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杂记(64)

山色空朦云走岗

我是雨神吗?我跟江西有仇吗?为什么近来每到江西,必逢雨雾?去武功山、明月山、羊狮慕如此,春节里千挑万选登灵山,还是风雨做伴,大雾弥天,无语透顶了。原本打算去华中屋脊神农架重装,却因归程无票,无奈作罢。去三亚怕成锅中饺子,实在不想去凑热闹。浦东户外联盟发过来的这条线路,虽然阈值较低,但也基本安慰了我这颗悸动不安的心,毕竟自登五台山北台以来,还没出过门,不是因为脚底痒,而是长久的办公室堰留,让我的眼、颈、肩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害,非但如此,小腹也在趁人不备,暗赛青蛙,不堪容忍。

灵山,应该位于上饶市西,根据GPS定位,它在上饶县北的左溪镇,东邻玉山,西界横峰,北接德兴。是佛道二教圣地,像胡昭、葛洪、张道陵、张继元、刘太真、李德胜、松月禅师等世人不太熟悉的世外高人,均有在灵山结庐修真、收徒传道。当然,举凡大山,少不了名人雅士的附庸风雅,只要脚力够,都喜欢玩,历代名流王安石、辛弃疾、韩元吉等,对灵山可谓赞美有加。灵山素有"天下第三十三福地"之称,大概是道家封的吧。因山脉连绵起伏犹如一位侧躺入睡的江南美女而被赞为"睡美人"。其山势蜿蜒挺秀二十公里,雄伟壮观,不知何时,得了个“中华龙脊”的雅号。灵山72峰,主峰天梯峰海拔1496米,却不在景区之内,是睡美人的头脸。灵山因已开发,山腰建有(玻璃)栈道,像三清山那样,对我等野驴来说,未必是幸事。

我团一共51人,约夜半零点三刻抵达灵山驴友客栈,我肚子饿得发慌,不敢上床睡觉,周遭一片漆黑,我沉到客栈一楼东探西望,像老鼠一般,寻觅填充之物,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无意间闯入厨房间,翻到别人吃剩的些许油炸花生,如获至宝,连忙塞入口中几撮,总算顶过了那阵磕碜人的饿劲,腹空得到缓解,不至于辗转反侧的难受,可谓一夜无事。我们其中47人,为了逃门票,起得比鸡早。睡了顶多也就两个多小时,这家农家客栈的软硬件都很糟糕,三楼一层楼面才一个厕所,要把人憋死的精神劲儿,根本没睡醒就被揪起后,胡乱洗漱,草草用餐后,遂悄悄出发,六点不到,便从无人看管的检票口鱼贯而入,徒步登山,汗水与雨水,都分不清谁是谁。一路照明设备,忽明忽暗,蜿蜒曲折,像登雪山时的感觉一样,好在这儿不会有高反。我因为不喜欢穿雨衣,怕闷,带了把伞,被淋得不像样时,半当中从湿漉漉的背包里取出雨伞,黑乎乎的却把一对亮白的馒头弹出包外,来不及反应,瞬间已滚落山崖,这可是我的中午路餐呀。

天色蒙亮,四周唯有茫茫不透的白雾,阴森可怖的树影,淅淅沥沥的雨声,似乎在刻意勾勒出靓女幽魂的意境。心想此番又与四明山、明月山、龙须山、南尖岩以及白马山遭遇的那样,雨后浓雾,当日里是不会再有机会消散开去,这看上去,与其说是悲观的预测,莫若说是心存一丝侥幸。实际上,客观地看,梦寐以求的蓝天白云,只有留待明天了,雨崩、牛背山和四姑娘山二峰,都是当日大雪,次日晴朗,后二者遇到最美云海。南太行和括苍山是雨后的次日有云海,只不过在南太行由于经验不足,第二天早上未能起得来,错过了云海。当然,最为遗憾的是,在大别山和黄山,下撤一半,天却放晴了,绝美景色,擦肩而过,耿耿于怀至今,我不希望今儿个也是这样一番景象和待遇。约七点廿分,我们已走了3公里,拔高了700米,像鬼子进村一般,偷偷摸摸地神不知鬼不觉的过了栈道的索道检票口,像历次逃票一样,若无其事,继续前进,本质上,我不需要随大伙这么做,但这里边有乐趣。

山上有风,一袭挥过汗的躯体,感觉异常冷飕,人们纷纷加上褪去的抓绒。我的黑色VAUDE冲锋衣外壳和红色VAUDE的抓绒内衣,完成了它的处女之行。湿气太重,雾滴太稠,温度太低。大家聚在一个亭子里烧冻狗肉,我提议走两圈,栈道一共八公里,两圈下来,最慢也到不了十二点。我感觉自己像神行太保,捷步如飞。可是,在我前面竟然还有一位沪剧大师,天哪。灵山,怪石嶙峋,姿态万千,栩栩如生,有巧夺天工之美,根据山石的造型,植物的多样性,人们起了各种各样的景观名,揉神话、动物及传说于一体,可谓入木三分,十分传神。然而,天目紫茎,幸运仙桃,金毛犬,到石地貌,打猎归来,猎户出征,天地有正气,猫头鹰,中华龙脊,菠萝石,小象戏松,双鱼对吻,雀兔之恋,等等,它们统统被锁紧了严严实实的浓雾之中,它们的姿态颜色到底如何,那一切都只能凭想象了。别看这些个名字,虽然也是抄来的,却是我每看到一块牌子,用手机把文字记录一次,好玩但繁琐。

人们在各抒己见新鲜出炉的老虎吃人事件,而我却莫名其妙地突然想起一首诗,其云:诸葛经行有夕风,千秋天地几英雄;吊古不须多感慨,人生半梦半醒中。难道是老虎让我联想到了打虎英雄武松?我们常在外,也常听那些陈述各种理由不能在外的无奈。当然,如果你气魄大,可以这样理解人生,不走出去,家就是你的世界,走出去,世界就是你的家!如果你不花时间去创造你想要的生活,你将被迫花很多时间去应付你所不想要的生活。所以,你常左顾右盼,只考虑了牵绊和掣肘,失去勇往直前的心。老虎吃人事件给我的启示,今天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所以,你要及时表达你想说的话,你想说的爱,总不至于,进了老虎肚子,你才肯说,米兰米兰我爱你。

天目紫茎

大腹便便像企鹅还是螳螂

雾中消逝

雨雾天气,对徒步而言,不一定见得太坏,但对摄影来说,简直是欲哭无泪,人品差到极点了。这种天气,我连相机都没拿出来,用手机胡乱拍了几张,以示到此一游。相机镜头曾有三进雾气 ,第一回四明山,那时候是真正的菜鸟,大雨之下还拍照,什么保护也没有,上车还拆卸,一会儿功夫,镜片上茫茫一片白,几乎完全不透光,完全辜负了第二天的一片明媚。第二次在龙须山,时雨时雾,云开云合,实在经不起诱惑,便端出相机,然而,风云变幻,往往在瞬息之间,刚举起相机,来不及对焦按快门,刚露出的山头,顷刻便埋于雾中,如此这般,反反复复,结果镜头又进水汽了,照片倒没拍成,经此,让人体会到快门速度的重要性,自然风光的拍摄,竟然也可以那么的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第三次在巩乃斯河谷,遍地的鲜花,蕊上晶莹剔透的雨珠,又勾引了我的拍摄欲望,倒霉的自然相机。在外日多,自然不会对这种坏天气,轻易再燃热情。

古道西风瘦马

人在水田中

巾帼不让须眉

天际线

登高一刻

一线天

第二天登天梯峰。因为不存在逃门票的要务,自然不必起得太早。我们下车的地方,早就有一对人马聚在公路上,准备向坡上的一条野路进发,无奈人员不齐,暂且等待,听口音也有来自上海,颇有一种啧啧称奇的感觉,只是忘了问是哪个户外团的。倒是浙江台州的一干人,自报了家门。我们不去描述天,而去关心道,在江南所有的徒步登山线里,这是一条非常有意思的一条线,野径、沟壑、竹林、荆棘、田埂、溪流、砾石、巨岩、夹缝、悬崖、裂谷,一线天,凡能山中遇到的,似乎一个都不少,手脚并用,四肢发力,时刻让你体会着真正登攀的乐趣,比起大明山后山环线来,其味可谓有过之而不及。难怪有这么多的户外团来参与,光在在天梯峰的脚下,我就找到去一大堆的路标:阿明户外,财付通户外,余姚51783户外,福州海豚,三清户外千人航母,浦江开心家庭,诸暨山猫户外,鹰潭行者户外,福州野外运动俱乐部,福州瑶都休闲吧,建德狼团,杭州随风游泳俱乐部,玉环足迹户外,建德蓝天户外,浦江勇闯户外登山群,浙江龙游龙山户外,等等,不一而足,观测起来,似乎浙江和福州的团比较多,江西或上饶的本地团反倒稀罕。虽然,或前或后或同时,与我们参不多时间登山的是浙江台州、安徽合肥的户外团。我们一行13人,早早到了天梯峰脚下,这山峰峻峭陡险,雾气缭绕,神妙莫测。此时,中午时分,大家边用路餐边讨论要不要登顶,几个按捺不住的,早就一箭飞去,攀到烽烟下,着实让人胆战心惊,我因为昨日灵山栈道上走了两圈,下山时又与两个小屁孩比速度,把脚给跑残了,心存疑虑,所以,并无非登顶不可的迫切愿望。天梯峰脚下,垃圾成堆,狂风不止,我冻得有点受不了。所以跟了台州团同行,还有个更主要的原因是怕时间一耽搁,失去摄影的机会。

钻出密林视野阔

它在雾丛中

流云如带

置身水墨中

天梯峰顶


回眸天梯峰

山外有山

睡美人
中华龙脊
兔耶鼠耶蛙耶

此石最似黄山

壁立千仞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雨神吗?我跟江西有仇吗?为什么近来每到江西,必逢雨雾?去武功山、明月山、羊狮慕如此,春节里千挑万选登灵山,还是...
    矮星阅读 235评论 3 1
  • 【健心践行打卡第92天:】(2017.12.21) 一、功课: 静心20分钟,快走6公里,完成 二、感恩 1.感恩...
    Yoyo袁阅读 24评论 2 1
  • 秩序并非都来源于 控制 这个词难以解释 是因为属于未来 有一种失控叫自制 也许有人恐惧 也许有人怀疑 如果它是对的...
    天籁村阅读 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