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96)

  白桦突然发现了艾尔奇亚将自己放在屋顶上的原因——自己此时根本没有办法从这里下去——她眼睁睁地看着艾尔奇亚化成的黑烟翻腾着向餐馆奔去,脑中却一片空白,什么办法都想不到。

  “哼……”脑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么护着你干什么……你总有一天要学会去面对那些残酷的。”

  “什么意思?”白桦随即反应过来,向着龙灵求助道:“可以帮帮我吗?”

  龙灵没有回答,但白桦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如同羽毛一般轻盈。她来不及道谢,便毫不犹豫地从屋顶跳了下去——随后理所当然却又反物理地安全着地,拔腿向着餐厅的方向飞奔而去。

  “艾尔奇亚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出?”白桦困惑地在心中想道:“就算巴别塔圣器真的在那个少年身上,也不至于这么激动的上去抢吧?好好谈判不可以吗?”

  “不对……这一次他的行为真的很反常。”她有些恼怒的闭上眼睛:“到底是什么事情一定不能和我说?他究竟要做什么?”

  她的心中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像是一层黑色的雾气般将她禁锢其中,几欲窒息。

  一脚踹开餐厅的门,白桦看见艾尔奇亚在众目睽睽下捏着少年的脖子,将他提在空中。少女则仿佛失去生气的玩偶般瘫倒在一堆大概以前是桌子的碎片里。

  “白桦?”他惊讶的转过头来:“你是怎么下来的……”

  “不要管我是怎么下来的!”白桦怒气冲冲地、同时又有些难过地对他吼道:“你告诉我!你在做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艾尔奇亚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她,松开了那只卡住少年脖子的手——少年顿时向后倒退了几步跌倒在地,捂着自己被掐出痕迹的脖子不停的咳嗽喘息着。因窒息而变得铁青的脸总算是红润了一些。

  艾尔奇亚看了她很久,但最后又把目光收了回去,将自己冰冷的脸隐藏在阴影之中。看起来是没打算回答白桦的问题。

  “哼……”

  白桦的背后逸出白色的雾气,龙王的模样从中隐隐约约的显现出来。它用两只前爪抱着胸,冷眼看着这狼狈餐厅里表情各种各样的人们。

  刺耳的警笛声从门外传了过来。

  “艾尔奇亚……你这样做没有意义。”老龙王叹息着伸长了自己的脖颈:“她迟早会失去现在的这份已经非常模糊的笑容——不管白桦与她有多像,她终究不是那个人。你这样做仅仅只是为了试着弥补自己当初未能守护那个人的过错,白桦与那个人并不一样,她想看到最后,并且有这个决心和毅力看到最后。”

  “闭嘴。”

  艾尔奇亚的声音有些颤抖。

  “无论你多不想承认。”老龙王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继续说道:“但你是做不到的,那个时候做不到,现在也必定做不到。”

  “你怎么知道做不到!”艾尔奇亚大吼道:“我做得到!我想做得到!”

  “是吗……”龙王仿佛笑了笑:“那么你把隐瞒叫做守护吗?”

  “有些事不知道为好。”

  “哼哼哼哼哼哼……”龙王把自己头颅放在了白桦耳边,她可以感受到哪灼热的吐息:“那么你知道她自己的想法吗?白桦,说出来给他听听……”

  “我想知道。”白桦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自己心头不祥的预感。

  龙王大笑了起来,声音像是乌鸦一般嘶哑。

  艾尔奇亚还是没有说话,但白桦可以从他眼中看出接近于哀求的神色——哀求她改变主意。

  “那么就由我来告诉你好了。”龙王像是蛇一般嘶嘶的对白桦说道:“巴别塔圣器确实是在这个少年身上。”

  艾尔奇亚仿佛认命般的低着头。

  “更准确来说。”龙王的眼睛里闪烁着红光:“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如果你想要得到它,那么就必须挖出他的眼球——”

  少年不可置信的看着龙王,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么……”白桦嗫嚅着说道:“不能不去拿吗……”

  “每一个巴别塔圣器都是上一个文明智慧的结晶。”艾尔奇亚极其缓慢的说道:“因为上个文明与神族有所接触,所以其中有时会含有神族的术式。我们对敌人了解的越多,我们胜利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我们不能主动去放弃这份希望。”

  “但是……”白桦心里其实是明白的,但却没办法不去说些什么便直接同意这样的暴行:“这样……”

  “白桦。”艾尔奇亚伤感的看着她:“上一次尸脓爆发在一个小城市,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吗?”

  白桦无话可说。

  “近一万人,整座城市被摧毁了大半。”艾尔奇亚缓慢地摇着头:“这还只是一座小城市,如果是大城市,甚至就还有危及到其他城市的可能性了。到那时死亡的人将以百万计数。”

  “如果这个巴别塔圣器中有着神族术式的样本,我们就有渺茫的希望去解析并试着破解他们将要带来的灾难。如果这其中包含的是作为大贤者的我的记忆,那么我们就有可能根据那时的经验去了解现在应该去怎么做。”

  艾尔奇亚指着瘫坐在地上的少年,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说道:“所以至少现在,我们一定要在拯救人类继续走向未来的可能性与一个少年的左眼之间做出选择。”

  “你早就知道吗?”

  白桦沉默了许久后终于这样问道:“你早就知道最后会成为这个样子吗?”

  “或许吧。”艾尔奇亚避开她的目光:“在昨晚来到这孩子的家中时我就隐约察觉到巴别塔圣器可能就是他的眼睛了,所以我才会问你那样的问题。”

  “我会不会为了人类的未来而不择手段……”白桦喃喃地重复道。

  “你的回答是会。”艾尔奇亚叹息道:“因此今天的一上午,我运用了所有术式对这个孩子的身体进行了解析……结果是巴别塔圣器确确实实就是他的眼睛。大多数看破眼能够'看破'是有外部原因在的——我想这就是原因了。”

  “那么,如果你摘除他的眼球……”

  “他还会同时失去看到灵体生物的能力。”他有些凄凉的肯定道:“虽然他可能不会再受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骚扰,但同时也不可能再去看到这个灵体少女了。”

  少女躺在碎片之中,她白色的连衣裙像是一朵白色的花般绽放在狼藉的餐厅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