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来越不喜欢樊胜美了。

在欢乐颂里,樊胜美有这几个标签,虚荣,拜金。

说实话,樊胜美很美,又会打扮,在外企工作,情商很高,很懂得与人交往,又热心仗义懂得关心人。综合起来,她很迷人。

但是,她很虚荣,为了这点虚荣,她装自己经济能力不错,并一心想找个有钱人嫁掉。

纵然她貌美如花,有品有料,仗义又真诚,但还是不够喜欢。总觉得她对寄生虫哥嫂太纵容,对重男轻女爸妈太软弱,对男朋友王柏川百般索取,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别人身上。

她试图反抗这悲剧的人生,可是没有用,只能默默接受。

樊胜美穷怕了,被家里人纠缠怕了,她极度没有安全感,极其需要归属感,但是她在爱情里太自私又太作。

她惶恐,“女人过了30岁,需要的是安稳。大龄少女无权谈恋爱,只能谈对象。”

她以为看清楚了爱情的本质,可是还是在爱情里受伤。


原生家庭带给樊胜美的影响太大了,身在男权的家庭里,她是最受伤害的那个人。并且,她慢慢地在变成那个欺负最亲的人、不断索取的母亲样子。

她妈不断地向自己索取,于是她不断地向王柏川索取;她妈大事小事依赖自己,于是她大事小事依赖王柏川;她妈总怪她心太狠,而她也总嫌王柏川挣钱少、没担当。

她一味的要求,他一味的纵容,所以就算她动不动就管他要房要车,逼着他去做生意、努力挣钱,他虽然尴尬,却都尽己所能的在做着。她家里的事情,他没那么大能力解决,却也总是在替她出谋划策。

樊胜美遇到王柏川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很幸运,就连曲连杰这个败家子都知道,樊家是个无底洞,一般人娶不起。

最可惜的是,樊胜美太没有自我了。她意识到自己挣不来房和车,所以只能靠男人。她意识到解决不了家庭矛盾,所以只能靠男人。


安迪一语中的,她评价樊胜美:

一个人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她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其实她完全可以利用周末,下班的时间投资自己,给自己充电,可是她却把这些时间都浪费在约会,逛街购物上面。反过头来,却又怪王柏川不努力,可是你自己呢?

其实,樊胜美的悲剧,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自己造成的,如果她能够做事果断一点,哪怕只有曲筱绡的三分之一,那也比现在好过的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