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连自己工资都做不了主,还瞎扯什么过有尊严的生活

96
这条鱼
2017.03.23 16:29* 字数 1436

1

从上家公司辞职两个多月了,可我还没要到离职前那个月的工资。

刚离职那会我想:只要放老子走,我愿意倒着付你一个月薪水。

离职一个月后我的驴脾气不那么冲了,心想:看着公司以前离职的人,好像是下个月发上月工资,等等吧。

离职两月,换了新工作,租了新房子,一次付清办年房租,刚毕业半年的我,闻着隔壁家刚烤熟的鸡腿味,只能朝地上吐口水,我这个人啊,就是太喜欢吃素了,哼。

哎,不对,我还有一个月工资没发啊,记得当时每天累得和狗一样,还要自费去客户那儿开会,可是...毕竟隔了这么久...而且那个老板那么讨厌...

这时候,H用看智障的眼神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人农民工还知道讨薪呢,你要是真有圣母情怀,赶紧把钱还我,自己去睡公园啊。”

对啊,我劳动所得,凭什么不能自己要回来!

2

你们知道的,在中国一直存在着这样一种不合理的现象:当你欠了别人钱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突然就成了大爷,收账的人恨不得跪在你脚下,涕泗横流,开始诉苦“爸爸,实在活不下去了,可怜可怜我们今天把账结了吧”而你,只需要云淡风轻地回答一句,今天我的星座运势不适合还钱。

尤其是,当你背后有着公司背景时候,顾客与上家、甲方和乙方、人和人之间没有一点儿公平可言。

我现在就是这样子。

给之前的人事同事联系,她说,“哦,我帮你问问吧”。没有下文。

给之前的部门同事打电话,她说:“那你可得赶紧要,加油”。仁至义尽。

给之前的领导打电话吧...实在没那个勇气,毕竟,当初也是我自己要求离开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记得离职的时候,他说,要不别走,又说,以后有事打电话,然后说,以后哥需要你了你会不会帮我?我使劲点头说会,他笑了笑说,你觉得哥什么时候会用到你。

想来想去,还是试试吧。

电话很快接通了,我属于说话很直接的那种人,我说,“领导,能不能帮我问问工资的事情”。

他说:“哦,好,等会”挂电话,整个流程,0时,0分,26秒,没有下文。

我一个人站在马路中央,看着不同牌子车、不同社会地位的人,按着喇叭,呼啸而去。

那一刻的感觉,孤独又悲哀。

3

职场和生活中,因为自身或者工作原因,每个人都有过向别人申请帮助的时候。经验告诉我们,每次向别人提出要求,都是对自己人脉资源的一次消耗,而当你必须通过打通某些级别比你高的人的关系才能达到目的时,除了经济消耗,更大的代价,往往会是尊严。

曾经我固执地以为,人和人的关系可以和最简单的销售关系那样,拿钱,办事,皆大欢喜。

可现实是干燥的、冰冷的、血腥的。

现实是《驴得水》里戴着眼镜、披着貂皮大衣的那个铜匠,只要他愿意,就可以让老实的魁山开始破口大骂,就可以剪掉一曼漂亮的头发,可以拿枪指着“愤青”周铁男,让他没了脾气,变成特派员的走狗。

而真正是教育家的校长只能在“大人物”身旁赔笑,尴尬的像个傻子。

也或许彼时有求于人的我们,每个人都可能都活的像个傻子。生活中已经有太多这样的事情,人到中年,家庭尚且完美,却因为某些事情必须求助于其他掌握权力的人,那些别人看得见的体面像公厕中的卫生纸一样被人不规则地撕掉,随便擦抹,然后扔到发臭的角落,都没有资格去笑话吃屎的狗。

初入职场,好多人曾提醒我“不妨想想自己想要什么”,那时我回答不上来。因为我觉得理想不需要掺杂任何个人情感,那么我自然也应该做个高傲的人才配得上我的崇高。可是现实让我不得不低下头颅,直面自己需要又办不到的事情。

经历过这些,如果有人问我,你想要什么?我想要的,不过是未来,当家人在生活中有求于人时,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坐在大佬对面说明自己需要,等价交换。

不卑不亢,足够体面。

w+):z��b���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