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这一生,是否能够实现真正的丰盛

每当我想聊聊人生意义的时候,记忆里总有一个画面会冲到眼前,好像定格动画,斑驳的阳光、脚下的土地、远处的房屋,一桢桢地滑过,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站在街角,望向天空,就突然冒出了人类的那几个终极问题。

是的,长久以来,我对人的存在本质充满疑惑,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一个“我”存在,为什么会拥有“我”的意识,而“我”到底是谁?真正的“我”到底是什么?内心深处对这个世界好像总是缺少一种实感,就好像我本不该属于这里,和爱丽丝一样,误闯进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直在找一个真正的答案。

之前的文章提过,小时候不特意,但却无意中有了一次“心想事成”的真实体验,直到长大后才了解到这就是“吸引力法则”。也越发相信,这就是真实存在的一个宇宙法则。从那以后,我生命里的一部分好像被打开一样,生活中出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巧合。心想的东西,有时很快就可以在现实层面显化出来,甚至会有一些直觉灵感的东西不断冒出来。

这个能力的确让我兴奋了一段时间,会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可是又怎么样呢?对我而言,生活没有什么实质的变化,还是活在一种趋利避害的状态里,过去的习气依然存在,阴影里的那部分也不敢真正拿出来面对,那些比较、评判、恐惧心理还会让自己纠结。

一件事情如果最后呈现出了我想要的结果,无论是不是我吸引到的,带给我的快乐也就不过如此。不管是物质层面还是自我价值的显现,获得的满足感就像《心灵奇旅》里的主人公一样,仅仅维持短短的片刻。接下来,就要给自己找下一个目标来填满不断升腾的空虚感。

我过去很相信那句话,生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和叔本华说的一样,生命如同钟摆,在欲望与无聊之中来回摆动。这就是一个充满欲望的世界,人也只有被欲望推动着,有梦想,找到自己的天命,有目标、有规划、有行动、不断地努力,才能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为什么,我一次次地追寻,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实践,即使目标达到了,也不觉得满足。我还是不认为那是真正的我,这股匮乏来自哪里呢?

这一路我寻寻觅觅,从哲学到心理学又到身心灵,后来又学习占星。这些领域的探索都帮助我解答了一部分,有时感觉接近了一点,有时又觉得始终原地打转。

直到19年我遇到杨定一博士的《时间的陷阱》,才彻底颠覆了过去的认知,离那个问题的答案终于又近了一步。今年疫情期间,在家里跟随杨博士的唯识每日静心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身体、头脑、心灵终于第一次有了一次大的整合。

著名哲学家韦伯在他的《学术作为志业》中说过“我们这个时代,因为它所独有的理性化和理智化,最重要的是,因为世界已经被祛魅,它的命运便是,那些终极的、最高贵的价值,已经从公共生活中销声匿迹”。

我终于明白,对我个人而言,这股匮乏感和现实世界里的丰盛没有多大的关系,并非是我不知足,相反,我相当的感恩!正是因为我拥有一个相对富足轻松安逸的环境,又被爱所包围,我才有余力去探索更深的层面。

所以,匮乏的本质不在外,而在内。是我内心深处与这个宇宙的本源失去了链接,失去了相信万物一体的终极信仰。

但是从整体更广的角度来看,各种心想事成的方法还是可以为我带来一种信心,为人生做一个整顿,而将我的注意力集中。这些方法等于是为我争取时间,让我可以身心安定下来,而进一步将生命的价值摆到另一个层面。因为早晚会发现,一个人如果想要真正彻底的转变,让生命得到脱胎换骨般的翻身,还需要进入更深的层面。

杨定一博士讲,真正的丰盛,并不只是让我在人间过得顺利,转变命运,出人头地,更是在内心找到一个出口,让我和生命接轨,让生命带着我走。在我个人生命演化的过程,无论好事,坏事,能够相信样样都是刚刚好,都恰好是我那个阶段需要的。

这种丰盛是每一个,包括你,本来就有的本质。这种丰盛是追求不来的。丰盛,就像爱,宁静,欢喜,解脱,最多只是你本性的流露,倒不是你用任何费力或练习可以取得,也不需要你费力或练习去取。

真正的丰盛,就像只要费力,反而得不到。她本身就是一个自然不费力 的状态,你透过努力或费力反而还把她限制了。最多,你只能活出真实,因为你本身就是真实。

而想要拥有这样的丰盛,唯有不断地肯定一切,不只是肯定眼前看得到的结果,更是不断地感恩、感谢一切都是刚刚好的安排,一切都是我需要的,无论结果如何,对我都是最好。一切的过程都好,一切的安排都好,一切的恩典都好。就好像眼前,心中想完成的事,其实已经老早完成,而我最多只是点点滴滴随时感谢进行的过程和完成的结果。

这才是我所认同的,真正意义的丰盛。

那么,我们究竟可不可以获得这样的丰盛呢?

这种丰盛与外在的丰盛是不同意识轨道下的。真正的丰盛更多依靠的是心的力量,而非头脑和理性。吸引力法则实际就是反应了一种对称法则。

对称法则,外和内是相对相成的。你的内心,反映外在; 你的外在,也反映内心。无论内或外,我们都可以找到平衡,圆满和丰盛。内外是两面一体,走到最后,外在也是心,内在也是心。一切,都是心。既然一切都是心,当然也就明白,其实不需要在外在非要怎么不可。甚至 ,根本不需要刻意去规划,去变更。如果还觉得需要规划或变更,最多也只是反映了你还认为外在就是一切,还认为外在有绝对的重要性。


对称法则还含着另外一个重点,也就是内心的力量 ,远远大于外在。甚至,内心,是随时包着外在,随时在延伸外在,随时在调整、调节外在。

透过对称法则,我也同时在强调 ,如果你想影响外在,真正的重点并不是怎么去变更外在,期待外在,反而是随时把注意带回内心,随时承认内心才是自己真正的本性,随时臣服到内心。

只有你和内心接轨,所相应的外在才可能达到谐振,而可以跟整体同频。把注意随时带回内心,才可以不费力地回到当下。随时活在当下,你反而突然发现没有什么好去追求,没有什么需要期待。甚至,你会问还有什么值得去变更。

相信的力量和非凡的勇气

存在主义思想之父、哲学家克尔凯郭尔曾说,在信仰问题上,我们唯一的选择只有鼓起勇气“纵身一跃”。只有纵身一跃,才有可能跃过知识与信仰之间的鸿沟。这一跃的后果不可预知,前面可能是拯救,也可能全是虚空。这完全是一种冒险,需要极大的勇气。这就是心的力量,因为单凭理性达不到信仰的彼岸。

活出丰盛最大的障碍从来不是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做多少练习,是我们能不能在心灵深处真切地相信,自己老早就是丰盛的,本自具足。

丰盛的获得实际非常简单,简单到也许我们都不肯去相信,这也很正常,毕竟头脑支配了我们这么久,心的力量还没有彻底地浮出来。

即便我在写这篇文章,我也必须承认,我还是会有各种反弹和回转。遇到一些问题和困扰也会在剧情里打转,但和过去不同的是,我学会接纳这种反弹,也接纳自己目前的真实状态,不会否定别人,更无需评判自己。


在生活的道场里修行,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期待不代表混日子,反而样样,点点滴滴做到最好。不是为了想得到什么,或者达成什么目标,就是把每一个当下活出全部的潜能。这就是我能活出来的真正意义的丰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