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的问题共享来解决

自从共(zu)享(ling)单车出现后,不仅受资本的追捧,也受媒体吹捧。不久,便催生出小黄、小绿、小红、小蓝等颜色系单车品牌,也不乏mobike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摩拜团队是有汽车行业基础的貌似)的科技范品牌,大家在这个行业里你融资来我公关、你打折来我免费,好不热闹。
可这东西带来的社会问题也有许多,暂且不谈那些触及法律、人生安全的严重问题,光是共享单车的摆放问题就令人头疼,毕竟摩拜、ofo这些公司与滴滴打车不同,滴滴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平台,起到的是链接作用,一个是闲置车辆的所有者,另一端则为想要用车的相关用户,干的是比搬运工还要轻松的活。只要某种物品拥有成本远远大于物品使用成本,就值得去共享,如果再考虑上那被玩坏了的高频、刚需等因素,那就有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共享经济项目。因此共享单车必然备受资本追捧、民众青睐,可现如今这些共享单车公司类似于一个B2C的形式,他们不单单是平台作用了,这些车也需要平台去投放、运营与维护,也就是说他们不仅是自行车的所有者,也是一个自行车搬运工。其所负担的成本也不容小觑。
其实我更愿意看到这样的B2C形式是由我们传统自行车厂去实行的,而非一个纯互联网公司推出。像飞鸽、凤凰等老牌车厂,这种传统企业自发的转变对于经济、企业转型而言也是大有裨益。不好意思扯远了。
拉回来,我就现在社会上共享单车乱停乱放问题说一下自身看法与解决意见。首先不要一谈到不文明现象就扯到什么国民素质的问题,张口闭口就外国什么的,对此只有一句:对不起这里是天朝。的确这里面可能会有些用户由于文化或道德上的因素而使得素质未能达标,但相信大多数都是有良好的文明素质的。
无论ofo或是摩拜也好,或是其他共享单车也罢,都是以无桩骑行无宣传点,这也是这些共享单车的便利之处,人们就是看中了无桩骑行。随用随取,而用户用完后随意停在路边其实也并未违反无桩理念的初衷,这与单车公司起初对于用户的引导有关系,用户线下行为难以得到有效规范,而且当初行业最先起步的单车公司也没会想到出现这么多的单车公司,进而造成了投放量的饱和导致乱停乱放问题的出现。
解决这个问题,总的而言还是从线上与线下两个方面解决。毕竟这还是个o2o生意吗,线上交易线下使用,o2o肯定是体验为王了,如果线下哪个平台的单车体验做的好,那么自然选择此平台的用户就会越来越多。
而对于此类现象,要减少现象的发生就需要去引导、规避用户行为。
线上平台的产品功能设计上就是以激励手段为主了:
1.单车平台鼓励用户尽量在规定区域停车,这样就能多获得一次骑行权或其他优惠政策。这在一定程度上杜绝了胡乱停放的行为,节省了人力成本,停车站点不总是那么好找,也不符合共享单车灵活机动的特性,这种引导还是需要习惯的培养。
2.由用户举报违规现象,举报者加信用分,被举报者减信用分,培养用户规范停车的习惯。不过奖惩策略的分级需要慎重考虑。
线下就是我所设想的共享问题就用共享思维去解决,闲置资源的最大化利用是共享经济的核心理念,因此在线下我们就可以发动线下的闲置力量去解决共享单车乱停乱放问题。两个群体清洁工与门卫大爷(社区保安),首先他们在一定区域内的流动性、熟悉度都是属于比较强的人群,而且他们的工作也比较简单,工作强度大点一般就集中在上下班人流量大的时候,设想一个小区的门卫大爷或保安在平时巡逻过程中顺手扶起单车,或是给住户说让其注意所停区域,那些商区住户时间一长也就知道该往哪停了。而公共区域就可由清洁工人群兼职负责,打扫卫生往往都是包片区、街道,这也与最后一公里行程比较符合,清洁工有意的去搬挪车辆,那些使用共享单车的人自然也会看在眼里,下次也许会注意。毕竟国民素质还是有的。鉴于此两类群体属性,可能对于智能手机使用不是很方便,那就让其主管领导接下相关任务,在转述给他们。而报酬则既可以量化到车辆搬运的数目也可以按现象、拥堵度进行支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