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队的代销点


大队有个代销点,设在大胡庄,距离我家一里多地。代销点有三间土坯房、几米水泥柜台、两节玻璃展柜和一排靠墙的货架,里面陈列简陋,所卖的物品少而杂,但都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须品。

写到这,我想与大家回顾一下当年的有关历史现状:在那物资匮乏、凭票供应的年代里,供销社作为广大农村市场的唯一商业网点,所以是个红得发紫的单位。当时,地方分为县、区、公社、大队和生产小队这几级的行政管理,而供销系统一般会以公社为单位设立采购供应站、大队设立代销点来方便百姓们的生活。

大队代销点的负责人叫做张八五,是个干巴黑瘦的小老头。“八五”两个字,在我们老家是句骂人的话——指人“孬而八昏的”,做事不着调、不靠谱。当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喊他“八五”时,心想他会翻脸骂人,谁知他却乐呵呵地应了。原本我想看个热闹,结果却是失望得很。为他的古怪名字,我曾好奇地问及母亲“他真叫张八五吗?这名字好难听!”母亲点头说“因他出生的时候,体重是八斤五两,所以他的家人就给他取名‘张八五’了。”我自然相信母亲的这种解释,但张八五这个干巴黑瘦的小老头与他出生时的“八斤五两”似乎很不搭。我想这里应该有故事,可我没有兴趣去了解。

代销点里的货物不愁卖。尤其逢年过节的时候,这里人头攒动,张八五忙得不可开交:他的手在货物和钱币间游走,隔着人头接钱;嘴里荤的、素的轮番转换,一会笑脸说话,一会黑脸骂人。在本地,张八五是个人物,人们在茶余饭后总是喜欢谈论他:说他人如其名,一样地可笑,一样地逗人;说他生意做得精,东西无论是卖还是收,分寸都能拿捏到位;说他长得一付坏人样,却是老少不欺、圆滑得很......总体来说,人们对张八五评价不错,有笑骂,也有佩服。

我对张八五的印象,不好也不坏,但就是不爱搭理他。因为有一年,我和母亲一起去代销点买东西,张八五对母亲挺尊重,并连连夸我机灵,还随手抓了几颗花纸包的水果糖送了我。当时的水果糖,算是稀罕的吃食,即便天热糖化了粘在糖纸上,我们这些孩子也要尽情地把它吮吸干净方才罢休。尝到甜头的我,仍幻想再次得到张八五的免费馈赠。于是有一天,我竟鬼使神差的独自来到代销点,目光总是游离地看那诱人的糖果。忙碌的张八五送走了一波客人,慢慢朝我走过来,他隔着柜台端详着问我:“你是唐校长的儿子——,对吧?”

我点点头。

“你想吃糖果,但是口袋里没钱,对吧?”

我再次点点头。

“我倒是可以送你几颗糖。”干巴黑瘦的张八五说。他见我眼里闪着惊喜的光芒,却不紧不慢地用手摸着他那稀疏的头发,脸上透着诡谲说:“但是,你得把你的小鸡鸡给我摸摸。”

我瞪大了眼睛 、涨红了脸,下意识地使劲摇头,当即用双手护住裆部,转身就往外面跑。出门之后,我缓过神来,隔着窗户朝里面大喊:“你是坏人,是个老流氓!你是坏人,是个老流氓!......”而柜台里的张八五,则是抽筋般地狂笑,时不时地弯下腰,像只虾米似的咳个不停。

说真的,别看我人小,可我胆子大、不怕张八五、知道他在逗我玩。但是此后,我对他的好感没有了,也不想着要吃糖果了。

来到代销点,里面坐着两个人——张八五和我本家的士同大爹。士同大爹是队里的农民,兼职杀猪卖肉;他每天早早来,借用代销点的门前摆张肉案卖肉,卖完即回家。

我进门没睬张八五,倒是乖巧地朝着大爹说:“大爹,我买肉。”

大爹点点头,冲我们姊妹几人笑了笑:“你们都来了。要买多少?”

我扬扬手里的五块钱,说:“除了买半斤糖果,剩下的全买肉。”

“家里来了客人?看样子还不少。”

“没有,买了自己吃。”

大爹拿刀准备割肉的手顿了顿,侧过身来问我:“是谁让你来买的?”

“是我们几个想吃,自己决定的。”我说,同时用手指指姐妹们。

“那——,你家里的大人知道吗?”

“不知道。”

“那你们的钱——,是怎么来的?”张八五随即插话。他面露机警和审慎,好像我的钱是偷来的。

“要你管?反正不是偷的!”我一听张八五这话就来气,僵着脖子冲他吼。

“你们都是好孩子,这点大爹晓得。可你们不说清楚,我可不敢卖给你!因为这是一笔不小的钱,能买六斤多的肉;要是你的父母怪罪下来,大家的脸上都会不好看呢。”大爹耐心地给我做着“转弯”。

“我们几个人摘了好多好多的槐树叶,谁知吕亭采购站却突然宣布不收了。后来,我爸又将槐树叶倒进了河里,这是他给我们的补偿......”大妹的语速很快,就像机关枪喷着火舌,“突突”地介绍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大爹听了不住点头。张八五的小眼睛像是鬼火似的忽明忽暗,并不停地将嘴咂吧着:“哎哟,槐叶倒到河里可惜了。这事你爸做得欠妥,应该找我啊!我表弟就在你们南口采购站,专门负责槐叶收购,我去说一声,这事肯定办得妥妥地!”

张八五的这番话,让我有些感动。我觉得他的形象突然变得高大起来,不再那么干巴黑瘦或是令我讨厌了了。

“老张,当时这事要找你,或许还真行,‘县官不如现管’嘛。然而,现在槐叶倒了还说这些就是死后的诸葛亮——白搭!”大爹先是回应张八五,然后与我们商议:“你们几个孩子辛苦了,这肉该吃,但得少买点!因为天气变热了,一天吃不完就会变坏的。”

“这话没错,你们可以先买一半,以后想吃再来接着买。哦,糖果我给你们包好了,还特意多放了一把!”此时的张八五挺热心,也在一旁附和。

“行。”我对大爹点头说。我的性格是个“顺毛驴”,能听懂好赖话。

走出代销点,我嘱咐大妹:“你把糖果拆开,给小妹分一半,剩下的我们三个平分。”

回家的路上,我和两个妹妹是兴高采烈 ,唯有姐姐忧喜参半地问我:“待会,回家挨骂怎么办?”

“不怕,有我呢!”我豪气地回答。因为奶奶疼我,是我靠山呢。

待到屋后的山坡,我让姐妹们在此稍作休息,然后自己一溜烟地跑回家。见到正在洗菜的奶奶,我拽着她的衣襟悄声说:“喂,我买肉了。”

奶奶侧身看看我,见我两手空空的样子,就问:“肉呢?”

“我怕被您骂,所以把它藏在屋后的山坡上。”

“你买都买了,还说怕我骂?赶快把肉讨回来,千万别让野猫野狗刁了去!”奶奶连忙起身催促我。

我拉着奶奶来到屋后,冲着山坡上的姐妹们喊:“你们下来吧!”

大妹拧着肉走在前头,姐姐牵着小妹在后面一摇一晃的。

“你们几个小馋猫,就是能‘作’!”奶奶指着我们几个“骂”。

“我爸我妈要是问起来,您就说:是您让我买的!”我摇晃着奶奶的胳膊,撒娇央求着。

“不行!肉让你们给吃了,却让我来担罪名。但是,你若保证以后听我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奶奶吊着我的胃口。

“我从来就是最听您的话,保证以后也听您的话!另外,肉烧好了您吃第一口,剩下的钱现在也全部归您!”我信誓旦旦地说着,并把剩下的零钱塞进了奶奶的口袋。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心话,但是有一条,我的心里却是明镜似的。因为奶奶的钱就是我的钱,她的口袋也就是我的口袋。

奶奶做的红烧肉,就是好吃,香得很。

奶奶见我们几个孩子吃得满嘴流油,一旁笑问:“你们这回吃好了,心里的委屈也该消了吧?记住,你们不能再去埋怨你们的老子了!他也有苦衷,他是因为心疼你们的来根叔叔,所以才会脑袋发热地倒掉了那些槐树叶,知道吗?”

我快速咽下一块红烧肉,赶紧表态:“知道知道,这事就算过去了、不提了。”见姐妹们跟着点头,我趁机给奶奶夹了一块红烧肉,殷勤地对她说:“奶奶,您也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农村自家养的猪肉质特别香,快过年的时候,我给我妈打了800块钱,让她看村子里谁家年根杀猪,帮我买些上好的排骨和猪腿...
    依诺知否阅读 783评论 6 24
  •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知友提问:新入职大学生不认识领导还叫哥,现在知道了以后咋办啊? 提问背景:在央企,有通勤班车,跟...
    同德三略阅读 588评论 5 38
  • 清天翻远雁 清天翻远雁,斜日断鸿鸣。 月桂婆娑影,寒凉薄衣轻。 晚来萧疏见,惆怅不堪情。 菊色无穷碧,芦花...
    夕青_阅读 6,104评论 178 211
  • 我们要回去了,早晨到爹娘那里辞行。爹娘和两个小孙子孙女在吃早饭,早饭很简单,只有玉米粥和馒头,还有几个煮鸡蛋。 我...
    叩玉钗阅读 32评论 0 2
  • 今天李阿姨请闺蜜张阿姨吃饭,顺便将去年管她借的两万元钱还她。 张阿姨接过钱就放到了包里。 你不数数? 不用,我还信...
    马头琴的忧伤阅读 132评论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