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陌上 · 第二十四章 逝者如斯

封面.png

林小言的最后一个学期,没有来学校。

她留在家里照顾手术恢复期的母亲,她觉得自己陪伴父母的时间,或许会随着日后的忙碌越来越少。

但不管冬天多么残酷,春天还是会到来。

没有了林小言的校园生活,对于陆陌青来说是一种煎熬。

他会偶尔抽时间去看望一下林小言,给她们买一些生活用品和必需品,帮忙收拾一下庭院,做一些体力活。

林小言没有再哭过,只是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了。

或许有时候,一件事情就能改变一个人,而这件事在其他人眼里,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


毕业季。

招聘中心总是在周五下午就排起长长的队伍,一个个手捧一叠简历,面色凝重的学生们,仿佛在面临着人生中又一次重大抉择。

这个时候大一大二的学生们总是不能明白他们为何会如此紧张。

陆陌青并没有去招聘中心,他在忙着用自己这些年拍摄的照片,做一个优秀的毕业设计。

陈子雄每天都去闫菲菲的学校一起做毕业设计,连陆陌青都经常打电话骂他重色轻友。

虽然周末的时候陈子雄约他出去拍照的时候,陆陌青也会拒绝,因为他要去林小言家。

在大学生活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也是时候想想自己的未来了。


时光越是美好,就越是短暂。

陆陌青一个人走在河边的小路上,春风依旧,杨柳依旧,陌上依旧,只是人已不再。

林小言没有来,陈子雄没有来,闫菲菲也没有来。

他忽然想起了秦悦希。不知道她现在又过着怎样的生活?

那他自己呢?

他自己未来又要去过什么样的生活?

陆陌青望着河面,忽然呆住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对未来其实并没有什么打算,在学校的这段时间,他除了一直在拍照,好像也没有其他什么爱好和特长。

陈子雄的绘画功夫了得,再加上对构图的理解,去做一个设计师问题不大。

林小言的舞蹈精湛,闫菲菲的口才很强,柴佳还考取了会计证和教师资格证。

好像他们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

陆陌青想来想去,自己或许最擅长的就是摄影了吧。

或许真的可以做一名摄影师。


毕业的时候,最有趣的或许就是毕业合影了。

这一天,满校园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疯狂。

穿着学士服,戴着学士帽的他们,好像狂欢节一样,在镜头前面尽情的跳跃着,呐喊着,疯狂着。

这一刻,没有人在意男女之阂,他们尽情拥抱在一起,互相诉说着未来的打算。

这个日子如果有谁不来参加,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林小言并不想做傻子,她虽然一直没怎么说话,但还是带着微笑把合照都拍完了。

陆陌青、陈子雄和柴佳紧紧拥抱着合影,林小言就握着双手站在他们旁边。

陈子雄对陆陌青说:“时间好快,感觉一眨眼就毕业了。”

柴佳摇头晃脑地说:“子曰,逝者如斯夫……”

陆陌青打了一下她的脑袋。

“别拽词儿了就,话说你们有什么打算,毕业后?”

陈子雄说:“我找到了一家设计公司做实习,打算先试试这一行适不适合我。菲菲也想在这边找找实习。”

陆陌青说:“你打算在这边找工作了?”

陈子雄说:“嗯,先在这里试试吧,回老家那边,计算机的工作也不是很多。”

柴佳说:“我可能要回老家了。”

“回去结婚啊?”陆陌青笑着说。

“哪有……我父母身体也不好,我打算回去陪陪他们,离他们近一点好。”柴佳说。

“嗯嗯。小言呢?”

林小言抬起头来,微笑着说:“我……还没想好,可能还要照顾母亲一段时间,会先找个工作做着吧。”

陆陌青说:“小言,你的舞蹈一定不要荒废了,未来真的可以出名的!”

陈子雄拍了拍他说:“喂,问了半天,你有什么打算?”

陆陌青挠了挠头说:“我还没想好,我还是挺想做个摄影师的。”

陈子雄说:“你早晚都会成摄影师的,只是毕业之后,总得先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吧?”

陆陌青说:“这个,我还没想好呢。我再看看吧。”


毕业了。

再合群的伙伴,也将各奔东西。

一旦开始工作,相聚的机会就会少之又少。

陆陌青之所以没有想好未来,是因为他没想好他与林小言以后会怎么走。

是相聚,还是别离?

他把林小言拉到一旁。

“小言,我……”陆陌青要问些什么,忽然又感觉噎住了一样。

林小言先开口了。

“陌青,其实有些话,我很想告诉你的。”

陆陌青说:“你说,我听着。”

林小言叹了口气,说:“但我一面对你,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于是,我写了一封信。”

她打开书包,取出一封粉红色的信封,交给陆陌青。

“等我走了,你再看吧。”林小言笑了笑,然后拉着他又向同学那里走去。


陆陌青怀里的这封信,感觉像铁一样重。

他不知道信里会写什么。

或许是幸福的,或许是残酷的,但只要是未知的,陆陌青就无法心安。

甚至有好几次他都想趁去厕所的机会偷偷打开看看。

好不容易,才等到合影结束,他迫不及待的回到宿舍,钻到被窝里,打开手电筒。

粉红色的信封,里面只有一封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信。

陆陌青手指颤抖的展开。

“陌青。”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对你说这些,但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

“我知道自从我分手之后,你对我的陪伴,对我的照顾,包括在父亲去世时对我的安慰,都给予了我最大的帮助,你是一个很温暖,很坦诚,很有担当的男生。”

“我也知道,你一直以来,对我的感情,其实我对你也是有好感的。”

“我甚至一度说服自己,跟你试着在一起。”

“从你平时课堂热心对我辅导课程,到我受伤的时候探望我,从你专心的为我拍照,到为了我而宁愿伤害悦希,这些我都深深记在心里。”

陆陌青的汗珠都流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通常信的开头写一段很美好的话,那么后半段就是转折了。

他忽然没有勇气看下去,或者说,他甚至都能猜测到下面是什么内容。

“但是,我还是不能跟你在一起。”

陆陌青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因为我感觉,本来生活为我亮起的明灯,都熄灭了。父亲的离去,让我的心变得死灰一般,我试着让自己坚强,可是我做不到,我还是个女孩子而已。”

“或者说,至少我现在做不到。”

“我自己的情绪都无法控制,我又怎么去跟你在一起?我又怎么能处理好我们之间的感情?”

“所以我想了好久,我决定与你离别。”

“或许我们以后,不会再相见,或许我们相见的时候,已经变成流年往事,但这样也许是放过彼此,给彼此一个重生的机会。”

“陌青,世上的女孩还有很多,我其实并不算是个很好的女孩,我真心希望,你可以放下过去,去寻找属于你的未来。”

“不管以后是否相见,希望我们都永远拥有当下这般感情。”

“林小言,此致。”

查看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