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未来简史》——写在第一幕之前(前言)

96
王小元
2017.04.23 19:09* 字数 2328
HomoDeus_Yuval-Noah-Harari_WAS5I_1200x0.png

拆书初衷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4月23),且近日时间充裕,可以去研读一些自己一直感兴趣但无时间阅读的书。遂拿起了今年初购买的一本极富盛名的著作。大家可能略有耳闻,没错就是《未来简史》,后文简称“简史”。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近些年在全球火得一塌糊涂,自然得去拜读一下作者的著作。第一遍粗读“简史”,每读一章,都由衷地感慨作者学识造诣之广。作为一个通才式学者,赫拉利在历史学,生物学,哲学,宗教学,经济学,心理学,动物学,甚至是科学的深入理解都是常人难以触及。所有对历史的求证和故事的隐喻,既是为了佐证历史,分析起因和结果,也是为了推翻历史,剖析历史之下的“冰山”。回顾自己在初高中所学的历史课本以及其它古近代史,以及其对后世影响的结论,放在本书中立马相形见拙。

思考和生活

在当下,如果你想搞一个活动,把世界上最有思想和权势的人聚合在一起,透过他们的势能去看待趋势和未来。没有什么会比“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革命4.0”等更能吸引眼球的字眼。上一次中国的精英们,在凯文凯利的《失控》和《必然》中找到了些许答案。再美好的对未来的洞察,都扛不住现代人的审美疲劳。“简史”接过了这面旗帜,在美国Amazon上,Homo Deus英文版要2017年2月21日才首发,而在中国,得益于各科技圈和忽悠届的共同努力,罗胖跨年演讲的第二天我就下单购买了这本书。

学史以“自由”

科技乐观派认为科技进步使生活变好,而悲观派则相信人工智能必将统治世界,气候变化,贫富差距等终将成为灾难,但这些观点在作者眼里却不够给本书的前言作背景。真正的历史无法预测未来,因为未来从未被准确预知,世上没有“必然”一说,所有的结果都是偶然事件在时间长河下长期的积累所致。就如同欧美中产阶级人人都喜欢在家门口前修建一片草坪这个习惯的由来。草坪是脸面和象征,来源于对工业革命之前的欧洲贵族来说草坪甚至是阶层和身份的象征(毕竟,谁会觉得整天维护一片纯靠人力,占据土地,且不能用作耕作草地的人是一个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呢),于是在欧美洲的富人区,你大可凭借他们家修剪草坪的频率来判断这家人目前处境好不好了。是的,因为历史的崇拜才有了今天的习惯,而中国人喜欢庭院,宅门,养两颗桃花树,也不是不无渊源的。

学习历史的最大作用,是让我们的思想更加自由,而不是束缚。

我们从小受到教育,学习历史是为了相信历史的唯一性和确定性,中国人民战胜日寇侵略是让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相继发生;世界大战是错误的,人类和平发展才是世界的主题;各行业不断发展,世界贸易的大潮下,中国经济必定会高速增长。这些历史和今日现状的结合,恰恰是让我们充满干劲,相信未来必然能够实现共产主义。

赫拉利说,我们今天所面对的现实,只不过是这些偶然事件的历史枷锁,没有什么事情是必然的,只要不是自然规律,那么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

三大历史问题

历史上困扰人类的三大问题是饥荒、瘟疫和战争,但到了21世纪,过去十几年间只有1%的人死于战争,核武器带来了恐怖平衡,闹得沸沸扬扬的SARS(非典型性肺炎)也才致死1000人,饥荒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世界上有上亿人在忍饥挨饿,但真正饿死的人不到100万,远远低玉300万胖死的(2014年全球肥胖人群会超过20亿人),更别说死于恐怖袭击的人仅有7700人,而死于糖尿病的却高达150万,更别说每年竟然有80万人“自杀”,部分国家的自杀率相比中世纪提升了不知多少。

全文概括

赫拉利所讲述的内容,借用用万维钢先生的几个观点和我自己所想可以概括为:

  1. 推动社会变革的不是我们对真实现实的认识,而是我们头脑中虚构的现实,也是宗教的力量。
  2. 人文主义和自由主义就是现代世界的宗教,自由意志只是人欲望的集合。
  3. 科学和宗教是一对夫妻,现代人对人文主义的信念越来越强,由此去改造世界和自己。
  4. 学习历史不是为了预测未来,未来有多种可,研习历史恰恰是让我们能多考虑一种可能性,以便在未来真正到来之时能够淡然面对。

历史与连接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经常能听到近些年人们喜欢谈论“凤凰男”,“主播”,“小鲜肉”等词汇。本来这说明阶层在流动,是个好现象。但是有的人就会很痛苦,觉得“我奋斗了十八年不是为了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有的人会憎恨父母,厌恶命运,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历史,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历史环境下的“偶然产物”,大环境趋势利好的情况下更无需如此愤世嫉俗,反而更有可能冲出身份的牢笼,不那么猥琐。

所以,《未来简史》的意义并不是在于告诉我们历史会往哪一个方向走,而是告诉我们去了解历史后,就能想想未来的多种可能性,让历史有机会向着不一样的方向走。所以本书所讲,不是预测未来,而是连接过去与未来。

第一幕,即将开始

在影片和历史中有一个很著名的法则叫做“契科夫法则”(Chekhov Law),意思即,在第一幕中出现的枪,在第三幕中必然会发射。比如,在一部影片的开头,镜头扫过墙上的一把枪,在影片结束的时候一定会发挥作用。

但纵观现代历史,第一幕中出现的枪(暗指核武器),却自世界大战后再也没有发射过。或许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有许多炸弹和危险物品被束之高阁,许多导弹无用武之地。所以真正哪天这些法则重现时,也只是人类自己的错,而不是所谓的天命。

本书对宗教,意志,自由主义,科学甚至人工智能均有研讨,并且提出了诸如“意义的网”和“万物之网”等理论,以及对“数据”的独到看法,不得不说,这是一本能够颠覆一个人三观(哪怕是一个饱经阅历的老手),并且启发人对各领域兴趣的著作。

接下来的时间,我会站在一个一线互联网工作者和历史、科技、电影和文学爱好者的视角,去解读和剖析这本书。但是我并不知道需要写几篇,因为本书的脉络在我看来有一些跳跃性,不过我会尽我所能去剖析和理解本书的精华内容。希望能为没有读过本书的读者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启发!

Valar Morghulis,Valar Dohaeris.(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须侍奉)

拆解《未来简史》——对抗死亡的力量(第Ⅰ幕)

一起拆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