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我生活在这座江南小城,每天两点线的上班下班。用我同学的话说,是我太专注了,一直生活在那两个点之间,规定的时间离开家门,到点后回家。连单位经常要统计的疫情期间涉疫人员情况表,也没有机会让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我很少远行。到不是我觉得喜欢这种单调的职业生涯,我愿意成为这样上班族,至少能保证我的衣食无忧。

每天必经的天鹤公园,成了我上班前的旅游景点。在天鹤公园,我总会遇见最多的都是老年人,他们穿着厚重的衣服,穿着跑步鞋,在那里以各种方式锻炼,我会与他们擦肩而过,而我,多少次闪过后,也即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就像我身边的这些树,我觉得自己像一株稀稀落落的中年植物,北风一吹树叶吓得变了色,由绿转黄转红,最后必定是成为一棵光秃秃的树,骨瘦嶙峋的。

其实,在清晨我总是脑子感觉不在线,懵懂的,但,每次看到那些老年人,我觉得他们是我生命中的未来,我也即将重复的他们的生活,平淡的乏味的沉闷的,大多人都是样的吧,不折腾。生活是随波逐流,坐看门前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

今天,一测消息,让我惊到了,我仿佛能听到一声巨响,多么响亮,如有人忍不防,在我耳边放了一个炮仗,我惊到了。

我们单位的一位退休工人小明,他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后,碰上了初恋的女同学,恰巧女同学单身了,他回家就跟老婆离婚了,净身出户,跟初恋女同学闪婚了。

关键是,他跟自己的老婆也是同学,只不过,老婆是初中,现在的这位是高中。

他的老婆也是我单位的,是一位性格直爽,活泼开朗的人,而这位小明,一直是谨小慎微的,是一位十分沉闷之人,他和老婆育有一儿一女,且都已结婚生子了。

就这么一位60多岁的沉默寡言的老头,为了初恋,却不顾一切地与自己的结发妻子离婚了。

我眼睛立即出现小明的形象,就是一堆的黑白照片的样子,一辈子在单位,平淡无奇,不声不响的,却怎么突然就,有了如此惊人之举。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都说老房子着火,无可救药,这,一种感情的燃烧,如烈焰。

古人说过一句话,见怪不怪,其怪必败。其实,现实生活中,这种事,太多了。

今天在天鹤公园,碰到了一位过去的老同事,他告诉我这个消息后。直到现在,我感觉我的眼前,硝烟还没来得及散尽,沉闷的炮声刚刚过去。小明的形象不断在我脑海里闪回。小明穿着脏兮兮的土豆色工作服,面无表情地独自一人,有时,我看到他,也会朝他笑笑。他曾经当过我的领导,我进单位的时候,他刚刚生儿子,仿佛是蛮开心的模样。他的老婆是后来看见过,穿着连衣裙,身体很苗条。

听说小明在家是没有言语的闷葫芦,但他在单位,到是混得还行,应该是有能力的人吧。但,绝不是一个做事随心,放纵不羁的人。

我很难想像这么一个人,居然灵魂深处,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心,他风风火火还是失魂落魄的地回家,平静地,还是理直气壮地跟老婆说,我要跟你离婚。

而他的爆脾气老婆,当时是何反映呢?

小明活出自我了,忽如一夜梨花开,千朵万朵梨花齐齐怒放。

我又想起大师说的,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因果。

我不会写小说,也许小说的人物,可以随意发挥,我会走过去,与小明打个招呼,采访一下他,问问他的感想。

我总觉得,爱情是小男生小女生的,他们的脸上闪动着光洁的笑容。而,两个白发苍苍的人的恋爱,会是什么样呢?

现在,我们生活得平静,和和美美,亦无风雨亦无晴,不好吗?

于是我又想,我们都生活在无尽的忧伤中吗。小明和他原来的老婆都是退休多年的人了,都是行走在老去的行列,儿女儿们正在青葱,不应该给儿女一个榜样吗。

走过春暖花开,走过烈日炎夏,走过凛冽秋风,到了冰雪严寒的季节,两个人,不应该抱团取暖吗?

多少人是为自己而活的呢?我觉得我们就像一粒被风吹来吹去的草籽,就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在风里飘荡,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已的。

我不再去想像了。

记得有位作家说的:人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其实我们真的不用搞的太明白。依本心,求安心,这样活着就已经足够了。

看着公园里锻炼的一群老头老太,大部份人都是面无表情目光呆板的,他们都是经历过人间悲欢的,但,此时此刻,他们的脚步是从容的缓和的。我总是觉得他们把的所有年轻时的梦,都埋在了旧时光的光影里了。

这是一群走过很多路的老年人了,他们一步步走过去,又一步步走过来,每一步,都是各自的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