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顺儿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晴

她说,她叫顺儿,取一帆风顺的意思。她坐在我面前,娇小的身体窝在沙发里,手里的糖葫芦还剩下一半。

“我不开心。”

她狠狠地咬下一口糖葫芦,手不住地抖。淡黄色糖浆顺着竹签流到她手上,她并不在乎,使劲嚼着糖葫芦,仿佛把心里的怒火都撒到了糖葫芦的身上。

“我真的不开心!”尚未咽下的糖葫芦让她的话有点含糊不清。我还是听懂了,她再次强调自己不开心。

“你知道吗?我妈妈给我生了一个弟弟。我不开心。”她低着头,凌乱的头发四下招摇。手不停地把玩剩下的糖葫芦。

“其实,一开始我挺高兴。因为我有弟弟了,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玩。可是,后来我不开心了。”她抬起头,泪在眼眶打转,并没有流下来,“因为妈妈不让我说话,也不带我出去玩。我觉得弟弟一点都不好,她抢走了我的妈妈。我不喜欢他。”

她接过我递过去的纸,小心翼翼地包在糖葫芦的竹签上,“刚才妈妈骂我了,因为我吵着要吃糖葫芦,妈妈瞪着眼睛给了我一巴掌。你知道吗?我捂着脸,看着她。妈妈有点慌了,跑出去给我买了一串最大的糖葫芦。我的脸虽然有点疼,不过我还是吃上了我的糖葫芦。但是,我还是讨厌弟弟。”

我刚要说话,门铃响了。她站起来,“我去开门。”

来的是一个姑娘,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她脸上挂着泪,坐在我的面前。

“顺儿呢?”

“我就是顺儿。”她吸了吸鼻子,接着说,“我不开心。”

她将糖葫芦放在桌子上,拿起旁边的抽纸,抱在怀里,开始哭。一开始声音很小,后来声音越来越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静地看着她。

“我不开心。妈妈刚才打我了。因为我不听话。可我真的不喜欢那个学校,也不喜欢住校,更不喜欢那个专业。我想学摄影。妈妈说,‘摄影太浪费钱了。咱们家的钱是要留着给弟弟上学用的’。我知道,妈妈喜欢弟弟,她不喜欢我了。”她声嘶力竭的发泄心中的不满。

我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我们仿佛忘了时间,安静的房间只剩下她抽泣的声音。

隔了很久,她站起来。看了看地上乱七八糟的卫生纸,脸红了,“不好意思,把房间弄乱了。我帮你收拾。”

拒绝的话尚未出口,她径直去了厨房。白色的连衣裙,闪了一下,便不见了。

拿着扫帚出来的人依旧穿着白色连衣裙,却不是刚才哭的梨花带雨的顺儿。

“你好,我是顺儿。”她笑笑,“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帮你收拾一下。”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不停地忙前忙后。不一会儿,糖葫芦不见了,脏兮兮的地板干净了。她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我不开心。”

我笑笑,“你是第三个叫顺儿的人。每一个顺儿都说自己不开心。”

她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我真的不开心。我要工作了,可我妈妈不让我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她想让我留在县城当老师,可以顺便辅导弟弟。我不喜欢弟弟,她抢走了我的妈妈。”

说到这,她有点激动,脸变得通红,“不过,妈妈说,只要我听话,会带我出去旅游。只有我们俩,不带弟弟这个拖油瓶。所以我可能会屈服。这可以吗?”

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其实,我已经很听话了。可妈妈总说,我还不够听话。我努力读书,虽然我成绩不好。但是我比弟弟厉害多了。可是,妈妈看不到我的努力,她眼里只有弟弟。她总是训斥我,然后告诉我,只要我听话就可以带我出去玩。”

“你今年多大了?”

“23,我大学毕业了。妈妈总说我还小,不能走太远。不过,我知道,妈妈也舍不得我。可是,我还是不开心。”

“为什么?”

“因为妈妈总说我不听话。”

我笑笑,“你已经长大了。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了。”

“思想?自己的思想?可,可我想听妈妈的话。”

“可以,我有点累了。”我有点无奈的说。

“哦,好。我走了。待会再来跟你聊天。”

她走了,我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天已经黑了。我打开灯,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

“我是顺儿。”

眼前的人头发凌乱,脸早已看不出是谁。白色的连衣裙沾满了血迹。“你是,顺儿?”

“我不开心。我嫁人了。可是,我不喜欢那个男人。妈妈说,‘你要听话,这样妈妈才爱你。’于是,我嫁了。没想到,那个男人总是打我,我受不了了。我带着伤,跑回家说,‘那个男人打我’。妈妈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总往娘家跑像什么样子?听话,快回去吧。’”

“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不开心。妈妈不要我了。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听话了,可妈妈还是不喜欢我。她喜欢弟弟。我恨弟弟抢走了我的妈妈。”

她并不听我说话。我放弃与她交流,瘫坐在沙发上,看着她。

“我走了。跟你说说,我心里舒服了很多。谢谢你。”

我笑笑,摆了摆手。

房间再次安静了。我长舒了口气,靠在沙发上。我陷入了无尽的黑暗,眼前有无数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人影来来回回,或者高兴,或者伤心,或者面无表情。

每一个人似乎都想拉住我,跟我说话。我受够了,想逃离却发现脚被定住了。甚至发不出声音。我抓住一丝光亮,身体却陷入了深渊。

我摸着头上的冷汗,才发现刚才的是梦。我长舒了口气,准备去喝水,却看见坐在对面的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你,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你装什么傻?你不认识我?”

“你是谁?”

“你杀了我儿子,我要跟你拼命!”

她冲上来,掐住我的脖子,手不断的用力。我仿佛忘记了挣扎,只觉得空气越来越少。“我,我不认识你。”

她面目狰狞,眼睛红得仿佛要喷出血来。“我是你妈妈,你这个不听话的贱人。”

记忆的闸门被打开。来来回回的顺儿,来来回回的我。遗失的一切,似乎就这么顺利的回来了。“妈妈,我听话。”

这是我失去意识后的最后一句话。然后,我开始解脱,死亡仿佛并不是生命的终点。我陷入了一片白茫茫中。眼前没有路,仿佛只有无尽的白色。

“顺儿,顺儿,醒醒。”

我费力的睁开眼睛。眼前的妈妈满脸皱纹,脸上挂着泪,她抓着我的手,“顺儿,你醒了?”

“妈妈,我听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