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之旅

懂越多就越像这世界的孤儿,走越远就越明白世界本是孤儿院。

                                                                                                                                                                                                        -韩寒

一个人坐在宿舍,不知怎得,突然就想起这句话了。借着这安静的气氛,我决定写点什么。

今年春节前夕,我在整理房间的时候,翻出了少年时的一些物件,这些物件在青春剧里被称作青春的回忆。看多了青春剧的我多少也带些脑残的气息。所以,我收拾了一下自己文艺的心情,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几乎看遍了所有的书信以及日记。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每一个同一时期,我都会有两本日记,一本充满正能量,一本写满了莫名的情绪。至于,那本正能量的日记,我看了一点就觉得恶心。而另一本,我却从头看到了底。

正能量的日记是要给老师批阅的,而另一本不过是一个情绪宣泄的通道而已。放到今天,我厌恶那些不是出自我本心的话出自我的笔,而放到过去,我真的就不会做同样的选择?我觉得不见得。

今天我所做的一些事情,依旧可以找到当年做法的痕迹。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我会想我其实有两个自己,一个给别人看,一个只是活给自己。他们之间此消彼长,绝无平衡。这也就是为什么对于同样一件事,我此时和那时会有截然相反的应对方式。或许一开始,真实的自己要求我说出了不,事后想到由此被孤立的种种情景,而下次再面对相同事情的时候,很爽快的说句:好啊。好啊,这样皆大欢喜。

然而,我厌恶这样的自己,正如恶心那本正能量的日记。所以,我曾一度尝试将那带着面具的自己打垮,但最终我都选择了放弃。因为我很明白那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我也承认自己还没做好承担这种后果的准备。然而我一直都在尝试,尝试着接受这场孤独之旅的邀约。

刚答完辩的那几天,我就想写点什么来给这精彩的四年生活做一次告别。某天下午,我坐在桌子前,硬是一个字都没有打出。

要来北京的那天,我决定去见一个人,做一次坦诚的告别。后来我想了很久,还是带着我的心事踏上了北漂的列车。

 此刻,我在北京的出租屋里,想起韩寒的那句话,在这里写下:人生本就是一场孤独之旅,过客,无需告别。归人,无需告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