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战争

寂静在这一个已经被英国占领的城市中蔓延,犹如一支严谨有序,身穿素服的军队正向这里无声的扑击。

空气中弥漫着不知是烟还是雾气的气体,在街上慢吞吞的飘,路灯闪着红光。

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小城像座古时遗留下来的空城。

弗朗西斯靠着身旁的一根路灯,弯曲的背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肚子痛。金色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有一些还掉到前面凌乱的分布着。

他手里把玩着一朵玫瑰,食指和拇指用力一搓,花快速地转了几个圈,旁边的花瓣悲哀地掉落了下来。落在了被泥玷污的路上。随后,玫瑰又在这浑浊中耸拉下脑袋,像一个少女在古罗马竞技场上,面对雄狮热辣辣的呼吸下垂的头一样。

充斥着绝望,颓废。

弗朗西斯的目光一直呆呆地看着玫瑰,直到松手将它扔掉。他终于决定走了,至于走去哪里,他也不知道。

他隐隐约约察觉到孤独,他认为这种时侯也许应该唱首歌,但过度的劳累使他只能颤颤巍巍地哼着。

突然,那股掩埋在内心的悲凉之情一下子抓住了他,他真切的体会到了绝望,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份哭腔,他一头栽在了马路上......

无边的寂静,无边的寂静。

一只乌鸦好奇的落下来,歪着头瞧着,一双小眼珠不停的转动。要不是知道它下一刻可能会啄走自己的眼珠,弗朗西斯可能还会认为它在向自己卖乖。弗朗西斯动了动想将它赶走,没等他挥下手来,乌鸦就拍拍翅膀飞了。

不一会儿乌鸦又回来了,仿佛了解到对手的无力,它挨的更近,表现的也更放肆。一副丑恶的嘴脸虎视眈眈地看着弗朗西斯。他想将乌鸦赶走,可是一想到乌鸦还是会飞回来,他便放弃了。

他抬头望了望灰沉沉的天空,可是在他眼里却是以前的那种蓝天白云。

“上帝,国家也是需要休息的。”他这样自私地想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嘎”的一声哀鸣,他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这是猎人放弃猎物时不甘的哀鸣。

他感到他被一双温暖纤细的手扶起。

那时,温暖而充满希望的暮光正笼上小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