩,一丝丝,一缕缕,可真美。那点着灯的地方,蚊虫像赶集一样,多的数也数不清。

小家伙摸了摸肚子,终于不叫了。

它停下来蹲在一个光秃秃的高坎上面,又支着大嘴巴开始发呆。

它想,我要是个人该有多好,看那灯一点就有吃不完的食物,一说话万物都得小心翼翼,走路时有长腿轻巧不费劲儿。小时候有父母兄弟姐妹护着,长大了还有媳妇伺候,死了还有灵魂,还能投胎,多么美好的人生哇!

这时一个不留神,就像小孩们的皮球滴溜溜地滚下了土包。哦,不,这似乎不是一个土包,而是,没错,是那口传说中的那口井。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