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红颜 | 褒姒:一笑倾国,美丽是原罪?

0.787字数 3371阅读 1532

文 | 风的衣裳

狼烟起 江山北望

龙旗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马蹄南去 人北望

人北望 草青黄 尘飞扬

这首《精忠报国》描写了狼烟四起,战马嘶鸣的战争场面,读来让人血脉偾张。

烽火,古时用于战争报警,看到狼烟起,各路人马便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本来是极其严肃的事情,但倘若跟玩笑扯上了关系,就注定不好笑了。

可是,历史上就偏偏有人上演了一出“烽火戏诸侯”的戏码,当然,代价是巨大的,直接导致了西周灭亡。

今天的主角是西周末代君主周幽王和他的王后褒姒。

似乎每一个亡国之君背后都有一个“败家”的红颜,而后世对红颜的指责比对亡国的君主更为严苛。似乎红颜天生就是祸水,是专门用来祸害朝政的。

夏有妺喜、商有妲己,周有褒姒。

妺喜、妲己、褒姒,都是历史上有名的绝世红颜,据说在各自所在的时空里都是天下第一美人。而她们进宫的原因都是因为战败国的进献。所不同的是,妺喜和妲己都是公主,而褒姒不是公主,是一个弃儿。

妺喜和妲己,传说一个是“狼精”,一个是“狐狸精”。而褒姒,身世更为离奇。《史记》和《国语》等多种史料记载,距周千年前的夏桀王朝,两条龙从天而降,自称褒国先君。惊骇的夏王问占后,收集了龙的唾液,虔诚地珍存于盒子里。

历经朝代更迭,这宝物传到了周厉王时期。厉王忍不住好奇,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的魔盒”。龙的唾液精华幻化成一只玄鼋,玄鼋在宫里招摇爬行,不巧撞见了一名六七岁的小宫女。这名宫女在十五岁那年无夫而孕,孕育了四十年方才生下一个女孩。惊慌中,宫女将孩子弃于宫外的河中,被一对路过的姒姓夫妇救起抚养。

后来一家三口辗转来到褒国,女孩起名褒姒。

史籍中关于这段记录大同小异,但对于褒姒的身世来历的描写却是相同的。

悠悠十几载,褒姒长成了美女。周幽王攻打褒国,褒献出美女褒姒。《东周列国志》这样描写褒姒的美:“目秀眉清,唇红齿白,发挽乌云,指排削玉。”这样的褒姒,幽王一见便痴迷不已。

褒姒入宫不久给幽王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伯服,母子皆受宠。幽王被褒姒迷得神魂颠倒,废除了之前的王后申氏和太子宜臼,改立褒姒为王后,伯服为太子。本以为这是家事,不想却为日后灭亡埋下祸根。因为申氏的父亲是强悍的申侯。

褒姒美则美矣,却是个冰美人,生性不喜言笑。她是周幽王心尖上的女人,为了哄褒姒开心,幽王想尽了办法。他悬赏千金征集让褒姒展颜一笑的方法。

他的宠臣虢石父出了个点燃烽火的“妙招”,现在听起来很可笑,这能有什么作用呢?可是,偏偏周幽王就听了,于是,在骊山烽火台燃起了烽火。狼烟四起,各诸侯国看到军情报警,赶忙从四面八方聚齐来营救。

褒姒在城墙上看到城下人马列阵的样子,果真开心地笑了,这一笑灿若桃李,柔软地碰触着幽王的心。也从此,幽王便把点燃烽火当成了逗褒姒开心的不二法门。

幽王开心了,褒姒开心了,虢石父得了赏赐也开心了,但是诸侯们却不开心了。幽王这明摆着是戏弄他们嘛,于是心生怨恨,渐渐地就不来了。

这便是历史上“千金难买一笑”和“烽火戏诸侯”的典故。

不知真相是否如此,包括《史记》在内的诸多史籍都这样记载。其实,现在想想,周幽王也真是多余,褒姒生来不喜欢笑,不笑也没遮挡她的美,为什么非得笑呢?

褒姒不笑也许有自身的原因。她是孤儿,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养父母也为生计奔波。虽然被当做礼物献给幽王,可这也许并不为她所愿。更或者她在褒国或许有心上人呢?

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陪王伴驾,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要用笑来取悦君王。这样一想,褒姒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美人,可偏偏遇上周幽王这个死脑筋——你不取悦我,那我取悦你!

要说这幽王也是一个情种,为了心爱的女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简直到了丧心病狂、不可救药的地步。作为一个君王焉能不知烽火之于王室的重要性?军国大事岂是儿戏?

宠妻没错,却不能没有原则。就凭这一点,就可以认定他是一个昏庸至极的君王,这样的君王何以治理国家!所以西周不是败在褒姒手里,而是败在周幽王自己手里。

前太子宜臼因为被废怀恨在心,就跑去外公家诉苦。申侯本来就为女儿被废一事来火呢,听宜臼说起周幽王的种种不堪,更是火冒三丈。于是,便勾结缯国和犬戎对周发起进攻。

周幽王再次燃起烽火告急,各诸侯因两次三番被周幽王以烽火戏弄,以为这次又是幽王和褒姒在闹着玩,就没出兵。幽王军队久已没有操练,溃不成军。幽王带着褒姒和伯服步步后退,到了骊山附近,被犬戎士兵追上。

幽王和伯服被杀死,而褒姒因容颜美丽,被掳。幽王终于喝到了自酿的苦酒,不知临死是否有所醒悟,只是悔之晚矣。

西周灭亡。

申侯为了一己私利,勾结外族对周朝侵略,自己也没占到便宜,反而将周朝推进万劫不复的境地。犬戎是游牧民族,凶狠野蛮,一直觊觎中原的大好河山。

骊山一战,犬戎抢占中原大片土地,从而更加强劲,以后更是屡屡犯境,一度成为华夏民族的大敌。在这一点上,申侯也成为历史的罪人。

犬戎走后,宜臼回来即位。都城镐京在犬戎的烧杀抢掠下,只剩断壁残垣,昔日的繁华早已不复存在。无奈之下,宜臼迁都洛邑,史称东周。

褒姒被掳之后,生死不明,这个“一笑千金”的最美王后最终化作了历史的尘埃,成为被人唾骂的妖精和祸水。

其实,褒姒没有像妲己一样去祸害臣民,她的“罪过”只是不爱笑而已,可如果她天生爱笑,周幽王就不会成为亡国之君吗?也许,会有更多脑残的“金点子”被他给征集出来呢。

一个君王,不思社稷,整天为了取悦妃子做出荒唐可笑之事,这样的君王要他何用?亡国是迟早的事情,只是他亡国,连带着褒姒成了千古罪人。更是从此开启了诸侯争霸,天下战火纷飞的春秋战国时代。

褒姒身世可怜,本已不幸,又被当做筹码献给幽王,这都非己所愿,不笑是正常的。如果“烽火戏诸侯”一事真的存在,一个不懂国事,也没见过世面的女子见了这样宏大的场面,人马来来去去,似走马灯一般,笑也是正常的。

因为这,就说褒姒是祸国妖姬,我觉得那些士大夫不但是苛责,更是对女性的轻贱和污蔑。因为昏庸的是君王,自己不知作为君王的责任吗?

可是,往往在历史上,亡国之君反而比那个“红颜祸水”更容易被人原谅,反倒像是他受了害一般,这是什么道理啊!依我看,正是因为有了夏桀、商纣这样耽于玩乐、横征暴敛的残暴之君,才会有妺喜、妲己这样骄奢淫逸、心狠手辣的所谓祸世妖姬。也正是因为有了周幽王这样不为苍生、荒于朝政的昏庸之王,才会有褒姒这样不知国事艰辛、懵懂无知的亡国之后。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经历了千秋百代,演绎着爱恨情仇。纷纷扰扰的前尘往事,林林总总的红粉佳人,在风雨飘摇的年代,成了封建士大夫和史官们口诛笔伐的魅惑妖姬。

男权统治下的社会,女子没有评辩的机会。即便在《聊斋》里,那些冤死的灵魂也只能化为厉鬼为自己讨回公道,却也往往冒着不入轮回的恐吓和惩罚。有很多人也许死了都没有翻身的机会,所以很多的沉冤往事都如尘埃一般最终消失在历史烟云之中。我们只能从故纸堆里捡拾起一段段泛黄的文字,听它们诉说遥远的年代那些遥远的红颜们的悲欢。

倾国倾城的容颜之下,是一颗颗或骄傲或卑微、或狠毒或温婉的心,无情的是战火和刀剑,又岂是一个女子所能随意左右的?

褒姒的美让周幽王痴迷,褒姒的冷,要么是笑点高,要么是推拒的理由,而周幽王为了迎合褒姒所做的荒唐举动,造成亡国,自己被杀不说,也使得褒姒被掳,下落不明。她的身影是消失了,可是关于身后的各种咒骂却从未停息过。

其实,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从小被弃,被人买卖,献于王室,哪一样是她自己可以选择的?之所以在两千多年以后还被人津津乐道地品评,只是缘于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一个千金难买的笑,一个烽火戏诸侯的典故,更有一个改变了历史进程的结局。而始作俑者却是幽王的昏庸及无知和虢石父等人的愚蠢及谄媚。

拨开历史的迷雾,我想努力看清真相,那一段段往事,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的蛛网之下,是一堆断了线的珠子,捡拾起来,拂去尘埃,每一颗都闪亮得足以穿透人心。

每一颗珠子上都有一段或美丽或悲伤的故事,它仿佛在说,红颜祸水之说不过是一种逃避,倾世的美丽又怎能是一种罪过?

本文为风的衣裳原创,拒绝不署原创作者名称的转载,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取授权。谢谢!

近期文章:醉美红颜 -- 妲己:我不是狐狸精,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

醉美红颜 -- 妺喜:我与夏桀这一世孽缘,不负红尘却负了自己!

醉美红颜 -- 西施VS郑旦:春秋时期一对最美间谍姐妹花

醉美红颜 -- 宣姜 :背负两千多年的淫乱之名,谁能解我心底里的伤?

醉美红颜 -- 李夫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风的衣裳系列红颜故事,请点击文集醉美红颜,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