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5)

96
傅青岩
2017.07.31 17:48* 字数 3083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4)请你看电影


(5)胖芸的青梅竹马

电影院在五楼,我们从商场侧门乘电梯上去,电梯里只有我和胖芸俩人,我悄悄地问她,“如果一个男的说要请你看电影是什么意思。”问完后,从电梯的反光镜里看到自己刚刚神秘兮兮的样子,好像做贼一样。

“还能有什么意思呀,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就是想发展成那种男女朋友关系呗。”胖芸撇撇嘴,说完用眼睛上下打量我。

我连忙摆手,心虚地掩饰,“你误会了,不是我,是我们办公室一女孩今天问大家的。”

本来想看文艺片,胖芸却一脸鄙视的说:“什么叫视觉盛宴,你懂吗?电影院里看文艺片多浪费呀,看美国大片,3D才够刺激!”

依着胖芸买了《星球大战》的电影票,结果电影放映还不到半个小时,胖芸竟然戴着观影眼镜在轰隆隆的放映厅里睡着了。

我也不喜欢这种场面震撼的影片,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看到通讯录上有新朋友的显示,点开看原来是许尹正加我好友后,我还没有同意接受。

手指在同意两字上轻轻一点,微信提示我们互相成为好友了。许尹正的微信名是XYZ,是他名字的开头字母缩写,微信头像是青山碧水的江边一株怒放的木棉花树,原来他也喜欢木棉花是真的。

捧着手机傻呵呵地笑,开始翻看他的朋友圈,动态更新很频繁,都是与工作有关的内容。

程小鹿,你在干嘛,当我意识到自己这些不由自主的像是在窥视的举动后感到有些羞愧,于是打算退出XYZ的朋友圈,一条与工作内容无关的动态引起了我的注意,是曹操《短歌行》中的四句诗: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我有佳宾,鼓瑟吹笙。

许尹正一IT男,还发一条如此文艺内容的动态。

看不见他的好友的对这条动态的评论,但可以看到他的回复,有呲牙大笑的表情,也有戴墨镜得意的表情,还有一条回复是这样的:大佬(大哥)今日遇到一位文艺女子,所以装一回文艺骚年。

遇到一文艺的女子,这女子是谁呢?

往下看这条动态发表的时间是今年3月20号,是我去H公司报到的那一天,文艺的女子会不会是我?我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时,脑海里似乎有一束光亮闪过。

就在我疑惑着,不确定却又带着一点小窃喜以及小激动时,XYZ发来了一条消息:和你朋友逛街回来了吗?

本打算老老实实回答他还没有回来,还和朋友在电影院看电影,想到自己之前拒绝了他请我看电影,而现在自己就坐在电影院,我便回复他:在回来的路上了,就快到宿舍了。

过了会儿,XYZ回复:注意安全,在路上手机钱包装口袋里装好,尽量从人多有光亮的地方走。

我回复过去:好,谢谢提醒。

发送完后,我捧着手机,脸上不自觉溢出开心的笑,刚好被睡醒了的胖芸撞见了,她摘下观影眼镜凑过来问:“小鹿,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呢,不会就这灾难片吧?”

我有点窘,抢白她说:“我笑你呀,电影院里也能就睡觉,估计只有你了! ”

胖芸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了,“其实我不喜欢看科幻大片的,那些东西在天上飞来撞去的一点都不好玩,我喜欢的是喜剧片,可是薛向宇喜欢看科幻片,他说电影院里看更刺激的……”

“你真喜欢薛向宇?”

胖芸沉默着不说话,放映厅里的光线,随着大荧幕的变幻交错而阴暗不定,她的脸也在这光线里显的忽明忽暗,以前每天都无忧无虑的脸上有着一种我从未在她身上见过的忧伤。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胖芸,想了想便劝她道:“你喜欢薛向宇怎么不告诉他呀,不然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不敢,”胖芸双手捂脸很苦恼,“他应该从来没拿我当女的,如果说破了大家都尴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你们俩连看电影都一起看过,你做什么他也愿意陪着你,他只是不知道你喜欢他呀,说不定你一表白,他知道你喜欢他了,他也就喜欢上你了呀!”我按照自己的逻辑推理帮胖芸分析。

“真的吗,我表白了他就会喜欢我?”胖芸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等着我给予肯定,仿佛我就是薛向宇一样。

其实我也不确定,但看着胖芸充满希翼的眼睛,我还是点了点头,并继续煽风点火地鼓励她,“当然,薛向宇肯定会接受你的告白的。那叫什么来着,纵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而你就是灯火阑珊处等薛向宇蓦然回首的那个人。”

胖芸被我这样一说,又高高兴兴信心满满了,鉴于大家都对电影没兴趣,我们提前从放映厅出来了,回去路上,胖芸跟我讲了她和薛向宇从认识到到东莞来工作的种种。

胖芸和薛向宇上初中就在一所中学,他们少年时就认识了,薛向宇比她大两岁,她上初一时薛向宇已经初三了,薛向宇毕业后他们失去了联系。后来胖芸上了中专,竟在食堂里又碰见薛向宇,原来薛向宇在同一个校园上大专。

胖芸毕业前被学校安排到H公司电子厂实习时,薛向宇也在这里找到了工作,现在他们在H公司一起工作已经快两年了。

“小鹿,我就觉我和薛向宇特别有缘分,老天安排我们一次又一次相遇和重逢,可是他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呢?”路灯下胖芸停下来望着我无限伤感地说。

我不知道什么缘分为什么,也明白不了胖芸他们年少青梅竹马的悸动,更没想到平时没心没肺的胖芸竟把一份纯真的爱藏在心底已多年,她远离自己的家乡和疼爱她的父母,只为能守在另一个人身旁。

在路边的士多店买来两听啤酒,熟练的启开,递给胖芸一罐,拿起自己的那一罐呷了一大口,冰凉苦涩的液体在唇齿间流窜,经过食道流入胃底。

胖芸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我劝她:“喝一口试试,喝了你心里就没那么难受了。”

胖芸捧着啤酒罐小心翼翼地呡了一小口,皱着眉头说:“唉呀,好苦啊!”

“酒当然是苦的。”我碰了一下她的啤酒罐,自己又喝了一口。

胖芸也学我灌了一大口,再看我时,眼睛格外亮晶晶的,“小鹿,我对你的认识又刷新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乖乖女,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喝酒,看你这样儿也不是第一次了吧,谁教你的?”

我淡淡一笑,“哪有人教我,小时候看我妈妈喝过,我就偷偷学会了,我哪里是什么乖乖女,你才是呢,你看你爸妈他们多好啊,多爱你呀!”

“嗯,我爸妈他们是特别疼我,可他们老是说我不乖,像个小子。”提到她爸妈,胖芸别提有多眉开眼笑的。她今天没有打电话回去,在电影院时是他爸妈打过来的,胖芸和他们匆匆说了几句就挂了。

“小鹿,我妈见到你肯定会说,女孩子就应该是像你这样的,文静乖巧,还这么优秀,一定是最理想的父母才有你这样最理想的女儿的。”

心中泛起苦涩,哼,最理想的父母,最理想的女儿,借着酒精我隐藏了冷笑,只用力捏着啤酒罐安静地说:“嗯,他们是很疼我。”

凌晨十二点,宿舍楼下的食堂灯火通明人声顶沸,是上夜班的工人从车间里出来吃饭的时间。

过几天就到月底了,胖芸下个月也要转夜班。想到这里,胖芸又开始念她的口头禅——“唉,心好累!”

胖芸睡觉睡着的速度就跟开关水龙头一样快,开着的时候她是醒着的,那水呀活泼欢快恣意地流淌,水龙头一关就立马睡着了,偶尔静静地滴答下一两滴是她睡梦里调皮的呓语。

我习惯性的睡前拿起手机再看一遍,微信上有两条许尹正十点多钟发过来的消息,第一条只有三个字:睡了吗?可能是见我没回复,十几分钟后又发了一条:晚安,小鹿!

躲在被窝里,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黑暗中,我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许尹正,我明天休假。

我点发送后又赶紧撤了回来,咬着自己的手指问,难道我真的喜欢上许尹正了,真的想跟他发展成胖芸说的那种关系?

从小到大,性格怪僻的我身边没有朋友,对同学也是冷淡疏离,更拒绝与男孩子接触,怎么偏偏会对见过两三次的许尹正产生这样一种特殊的情感。

揣着这个疑问,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去的。昏昏沉沉中,我又开始做梦,梦里又见到了沈芳芳,自己还是个孩子,五六岁的光景,坐在小板凳上,沈芳芳边唱歌边给我梳羊角辫。

她的声音柔柔的,很好听——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

满园芳草香也香不过她,

我有心摘一朵戴发上,

又怕来年不发芽……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6)梦醒之后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