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星期了,心头的潮水依旧翻涌不止。

很多文章标题都是《好久不见这个美丽的世界》,可是于我,不是“好久不见”,而是“从未见过”,因而震动之大,可以想见。

反复想,当初出于纯粹的自我成长的渴望坚定地自费出去学习,是一件多么正确的事!这是工作以来的第一次,是之前从未想过的!我庆幸,在看到这则消息之前,我蒙昧已久的心已被一本又一本专业的书籍唤醒。是的,突然之间我明白了应该如何去追求,如何让那么长久的生命栖居其间的教育生活变得有意义,变得充实幸福起来。内心的种子一旦萌发,就以势不可挡之势生长起来,尤其在因近两年身体欠佳多次进出医院,频生无常之感的心态下,更有一种时不我待、时不再来的紧迫感。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在如饥似渴地读着、学习着、思考着,也尝试书写着。越是学习,越感受到学习的快乐,越觉得一点点拨开云翳一点点穿越迷雾的感觉是任何快乐都不能相比的。一次次沉浸在这样的幸福里,这种感觉也不断催促我:找寻一切机会去学习,去亲近大师,去近距离感受名师人格及课堂的魅力……幸运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开放、包容的时代,一个学习资源学习机会前所未有爆棚的时代,只要你有一颗渴望学习的心,一切都不成问题。

于是,我坚定地踏上独自一人的南京之旅。

后来所有的感动都缘于那节课。是的,那一节课。

然而,一节已足够。

这里我不想叙说那节课的具体内容。课后,大家已经说了太多太多;而我,在自觉不自觉地一遍遍回味后,每一个细节早已烂熟于心。但这,还不算是我不说的理由。不说,更是不敢说,不知如何说,心有惴惴,怕说不好,怕一落笔就会变形,就会亵渎。于是,一个星期了,无数次想过去书写它,终究未落一字。

但是我开口了。口头的说与写不同,诉之于口,随说随灭,随时修正,不担心说错及没有补救的机会。

于是,你会看到不善言辞的我一次次地滔滔不绝。

先是电话里对着好友,说得对方大叫:上班来不及了!再是对着家人,说得他愣愣地看着我:痴了,走火入魔了!得着一点间隙,又对着女儿讲个不停,宥于时间不多,只意犹未尽地宏观总结:你不知道,那节课让我感受到了什么……不走出去,不见识到更美好的人和事,你永远想像不到不断学习的生命可以美好成什么样子!末了,还补充:“有时间了,要好好跟你说!”上班了,见着同事好友,忍不住满怀赞叹地一次次提起,感染之下,她找到录音,夜听了全过程。

隔天,她惊叹连连地说起,我自觉镇定地应和。不料她说,你看,余绪还没过去呢,你说起来还是那么激动。是吗?在内心一次次呼啸来去的起伏之后,自觉已敛起太多太多、已掩饰得很好很好,不曾想,那海面上的一角竟依然澎湃不已。

终于,我决定不说了,不开口了。“并不是所有东西都得与人分享才能体会出它愈加的好来。”

可是,我心里的潮水依旧晃荡呼啸不止。

突然很想读一些自然与人生的散文,德富芦花、黑塞、梭罗纪德的都可以,也读一读聂鲁达、辛波斯卡、顾城的诗。当不知道如何平息内心的涛浪,就将自己丢进广博深致的文字深处,那里有最深的懂得和抚慰,有所有我未能说出的话和未能发出的声音。它懂得我的震颤包容我的渺小,如同将温柔慈悲的手掌紧紧贴在我的胸口,如同深邃柔和的目光一直望进我的心里灵魂里……

它说,可在河边上我所能看到的只有水中星星的反光。就在这时,在弄皱一颗圆星星的涟漪近旁,我发现了它。

它说,远方在召唤,眷念在燃烧,眷念在岩石、泥沼和积雪之上筑成这条宜人的小道,通往另一些山谷,另一些房屋,另一些语言和人群。

它说,我在百花间忘掉果实,而把空谈留给冬天。

它说,除了更深地去爱,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爱。

它还说,我穷,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痛哭。

它还说,让我们一路上吱吱喳喳,像小鸟那样去热爱生命。

它甚至说——世界已变得更加美丽。我独自一人,并且不因为孤单而苦恼。我别无其他愿望。我准备让太阳把我煮熟。我渴望成熟。我准备去死,准备再生。

……

它们,果然没有辜负。

于是,久未震颤如此的心房捧出了这样的诗行(且称为诗行)

……

你们,也许永生都隔着山水万重/永无交流的可能/但当我离开/当我怀揣一颗在清风里飞过在山泉里浸过/在深邃的海洋无际的天空/笑过叹过颤栗过哭泣过仿若重生般的心踏上归程/你们,便已在地底燃起了各自的火焰
你们,可能本不必相认/当我归来——呼吸之间皆是道路/皆是舟辑,呼呼鼓着飞扬的帆/又勤劳地在月亮上结梦,在阳光下耕种/有时陷入长久的静默/将孤独的茧焐得晶莹剔透/你们,便正汇入百花的源流

你们,我身边路遇的一切与你,就这样神奇地发生联接。

尤其是那些常常被忽视的“好久不见”的事物,那些本就存在的美好,它们该如何感激,如何欢喜,这一份迟到的发现、珍视与发自内心的欣悦。又或者,它们依然“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不说话”,但,从此,石头也会“露出善良的牙齿”,编织的小船也可以“横渡世界”……

肖培东老师说:“光的源头呢,就是那颗感恩的生命的心。”

是的,一切都在这颗心里。

从未见过,从未亲眼所见,一颗好的心带来一个如此美丽的世界。不,不是带来,是唤醒,是神奇的手在推动,在招引,然后你的心整个就跟着跌进去沉进去陷进去,毫无保留,然后那被遮蔽的愧疚不安感动震颤就如春草般一点点冒出来,眼看着蔓延、铺展、长高、蓬蓬勃勃,直至漫山遍野,不管不顾……

华兹华斯说:“大地再没有比这儿更美的风貌……我何尝见过、感受过这深沉的宁静!”

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世界,可是我见到了。我就站在它的面前,连同我的卑微,我的虔诚,我坚定热切的步履,我愈发饱满丰盈的渴望……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630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405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382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548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853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76评论 1 209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38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50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15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09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3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06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6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7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1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19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22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