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凭性情,月圆在冲突

《那年花开月正圆》热播,已经有日子了。《那年》花开,没有“明日黄花蝶也愁”的落寞,只有荧屏上下一派花好月圆的乐呵,缘何?

历史大戏的题材,提吊着观众胃口。

泾阳安吴堡吴家东院,由家道中落而后复兴、繁盛,历史故事遐迩闻名,本身就引人关注,诱人探寻。这种家道的中兴、发达,由旧时代一般足不出户的女主人来完成,就更具浓厚的传奇色彩。承续《甄嬛传》、《芈月传》等同类历史人物故事传递的热度,依托真实历史人物的题材选择,已经构建起《那年花开月正圆》历史大戏的气派。即使不由孙俪主演,这种对历史“女主”演绎热度的承续、借势,也是存在的。

女主角的收视担当,牵引着观众视线。

说孙俪为收视率担当,在近年娱乐界,恐怕没人会否认。天生的观众缘、出色的演技、过人的努力,造就了孙俪出道之后的一路飙红。清纯的“玉观音”,多少人还在念念不忘,猛不丁,权谋过人的“小主”、“娘娘”,又把人亮瞎了眼睛。总有些铁杆粉丝,总在等待着,看看孙俪还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那年》花开,有观众热捧,也就不足为怪了。

花开凭性情,性格决定命运。

真实的历史人物,今人多半只能从概念化的标签上,寻得一些认识。机械重述有限的历史资料,我们能得到的,多半也只是平面化的历史人物形象。影视作品,人物得要活起来,人物性格的塑造就得脑洞大开。

《那年》的女主角周莹,作为以巨大勇气率领家族复兴的女中豪杰,显然具有思想的开明,这才可能有突破传统桎梏的勇气,突破旧时代赋予女性的角色定位;显然具有思维的开放,才能在家族的困境中创新经营,起死回生。她的开拓精神、创新理念,显然超过了多数同时代人。某种意义上说,她的气质上,是更具男儿性的,或者说是具有江湖气的。这种气质、性格,成就了周莹。

作为电视剧,也必须把主人公这种性格、气质,充分表现出来。这样,我们才可能得到一个立体的周莹,一个活灵活现的、有血有肉的周莹。人物形象之花,只有在入情入理的性情演绎之中,在淋漓尽致的性格展示之中,才能够美丽绽放。正因为此,电视剧中的周莹,就由历史上真实的大家闺秀,变成了有江湖经历、由丫鬟而少奶奶的角色。这是一个更加贴近观众认知的角色,也是一个更能够展示历史人物周莹性格本质特征的角色。

月圆在冲突,曲折铸就圆满。

人物形象、戏剧冲突,都是关系作品成败的关键因素。《那年》一开场,戏剧冲突便一波接着一波,可谓好戏连台。

冲突,既出自性格因素,也出自身份、角色、事务因素;既来自家人,也来自敌人。与沈星移这个既是敌人、对手,又是痴心爱恋她一生的“情人”,发生的冲突更是难以尽数。都知道,历史上的周莹,并没有同什么沈星移产生交集,其对手中,也没有什么沈家。《那年》凭空冒出的沈家,确实让剧情增色不少。

随着剧情的演进,正是各种各样的冲突,让人物的性格、形象立起来、活起来了,让人物的命运始终抓牢了观众。历史上的周莹,在生活的曲折冲突中,赢得了花好月圆。《那年》中,周莹仍然是依靠曲折的、富有传奇色彩的剧情,赢得了花好月圆。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