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梦

1.

我是一个剑客,我的剑法举世无双,我总是在和各类高手决斗,并且一场也没有输过,所以我在武林中享有很高的名望,可是我却一直有一种真实而怪异的感觉,我竟感觉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这种感觉似乎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就伴随着我,我的武艺虽然高强,却难以融入这个世界,我每天都在寻找属于我的世界,但又不知道在哪?

为了远离人群,我住在人少的地方,好在我并不孤独,因为我的妻子孙小玲一直陪伴着我,她是一个卖艺不卖身的青楼名伶,一年前我们一见如故,然后就成为了夫妻。

我们在人烟稀少的郊外搭了一间茅屋,屋外围着一扇篱笆,隔不久会有一个菜商经过,向我家供应食物。孙小玲只负责做饭持家,我则负责生活来源,我是武林中可以靠武艺吃饭的高手之一,因为我名声大,武林中人几乎都想打败我扬名,所以每次和我比试,我都要让对手出一笔满意的赌金才肯动手。我输了,我的命就给他;我赢了,那笔赌金就归我。

我现在还活着,就说明我每次都赢,同时我也得到了大笔大笔的钱,成为了隐居的富人,不过我从来不杀人,只是点到为止。

虽然名利双收,但那种‘我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这让我越来越郁闷,就好像一个迷失他乡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一个高手的出现,让我的心为之一动。

她叫吴玥,是一个使用暗器的高手,这并没什么特别的。让我兴奋的是她的武器,她用来发射暗器的武器很小巧,一只手就可以握住,并且每次在发动暗器时都会伴随一声类似鞭炮‘啪’的声音,射出来的暗器快、准、狠,就连惯用暗器的唐门高手也没有见过这种东西,这是吴玥独有的,吴玥对整个武林宣称,这种东西叫做‘枪’。

在我印象中,枪是一种双手而持的长兵器,这种长兵器不太可能和暗器混合在一起。而了解到吴玥手里可以发射暗器的‘枪’时,却让我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我觉得我要是能亲眼看到这种‘枪’,或许能够想起什么?于是我决定去找吴玥。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还没去找她,她反倒给我下了一封挑战书,赌金甚是丰厚,她约好明天在我家旁边的小竹林里比试,这让我求之不得。其实对我来说,输赢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看她的武器。

此时,我的妻子孙小玲身着一身浅色纱衣坐在我旁边,她的神情充满了忧愁,看得出来她对我明天的比试没有信心。我之前的比试,她从来没有担心过,或许这就是一种未知的恐惧。

第二天,阳光洒满大地,万物勃发,到处都充满了生机,而我家屋外的竹林里却充满着杀气,我知道吴玥来了。

我拿着带有剑鞘的剑来到竹林,一个身着紫色长裙的女子正对着我笑,她的笑容很冷峻。

不可否认她和我妻子一样,也是一个极其美貌的女子,无怪乎她的生平就像一个传奇。而我对她也有一种类似的感觉,好像她也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

她笑道:“我知道你想看我的武器,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没想到她知道我的心思,我顺势说:“没错,不介意的话,就亮出你的武器吧。”我期待着这一幕。

而她又笑了,笑得肆无忌惮:“不能亮,我一亮你就离死不远了,这武器是你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可你现在居然忘了,真是可笑,你这么喜欢这场梦,我可以让你在梦里多活一会。”

她竟说我熟悉这武器,看来我之前的感觉并不是错觉!可是她的话又让我觉得莫名其妙,她为什么要说‘你这么喜欢这场梦’这类的话,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她突然间不笑了,一下很正经地看着我:“哎,你陷入梦中太久了,看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说完她拿出了她那传说中的武器,这武器周身透黑,果然很小巧,她握在手里刚好合适,不过我虽然有那种熟悉的感觉,却还是没有头绪,只觉得朦朦胧胧的。

此刻,她用她的武器对着我,我感觉她手里就像拿了一把箭弩,时刻充满着威胁。

我正准备应付,不料我妻子孙小玲从屋里跑了出来,对着我叫:“小心她的暗器。”

我对孙小玲挥手:“回屋去,这里危险。”

说完这话,奇怪的事发生了!

对面的吴玥听到我们的对话,似乎很生气,只听吴玥怒道:“王轩,对一个梦里的人你都这么关心,对我却一点也记不住,那我算什么,让我先送她一程。”

王轩正是我的名字,而吴玥的话就像一个吃醋的女子在向我发怒,这真是荒唐,我根本不认识吴玥,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吴玥的动作实在太快,她手里握的东西忽然发出了一下鞭炮的声音,然后我什么都没看到,孙小玲的心口就猛地喷出了血,接着孙小玲倒在地上,看来已经中了吴玥的暗器。

我一下呆住了,吴玥的暗器果然速度惊人,这让我惊讶,同时又让我愤怒。

明明是我和她的比试,她却对我的妻子下手,这种不顾江湖规矩的举动使我怒火中烧,我一下拔出了剑,把剑当暗器用内力运剑击向吴玥,随着一股剑气,飞出的剑速度极快,我敢保证功力弱一点的人,肯定立马死在我的飞剑下,不过飞剑速度再快也没有快过吴玥的暗器。

她用手里的武器对我发出了响亮的两下鞭炮声,看样子应该发出了两个暗器,我的剑在空中就被她的第一个暗器截断,而我的胸口却中了她的第二个暗器。

我知道我已经输了,就在她杀孙小玲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我必输无疑,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快的暗器!

此刻,我勉强运气维持短暂的生命,可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死了,我喃喃道:“快,太快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暗器。”

吴玥冷笑一声:“当然快了,这是未来制造的武器,不是你们这个时代可以理解的,而你现在还不知你陷在梦里,我杀了你和你妻子,其实正是在救你们。”

我又自言自语:“梦、梦……”就在我意识快要消失的时候,我像是回光返照般瞬间明白了一切……

对,我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一下记起我是在梦里,看来我陷入了梦中无法自拔,其实我真正所处的时代是二十二世纪,而这一切都是我造的恶果。

我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发明家,发明了一台造梦机,我和一家知名的游戏公司合作,打算批量生产。生产之前需要测试一下效果,只有我熟悉造梦机的操作,我决定自己测试,有趣的是,我发明的这台造梦机可以双人进入同一个梦境,于是我带着妻子孙小玲一起测试!

孙小玲确实是我在二十二世纪真实的妻子,奇怪的是,我并不认识吴玥,也不可能带着吴玥入梦,她到底从哪来的,为什么她会来救我们?

最悲哀的是,就算我中了吴玥的枪击,从这个梦中死去,估计也不会真正的醒过来,因为剑客的这场梦不过是一场梦中梦……

2.

死亡之后,我回到了上一层梦境,我渐渐有了意识,睁开双眼,这层梦境的我正被人绑在一间黑屋的柱子上!

此刻,我浑身上下都是伤口,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蔓延全身。这间黑屋不大,除了我之外,有四个壮汉,他们是负责对我动刑的。

我一醒过来,就被他们发现了,只听他们激动道:“这家伙晕了快一天了,现在总算醒了。”然后四人怪笑了几声,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格子衬衫的人,手拿鞭子又开始对我抽打起来:“快说,你把孙小姐藏哪了?”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我强忍着疼痛,直后悔我自己来测试造梦机的决定。

整件事情是这样的。

在二十二世纪的现实中,我和妻子决定一同试验造梦机,一起进入到一个以旧上海的年代为背景的梦境,我们都对这个时代很感兴趣,想来感受一下。我为自己设定了一个富家公子的身份,而孙小玲自己的设定则是上海滩有名的舞女。进入梦境后,由于感受实在太真实,我们激动得无法自已,也很投入地扮演着我们的角色。

还好在二十二世纪,孙小玲也是一个明星,歌舞的技艺很精湛,所以在这个梦境的舞台上,她表现得很出色,赢得了无数的叫好声。我每天带着手下来大上海舞厅看孙小玲的表演,在旧上海的梦境里,我的身份并不是她丈夫,只是一个欣赏她的公子哥。

不过测试当中,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我并不能控制梦境中的其他人,他们有自己的意识和活动,我和孙小玲不过是梦境当中的两个角色而已。

既然如此,就难免和现实世界一样引起一些争端,后来果然出事了!

由于我在梦里和孙小玲频频接触,这种举动惹怒了一个黑帮老大,因为这个黑帮老大看上了孙小玲。

一开始我觉得可笑,也没在意,可后来那个老大派人不断地威胁我,让我离开孙小玲,我才感觉事情严重。在这个梦境里,我们想要回到现实的话,必须要在梦里死亡才行,我担心如果自己被这些黑帮的人控制住了人身,而又死不了,那就麻烦了。

过了几天,为了避免这些麻烦事,我决定带孙小玲出梦。

这一天,孙小玲像往常一样跳完舞收工,我自己开车接她到了一个郊外,停下车后,我打算在车里开枪打死她,让她出梦,然后我自己再开枪自杀出梦。可没想到,当我拿起枪对着她的时候,她竟然大叫起来:“啊,你干什么?”

她惊恐的表情就好像我真的是在杀她,难道她忘了我是带她出梦?我赶紧问:“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我们现在是在试验造梦机,我开枪打死你,正是要带你出梦啊,你怕什么?”

她挥着双手:“不、不,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说着她一把打开车门,转身就跑了,我一下呆住了,等我打算开枪时,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没有想到这场梦对她的影响竟然如此之大,她似乎陷入了梦中,忘记了自己是谁……

按照我这台造梦机的设置,我们现实的时间和梦境是不一样的,在现实一天,在第一层梦境里是一年,而我们才在梦境里生活了几个月,她就沉陷在梦里了。

看来这个造梦机并不是一个游戏这么简单,它的真实性对人的影响太大了,此时,我已经有一种毁掉造梦机的想法,以免害了更多的人。

当然,我必须马上找到孙小玲让她出梦,现在她不见了,只好第二天再去找她。

可第二天孙小玲却失踪了,我焦头烂额地寻找她。可不想,在马路上,我的后脑突然遭到了一记闷棍,然后我就此晕了过去……

3.

之后,我被这些黑帮人士给绑架了,我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

他们怀疑我把孙小玲藏了起来,把我绑在一间黑屋的柱子上,不断地对我用刑,逼问孙小玲的下落,我怎么可能知道?

可被打的疼痛感却是那么真实,我实在受刑受不住了,只好启用了造梦机的另一个应急设置,打算进入更深的梦境来暂时逃避。

由于技术的不足,这台造梦机只能靠死亡的方式出梦,这也是这台造梦机的一个弊端。如果把造梦机连结我们的线强行拔了,可能会让我们永远陷在梦里,我反复交待过现实中的人绝不能这么做,所以也就有了一个应急设置。

这个应急设置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就是一旦在梦里遇到这种无奈的情况,我可以利用意识,不断提示造梦机发出求救信号,现实中的工作人员看到求救信号可以帮助我们,操作造梦机让我们进入更深的梦境。

幸好我教过二十二世纪的那群商人该怎么操作这机器,为了免受痛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现在我无比后悔自己和妻子来试验这个并不完善的造梦机……

我求救成功后,应急设置一启动,我和妻子就双双进入到了更深的古代梦境,也就是我是剑客,而妻子是青楼名伶的那场梦。至于第二层古代梦境的身份,我在试验造梦机之前就已经在机器里设置好了。

进入第二层梦后,弊端更加暴露无遗,由于梦境的时间和现实不一致,连我也迷失了。

这造梦机的设置是二十二世纪的一天相当于第一层梦的一年,而第一层梦的一天就相当于第二层梦的一百年,如果还有机会进第三层梦的话,时间也会以此类推。

当进入第二层梦后,我因为四周环境和人的冲击,也忘记自己在做梦,而迷失在梦里,要不是那个吴玥来救我,我恐怕还和妻子在古代做梦呢!

……

现在,我又回到了第一层上海滩的梦继续受苦,我好不容易从第二层古代的梦里回来,绝对不能再陷入回去。所以此时不管这四个壮汉对我怎么用刑,我都是强忍着,也不再发出求救信号,只是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这时,一个神情阴深的人对我道:“你可真是够执着的,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

我有气无力地说:“我真不知道孙小玲在哪,连我也在找她,我怎么可能知道她在哪?”

“哼、谁信呢?”说完戴鸭舌帽的人的鞭子又再次打到我身上。

其实我大可以咬舌自尽,但我不敢动用这招,第一、我没有把握靠这种方法死去;第二、我还要找孙小玲。

鉴于此,我只能忍受着酷刑,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梦。

当然,奇迹还是会发生的!

就在我强忍痛苦之际,突然,黑屋的门一下被人踢开,然后我这个梦里的管家带着一些打手,拿着枪闯了进来。

他们很快控制住这四个壮汉,我十分庆幸我把自己设置为一个富家公子,总算还有人来救我。接着我的管家把我的绳索解开,扶着我走出了黑屋,更让我惊喜的是,我走出黑屋,来到马路上,看到了孙小玲,她正站在我的车旁。

可以猜想应该是管家开着我的车,带着他们一起来的,孙小玲此时穿着一身蓝色的旗袍,显得格外妩媚。

我喜出望外,赶紧打发管家断后,然后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驾着自己的车带着孙小玲离开。

在车里,孙小玲看着满身是伤的我,伤心地流泪:“王轩,是我害了你,让你受苦了。我知道他们绑架了你,就赶紧去通知你的管家,要不是中途我莫名其妙晕了差不多一天,我们早就赶来了。”

我知道孙小玲还陷在梦里,不清楚自己在做梦,她晕了差不多一天,也是和我一样进入了那个古代的梦。

我现在不敢直接开枪打她,怕再次吓着她,让她跑了,我只好寻找恰当的时机动手。此时我很配合她道:“不怪你,那些人恐怕一会就会追上来,我们要赶紧离开上海才好。”

孙小玲点了点头,又突然问道:“那天你为什么拿枪对着我?”

这问题她现在的状态是不会明白的,我只得含含糊糊告诉她,我那天有点神志不清。

我驾车很快驶出了市区,来到了僻静的郊外,我觉得在这里动手最好。于是我停下车,孙小玲疑惑地看着我,我则悄悄摸着平时藏在座位底下的一把小手枪!

可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车前,我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4.

这人是吴玥,想不到她又来到了我的这个梦境中,她现在的样子和古代一样,只是穿着不一样。

她此时穿着一件白衬衫,外面套着条纹马甲,下身是一条咖啡色的裤子,略显这个时代的小资文艺气质,而她手里却拿着一把枪指着我们!

我盯着她道:“想不到你又来了。”

她冷笑一声:“你还记得我,真是难得,我还以为你又忘记了自己在做梦!”

孙小玲紧张地问我:“她是谁?”

还没等我开口,吴玥朝孙小玲开了一枪,子弹穿过车的前窗直接命中孙小玲,孙小玲当场死去。如果我忘记自己在梦里的话,遇到这种场面恐怕又要开始激动了,不过现在我要谢谢吴玥帮我把孙小玲送出梦境。

我吁了一口气,在想吴玥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在做梦,我发明的这台造梦机仅能提供双人入梦,我已经带了孙小玲,绝不可能再带吴玥入梦,她到底是谁?

于是我问道:“你到底是谁?”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对我开了一枪,当枪声响起,我也立时死去……

我醒了,终于醒了,现在我正在这所游戏公司的一间房里,我身边站着一些公司的高层,虽然我在二十二世纪过了还不到一天,可是我在梦境里已生活了很久,记忆太复杂,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历尽沧桑的老头。

这些高层看见我醒来,显得很兴奋,一个高层问道:“王轩博士,试验效果怎么样?”

我赶紧拔掉连接着我和妻子身上的线,此刻只想毁了这台造梦机,它对人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可以使人沉迷在梦中,也可以使人在梦里受苦。不过我不能立刻毁了造梦机,站在我身旁的公司高层都是一群市侩的商人,我要这么做的话,他们肯定会阻止我。

于是我冷冷道:“不怎么样,这台机器还需要改进,我带回去升级一下。”我打算等我带回去后,再毁了这台机器。

这时,我叫着妻子回家,可没料到妻子孙小玲现在还在昏迷中,我大叫‘不好’,赶紧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她还有呼吸,难道她在梦里沉陷得太深,已经回不来了吗?

不及多想,我赶紧把造梦机收回到一个小箱子里,手提着箱子,然后背起妻子迅速跑出房间。

很快我乘坐电梯到了楼下,公司门外停着我的太阳能飞空车,这车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我把妻子放进车里,然后开车赶往附近的医院。

我只要在车里的电脑上输入目的地,车就会自动驾驶,由于这台造梦机很小巧,破坏它很容易,在去往医院的路上,我在车里顺便把造梦机砸坏了,我松了一口气,庆幸它再也不能害人。

到了医院,我把妻子送进了急救室,这个时代已经遍地都是智能机器人在为人类服务,包括医院里的向导、清洁工等都是智能机器人,所以整间医院显得很有效率。

现在我妻子在急救室抢救,我只好站在门外等待,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机器人,我心里感叹:高科技给人带来了很多便利,但也助长了人类的惰性,人类越来越依赖机器,从而一点点成为了机器的奴隶。那台造梦机也验证了这个事实,人在造梦机的控制下,只会学到逃避和沉沦。虽然那台造梦机被我毁了,但谁又能保证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也在发明造梦机?看来人越来越聪明,却越来越没有智慧……

我不断感叹的同时,也想起了那个吴玥,她一直是一个神秘人物,她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梦境中?

我在急救室门外焦急地来回踱步,世上的事还真是巧合之极,我心里正想着吴玥的事,她居然一下出现在我面前,我抬头看见她,差点吓倒在地。

她外貌还是没变,变的只有服装,她穿着一身符合我们这个时代气息的衣服站在我面前。

我勉强镇定一下自己,问:“你又出现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能两次出现在我梦里?”

她没有说话,而是像梦中一样拿出了一把枪指着我。

我惊出一身冷汗,我已经回到了现实中,她开枪的话我就会死,她究竟想要干什么,难道她想杀了我?

我怒道:“你疯啦,我已经不在梦里了,你到底想干什么?”说着我就欲抢下她的枪。

她赶紧退后两步,大声道:“别动!”

我害怕她乱来,只好不再动。

她诡异地笑了笑:“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是谁,那我就告诉你,其实我才是你真正的妻子,而你现在还在梦里。”

“什么?”她的话无疑给了我一道晴天霹雳,“这怎么可能?”

我不敢相信她的话,我记忆无比清晰,感觉无比真实的世界怎么可能还是一个梦?

她道:“在我们那个时代,造梦机就像游戏机一样普及。可悲的是,你是一个沉迷于造梦机的人,你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做梦,所以在现实中,你就是一个‘梦瘾’患者。我和你本是一对夫妻,我不想看你终日沉迷在梦里,于是我也借用你的造梦机和你一起入梦来救你。你在梦里经历了这么多事,希望你醒过来能明白我的苦心。”说完,我还来不及答话,她就对着我的胸口开了一枪。

我捂着流血的胸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同时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我祈祷她不是一个神经病,但愿她说的都是真的,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死。只是不知道,如果我再次醒来,那里的世界还会不会是梦境?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春日的清晨,天阴沉沉的,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刚泡上一杯茶,接到多年老同学雪打来的电话,急匆匆的话语中充满了忧伤:“风...
    古风心理咨询阅读 114评论 0 1
  • 回到卧室,浩天用热水泡了个澡,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竟然因为一心而做了许多平时自己做不到的事:...
    青青林蒙阅读 19评论 0 0
  • 最近重温了下李笑来老师的专栏。 冥想体验:似处于湖畔,席地而坐,清风徐徐,其后树木婆娑,草野莺飞。又若存于暗室,忽...
    昉之阅读 22评论 8 2
  • 倒叙+穿插,首尾呼应,高潮起伏不断,节奏张驰有度,前半部分笑点密集,后半部分泪点满满。 故事开头:女主召集了一批人...
    单身汪是我阅读 3,232评论 2 1
  • 千秋之国,万世之承, 话梦,话缘, 两梦境,两世界, 两个人,一段情, 痴醉梦中,悲叹现实。 明知不和,却不愿离别...
    栖wind阅读 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