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的呼唤

      自从疫情久久不肯散去,这个本应充满春日气息的世界,如今却到处飘荡着浓浓的消毒水的刺鼻气味!商场里,路过的小区门口,地铁里,甚至拧开的自来水里都是浓烈的消毒水气味!泡起来的咖啡像是毒药难以下咽,喝开水得憋着气才能吞下去……

      早晨的天空暗淡无光,连太阳也不愿意面对这么一个被病毒感染的世界而逃之夭夭了;连微风也似乎被传染似的软弱无力地扑向昏黑的香樟树,树叶轻柔地抖动,发出一声病恹恹的叹息。路上行人寥落,汽车隆隆驶过,发动机的声音尖利刺耳,犹如控诉,留下来的尾气就像妖怪在空中张牙舞爪,不一会儿也被这个荒无人烟的城市给吓得烟消云散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城市彻底沉寂了!瞧!很多迹象显示,这个城市依然涌动着生活和希望!比方说,还是有一些人出现在人行道上,他们戴着口罩,或是坚定勇敢,或是胆战心惊,甚至不乏个别幸灾乐祸的——哪个时代都少不了这种人;或是去上班,或是去商场再去囤积未来几天的粮食。还有!听!不知道是从厚实的浓密枝叶间还是视力无法企及的高空中,传来布谷鸟们的歌唱,那歌声时而明亮激昂,时而轻柔婉转,有时是一只鸟的深情独唱,一会儿又变成一群气势恢宏的大合唱。它们的歌声响彻在这个像是一片被扔弃的口罩似的苍白天空中。有时听起来仿佛是一声控诉,控诉我们对春天的不理不睬;又仿佛是呼唤,呼唤那个全身装绿、头戴五彩缤纷的花朵、脚踏宗宗流水的春日女神,盼望她能如约到来,带着欢乐、青春和期盼已久的暖意。但与此同时,歌声里似乎也会流露出一点不详的音符,给听者带来一种不安的恐惧感。鸟儿们似乎也在害怕,害怕当春天真的踏进这个城市的时候,疫情能否彻底消除,人们能否勇敢打开门,摘除口罩,脱掉沉重的冬季外套,投进花香四溢的春的怀抱,就像以前的每一次春天的来临一样;它们更害怕,疫情就像一个凶恶的劫匪,堵住我们每家每户的门口,而我们只能远远看着春天在远处徘徊,依依不舍,可望而不可即,最后只能含泪离去……

      唉!还是让我关上耳朵,回到眼前的这个世界来吧!行人确实稀少,街道确实荒凉,关闭的商店卷帘门上贴着恐怖字样的字条,仿佛一道道贴在僵尸额上的镇符,路边的大树也不再配合那病危的微风在响动了,陷入了彻底的死寂。可是,在枝繁叶茂的浓荫下,一株梅花树居然悠然绽放!一片浓艳的红色泼在暗绿色的画布上!如此刺眼,如此勇敢!当我走在十字路口等绿灯还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空气中的消毒水气味里有一丝甜甜的淡淡清香,我还以为是某个自作聪明的商家在自家的消毒产品里蚕了某种化学清香剂。等走到那株梅花身边的时候,谁不愿意停留片刻,以享受哪怕片刻纯正的大自然的气息啊!可是,当我鼓起鼻翼,使劲吸气的时候,发现灌进我鼻子里的依然是那恶毒的次氯酸钠的气味!差点没让我晕过去!梅花啊梅花,难怪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都对你情有独钟,即使开在人潮如涌的马路边,你却依然孤芳自赏,不肯把花香洒给你的苦苦哀求的仰慕者!可是,等他们走远的时候,你倒是慷慨地把香味倾倒给每个路过的行人,让他们驻足停留,当他们向你投怀送抱的时候你却冷冰冰将他们拒之门外,让人欲罢不能。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我拍完一张照片就走,绝对不再奢求你的深藏不露的花香。即使我走远了,你再用花香来逗引我也没用,因为,我要是再不走快点儿,上班就要迟到啦!现在这年头,因为疫情,地铁似乎也因为害怕,偷起懒来,从以前的五分钟一班变成十五分钟一班。再见!梅花!等我下班归来的时候,让我再一睹你的芳容,有没有花香我已经不在乎了!只要你还能依然绽放在这个患病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康复的世界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听... 寒风在无情地吹打着紫荆枝条, 那如羊蹄印的绿叶发出呜呜哀鸣。 漫天花雨妩媚动人, 真想温一壶烈酒, 与...
    华裳H阅读 255评论 3 12
  • 中午的阳光很好,天空又恢复了那一片蓝,蓝得一丝不苟,只是风依旧很大。 站在四楼的阳台上,阳光正好可以很好的照射进来...
    静不是静阅读 570评论 5 34
  • 绿野川幽醉蕙风, 薰衣纤草竞葱茏。 亭亭玉立姿优雅, 逸韵超然向碧空。 注释 原写于2020年3月7日,修改于12...
    玫瑰含香阅读 597评论 10 43
  • 日子真的是长着腿,而且是飞毛腿,它跑的好快,倏忽间庚子年马上就过完了。 腊月快要尽了。阳面的迎春花零星的都开了,一...
    风舞玲珑阅读 784评论 12 34
  • 进入冬天以来都是阴阴沉沉的天气,昨夜还下了一场毛毛的冬雨,早晨送老二时还有点星星点点的雨滴, 初冬的公园是灰色的,...
    心随云动的感觉阅读 203评论 1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