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奉俊昊对贫与富的思索


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拿下戛纳的金棕榈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新闻了,这部得到评审团全票认可的作品昨天(5月30日)在韩国揭开了面纱。有关这部电影拿下金棕榈,许多人给出了不同的解读,其中包括“是给韩国100年电影史的礼物”、“在文艺片为中心的欧洲,类型片发起了反击”、“戛纳再次瞩目‘贫富差距’问题”等等。无论是那个角度,这部作品的诞生都在这个时间点、这个环境中非常恰当,或许运气也真的是实力的一种吧。

 


1 | 奉俊昊

如果单论导演的功底,奉真的比朴赞郁等一众韩国导演更优秀吗?大多数人可能会犹豫,甚至给出否定的观点。朴赞郁是备受韩国本国人,乃至海外制片人们的喜爱的导演,他懂得观众们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也知道如何让片子变得更加完美。他的这种智慧,有时候是‘睿智’,有时候又是‘狡猾’,但即便狡猾也会让人爱不释手。

 

而有人又拿出去年李沧东的《燃烧》进行比较,它也是讨论贫富差距问题的作品,但无论是题材还是形式,乃至近期韩国与国际的形势,这两部电影根本不能进行横向比较。当然,我们可以在《燃烧》中看到的是李沧东的诗意,他的文学性,但成也这“文学”,败也这“文学”。本来抽象的文学变具象化为影像时,它的“隐喻”变得不够隐喻。

 


《燃烧》最难读懂的可能就在于它寓意过于明显,可‘隐喻’们却在拼命地遮住观众的眼睛。这很容易令观众觉得导演在故作深沉,当然,这也会给观众更多思考与想象的余地。作为作者型的导演,李沧东独特之处应该在于,他会给摄影导演和灯光导演等人一个“意象”,而不是要求一个“具象”,这些意象的堆砌不断地丰富着他的作品,让李沧东宛如一个诗人般在影片内外吟唱。

 

那奉俊昊呢?他的独特之处在于他的作品们都极具奇幻色彩,汉江中跑出的怪物、超级猪猪玉子等在韩国其他电影中根本找不到类似的怪兽形象。就连现实题材的《杀人回忆》和《母亲》也都蒙着一层若隐若现的“梦境”,是在做梦,还是在发疯?


 

这种强烈的个人色彩在《寄生虫》中也被延续了下来。他是出了名的“奉细节”,他会在自己的iPad里绘制非常多的草图用于参考,电影中的每一处场景的设置都是精心设计过的,他希望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就能想象出场景中的味道和氛围。根据他本人的证词,这部电影高额的制作费用中一半以上都用在了美术上。值得瞩目的是,基泽(宋康昊饰)和朴社长(李善均 饰)两家和周边的环境都是搭建起来的场景,并配合CG技术才完成的,场景的完成度之高,令戛纳的评审们也信以为真 。


奉俊昊导演出身社会学,对社会问题与社会现象有着敏锐的嗅觉,即便作品蒙着奇幻色彩,其内核也绝对是直击当下热门社会话题的。而且作为一名进步阵营的导演,经常为劳动人民、低收入人群伸张正义。就在韩国国内就工作时长和薪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在“加班”是常态的影视行业里,他却坚持“八小时工作制”,绝对不允许出现“加班”的现象。这戏里戏外对社会的思考、对贫富的考量、对劳动的尊重,以及他所付诸的实际行动都值得被人称赞。

 


2 | 贫与富

作为展现贫富差距的作品,奉俊昊导演为了凸显贫富差距的悬殊,电影中其实精心设计了许多细节。最明显的应该是来自高度的差距,基泽一家住在半地下的房子里,那里常年会在窗前有人大小便,而朴社长住在小坡上的墅里。去基家要不停地下楼梯,而去朴社需要不断地向上爬。种高度的落差在大雨天基泽一家逃出朴社长家的那场戏中更为突出,随着紧张的音效,他们一家人顺着一连好几个楼梯不断向下跑,才终于跑回家……

 


奉俊昊导演自己认为最用心的是通过“阳光”表现出来的贫富落差。基泽一家在半地下的房子里,由于窗户特别小,还是离地面特别近,一天都晒不到多少太阳。相反,朴社长家作为设计大师所设计的房子,超大的落地窗以及窗前的草坪总是充满了阳光。为了加强阳光洒进屋里的效果,同时为了只使用自然光,奉导还是费了不少时间和功夫。这里,贫穷不仅限制了想象力,甚至还在限制享受阳光的权利……

 

还有一个就是“气味”。奉俊昊说气味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同时非常私密且敏感的东西,重要的是气味之间甚至存在着“阶级隔离”。朴社长嫌弃基泽身上的气味,举很多例子想要描述那个气味给自己的妻子,但最终他只能说“偶尔坐地铁的时候就会闻到气味”。换言之,每天坐自驾车的富人夫妻基本上闻不到这个味道,而只能挤公共交通的穷人却因为习惯了这个气味,浑然不知。这就造成了气味的“阶级隔离”,同时也是贫、富的空间隔离所带来的结果。

 


最有趣的大概是片头处基宇(崔宇植 饰)在自己家里拼命地在找信号、蹭Wifi,但当他来到朴社长家里时发现,就算在朴社长家的地下室里手机信号也好的过分。除此之外,还有水也是这部电影中很重要的元素,水总是往低处流,这和上面说的“高度”相辉映,造就了片子后半段基泽家在大雨中淹没的惨状,那种失去家的悲痛也令他们一家人的心境也开始发生了转变。

 


3 | 石头

片头基宇的朋友(朴叙俊 饰)不仅给基宇介绍了去朴社长家做英语辅导的机会,同时还送来了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在朋友家里是块收藏品,它有自己的象征意义和美感,甚至还有招财进宝的寓意。但在基宇妈妈眼中,它真的不如一份吃的来的实际一些。

 


这块石头就在极其突兀的时间点,出现在极其突兀的地方,带来了极其突兀的对话,然后就渐渐地淡出观众们的视野。在观众们开始对它有所忘却时,伴随着剧情不断地反转,这块石头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中来。但它不再是招财进宝的吉祥物,而成为了基宇心中负担的具象,也成为了他发泄恐惧的武器。

 

讽刺的是,这块石头是基宇朋友的爷爷无数收藏品中的一个,在富人家里是个宝贝,可到了穷人家里却成了废石。更可怕的是它的存在反而让基宇明白——自己与富人家多么的格格不入,贫与富的距离之远只会令他窒息。他想终结一切,他无法忍受眼下的一切。到了最后,这块石头被扔进河里,跟周边的石头融为一体,变得甚至一点也不起眼。整个电影看下来,我们看到的虽是一块石头的“陨落”,但实际我们看到的是环境对人、物的影响,更是看到了贫富差距的不可逾越……

 


4 | décalcomanie

《寄生虫》原来的定名是《décalcomanie》(移印画),将料厚涂,然后通过对纸张获得一个称的案,所以原本奉俊昊特强调称”的概念。一家和朴社一家正好都是“爸爸妈妈哥哥妹妹”构的四人家庭,同时还延伸出了个对立的对子——贫富、上下、明暗…… 可唯独没有划分善恶,这部电影中每个人都有可恨之处也有可怜之处,善与恶的框架似乎被奉俊昊导演一拳打碎了。

 


对称并没有止于此,我们还看到基泽一家开始慢慢替代朴社长家的周边人,甚至有点《捉迷藏》的味道。奉俊昊之所以后来选择了《寄生虫》,是因为在韩国在歧视某类人的时候会用“XX虫”,相当于国内的“XX狗”。或许它所映射的就是富人对穷人们的嘲讽,认为他们无用,认为他们在浪费社会资源,认为他们寄生在这个世界中苟延残喘。

 


5 | 寄生虫

所以基泽一家就是标题中的寄生虫吗?这很难一口咬定,或许这里的每个角色都是寄生虫。基泽一家蚕食着朴社长一家,他们是寄生虫;房子的主人都变了,但管家大妈(李静恩饰)却没有变,她盘踞一方、为所欲为,她是寄生虫;朴社长一家作为富人家庭,占用着大量的社会资源,加剧着贫富差距,这才让我们看到了穷人之间的互相残杀,换个角度来看,他们的寄生虫之嫌也是避不开的。再或许,你我都是寄生虫……

 

贫富问题终将提高到社会结构的问题上,贫富差距的加剧已经不是越来越走向不可控的方向,需要从问题的根本去解决。最可怕的莫过于穷人之间为了生存争个你死我活,最终还两败俱伤…… 这个社会得到的也只有无数的哀叹声与愤怒,以及无助和不切实际的幻想。奉俊昊早就在影片中将这些元素分解后再重组起来,构建了这一桩桩光怪陆离的事情。

 


它每次反转都在不断地推高整个影片的氛围,并且逼着我们走进这即将粉身碎骨的惨案中。同时,从海报、预告片,再到电影中的许多细节,不停地为我们投放了大量的烟雾弹,让我们无法猜测后续的剧情。在这里,奉俊昊导演用“喜-恐-悲”三个阶段解构了这部电影。它有恰当的喜剧元素,得益于导演充分利用了演员们(尤其是宋康昊)本身独有的喜剧色彩。它有恐怖元素,影片中间部分开始观众们需要长时间紧绷着神经,因为接下来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故会加剧紧张感。这些略令人瞠目结舌的血腥场面,最终带我们来到“悲”的境界中来,这里的每个角色都那么可怜无助,每段故事都令人揪心怜悯。混乱中的恐惧渐渐消退时,正是这股悲伤把我们拉回现实。

 


喜剧也可以恐怖,恐怖片也可以悲伤,类型片也可以变得文艺,艺术片也可以变得有趣。奉俊昊导演的这部电影,不仅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而且在电影剧情和台词上为我们展现了新的可能性。故事还没结束,据说《寄生虫》不仅会出版相关的书籍,而且已经得到了某美国公司的邀请,有计划改编成电视剧,奉导表示希望借着电视剧再讲一些没讲完的故事。


欢迎到公号“来之电影”说说你的感受

合作&投稿:laizhidy@126.com

咨询客服VX:115610220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