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脉络随笔(29)——笛卡尔(中)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对经院哲学和其他一切权威都持普遍怀疑的态度,他不相信感觉、经验和记忆,认为它们可能都是虚假的,不可靠的。感觉不能向我们展示事物的自身,而只能影响我们。

我们只能通过清晰的思维和推理来认识真正的事物,思维和推理的基础,即那些基本概念和原理是心灵所固有的,是与生俱来的,是先验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确定无疑的,只有一样东西是真实的,那就是我在怀疑,“我思故我在”。怀疑意味着思维,思维意味着存在,我思维,所以我存在。“我”是一个思维着的事物,或精神的实体。

日常意义上的我,是身体和心灵两个部分的有机整体,而"我思故我在”之“我”,仅指灵魂的“我”,是精神的实体存在。笛卡尔借此阐明一个完全脱离物体(包括身体)的心灵实体的存在,它是完全独立的,不依赖于物体而存在。这个“我”是先于“思”而存在的,“思”是由“我”发出来的。“我思故我在”不是一种因果关系,而是必然联系,“我在”这一结论,它不需要任何前提条件,它是自明的,不是由“我思”推出“我在”。中文译文用“故”是不够准确的,我们不能从字面去理解。

笛卡尔哲学思想的精髓就在于用普遍怀疑的态度去求证知识的来源,我们可以怀疑感觉、怀疑权威,怀疑已有的理论,但我们不能怀疑“怀疑的实体--我”的存在。

所以,“我思故我在”,这一命题是绝对确定的,真实的,是哲学的基本原理,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我”,一个有限的、不完善的存在者。“我”认为,上帝是无限的,完善的,“我”的这一观念,不可能产生于有限的、不完善的“我”,而必定是有一个无限的、完善的上帝把这一观念置于“我”的心灵之中,“我”的上帝观念是天生的。

简言之,“无”不可能产生“有”,所有的存在必定有一个终极的原因,那只能是上帝。最终的原因只能是唯一的,上帝是一切结果的原因。“我”具有上帝观念本身,证明了上帝的存在。

这一论证过程,通过因果推论,从上帝的观念的存在推进到上帝的存在,通过形式推论,从上帝的本质推进到上帝的存在。这是“我思故我在”作为检验标准的一个实际应用。

上帝是无限的,完善的存在,他的创造物都是善的,而不是在上帝之先存在一个善的标准,上帝据以创造善的事物。因此,上帝的启示是第一性的,只有不违背上帝启示的前提下,理性才是可接受的。

理性为什么会犯错误?上帝赋予我们辨别真伪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的理性知识的产生是理解力和意志共同作用的结果。理解力是认知事物的能力,意志是选择的能力。当我们对事物的认知还没有完全清晰而明确时,意志就已经做出了判断。

确信外部世界真实存在这一观念,是上帝赋予我们的,而不是我们通过感觉经验到的。感觉是由真实的物体引起的,但它并不等同于真实,它经常发生错误,还好上帝也赋予我们的理性修正错误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