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琐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消失

我艰难的睁开千斤重的眼皮

漆黑的夜让我伸手不见五指

闭上眼睛,内心又很不安

仿佛有无数个眼睛在眨着,盯着我

让我无所适从,我在哪里


耳边传来呼呼呼的风声

身体在迅速地飞行

我听不到自己的哭声

却泪流满面,突然

极速坠下山谷,心骤停

我在哪里?地狱或天堂


盛开的圣罗兰,神秘又浪漫

却突然骤然枯萎,凋谢

褶皱的花瓣慢慢地脱落

正如我花季的年龄,慢慢地逝去

眼泪流干了,待我再次睁开双眼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一枕湿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