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故事】生命之树

昨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最寻常的一个夜晚,夜里,我做了无数个梦,其中一个梦最是有趣。我想把它用文字记录下来。

梦里,我走进一片树林,树木高大,像纪录片里展示的巴西雨林一样,树林里弥漫着一层薄薄的烟雾,空气湿润得能挤出水,到处是厚厚的落叶和断裂的枯枝,一些昆虫和节肢动物觅着食,几只松树看见我后老远就躲开了,只有一群排得整整齐齐的切叶蚁还在认真的工作着。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进这片树林?

我的脚下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羊肠小道,周围是一些陌生的野花,正开得灿烂,五颜六色的蝴蝶在花草中间翩翩起舞。我的心无比舒畅、轻松,我仿佛置身于一个新的世界。

天空是蔚蓝色的,白云像西藏的云朵一样漂亮,它们时常在变换模样,组成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图案,像是古老民族的神秘文字。

我的身后,是一条小溪,溪水涓涓而流,几条拇指般大小的鱼成群结伴地游来游去。小溪边,是一排青色的竹篱笆,看上去才修建不久。我迈着轻松的步伐,来到大门外。大门是木质的,闻上去有一股淡淡的松香味。门上雕刻着一条黑色的狗,浑身黑毛,几乎没有一点杂色。它乖巧坐在地上,两条前腿支撑着身体,头微微歪向我。他身材魁梧高大,比我以往见到的萨摩耶还要大上一圈。它身体的肌肉线条十分显眼,看起来孔武有力。它两只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它的目光温和善良,像是在欢迎新主人的到来。

突然,那条黑狗从门上跳了下来,它使劲地摇晃着它那该死的尾巴,我被它弄得莫名奇妙。光是它从门上跳下来这件事就能让我惊掉我的下巴,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我是闯进了某个童话故事里吗?

黑狗慢慢地走近,从小怕狗的我害怕到了极点,以我奔跑的速度,是绝不能跑赢它的。凭借以往的经验,我如果转身背对着它,只会激发它捕猎的兽性。好在它并没有像我印象中的那些恶狗龇牙咧嘴。

黑狗它几步便到了我身前,它先是围着我转了几圈,并不时用它那黑色的鼻子靠近我的小腿嗅探。我满脸大汗,一动不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

被一条狗嗅其实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况且还是一条陌生的狗,好在我的恐惧感完全压倒了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心。我想让它停下,它似乎没有这个意思。我什么时候如此窝囊过,受这样的羞辱?如果它是一只体型较小的狗,我非得用力一脚踢飞它。

你知道我为什么觉得有些生气吗?因为我以前看过一些农村的土狗交配前的场景,就是像黑狗这样围着嗅上一嗅,然后下流地凑到屁股那里再嗅上一嗅。天啊!想到此处,我手臂青筋暴起,嘴里的牙齿咬的嘎吱作响。如果它真那样做了,我打算拼上这条老命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

换一个角度想,如果那条黑狗换一种存在方式就好了,比如变成《聊斋》里的一个漂亮女鬼,或者变成《西游记》里艳压群芳的孔雀公主,或者变成一个貌相清秀的海螺姑娘,那接下来的故事肯定是另一种风格。

可惜,那是一条公狗,我在嘴里大骂:“它娘的,赶紧用你那两只狗眼好好看看,老子也是公的。”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黑狗趴在我身前,头贴在地上,表示臣服于我。

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我弯下腰,摸摸它的狗头,毛发非常柔顺,我小声打趣道:“这狗是不是偷用了我的洗发水。”此时,近距离我才发现它是真的庞大,站起来估计比我还高,体重应该是我的一点五倍。我暗自庆幸它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我的敌人。

我再次看向那道大门,才发现刚才雕刻黑狗的那扇门旁边还有一扇,那扇门上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如果你够仔细,你会发现,那是一只猫的轮廓,就像有人用力把那只猫生硬地扯了下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已经对这个可能存在的生物有了提防。

黑狗似乎看出了我想进去一探究竟的想法,它朝我点了点头,并疯狂地摇着尾巴,不时回头看我,示意我跟着它。它走在门前,停了下来,它用两只脚贴在门上,并有规律地轻轻叫上两声,门吱呀一声开了。“哇!太神奇了!”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门里是一个小院子,种满了花草,这些花草比鹅卵石路边的花草明显漂亮多了,各种花的颜色和高低都有设计,一眼看去,层次感鲜明,给人一种想立马回归田园生活的冲动。刚才站在竹篱笆外面的我竟然没有看到这里,看来竹篱笆估计也被施了魔法什么的?兴许在这个院子里的某处,藏着一座魔法学院,只是因为被施了隐身魔法,所以看不见。在梦里,一切都有可能。就算出现恐龙和奥特曼,我都不觉得奇怪了。

黑狗在一堆白色的石头前停了下来,这里的石头按照某种文字图案排列,看上去很像我刚才在天空上看见的那些图案。我在心里想:“这些图案难道真的是一种文字。”


黑狗突然说话了:“上面写着——天生万物,地博爱而受之。”黑狗说话并没有让我惊讶,我似乎已经接受了这里的一切。只是我不知道它是怎么会我的语言的?对于这个奇幻的世界,我充满了好奇。


我问黑狗:“请问这是哪里啊?”黑狗停下某种简单的仪式说:“别问,去了你就知道。如果你想安全离开那道大门,最好别知道的太多。”


黑狗四只脚分别站在四个图案上,嘴里念着一些咒语。刹那间,一阵大风忽起,吹起落叶和黄沙,我隐隐看见它的眼睛变得血红,张牙舞爪的,一改它先前温和的模样。我心想:“今天我算是彻底玩完了,可是我还没有讨媳妇啊!”


须臾,风停,落叶和黄沙散去,我们到了另一个地方。我不敢相信,就刚才那么一小会儿,我们竟然到了另一个地方。真是太神奇了。


我的眼前出现了间茅草屋,非常普通的茅草屋,只是看上去刚修不久。黑狗在前面带路,径直走向茅草屋。明明茅草屋就在几米开外,可是我们似乎一直到不了一样。几个小时后,我的腿脚酸痛无比,嘴里干渴难耐。


自从看了黑狗那凶恶的一面后,我说话就小心翼翼的,能不说话绝不说话。可我已经到了实在憋不住的地步了。“茅草屋明明这么近,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呢?”我开口问道。


“茅草屋看起来近是障眼法,主要是为了防止外来的敌人偷袭。我们树族不同,我们的眼睛结构可以轻松破解这种障眼法。”黑狗笑了笑,回答道。


“什么?还有外来敌人?”我忍不住问道。“是啊!这片小树林都是你用想象力创造的,你难道忘了。”


“啊!我创造的,我有这么大本事吗?”我持怀疑态度。


黑狗不再言语,它看起来有些着急,好像在为什么事情而烦躁。


我的身体疲倦到了极点,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到底还有多远啊?”


“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黑狗这次好像没有说谎,茅草屋的确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到了,到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念道。


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我们离茅草屋越近,茅草屋却越变越小,茅草屋的小不是由于距离太远的那种小,而是它本体在变小。


我满脸疑惑,但又不敢再发问了,刚才问问题时,我明显感觉到了黑狗的语气变得不怎么友好了。我想——反正就快到了,等会儿到了一切疑惑都能瞬间解开。要是继续问,惹火它,够我喝一壶的。


终于到了,茅草屋就在黑狗的脚下,变得只有一个苹果般大小,谁能想到一座茅草屋会变得这么小?黑狗埋下头,一口将茅草屋含在嘴里,突然一口吞下。


“这个……”我欲言又止。又累又饿的我,本来以为可以进到茅草屋里大吃大喝一顿,然后我再来几个白衣飘飘的仙女伺候着吃饭。天啊!我美好的期待啊!我真恨自己,这里如果真是我用想象力创造出来的,为什么这里不出现几个神仙姐姐那样的可人儿呢?


我想,一定是那些该死的《四书五经》在作祟,才让我洁身自好,清心寡欲。我气不打一处来,我暗暗发誓,出去后,我要把世界上所有书店里的《四书五经》统统买下来,然后付之一炬。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黑狗的嘴里吐出了一粒种子,闪着光,像一个小太阳,周围燃烧着大火。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因为我感觉到了空气的温度在上升。


那粒种子落在地上,慢慢地陷入了泥土。黑狗突然抓住我的手,不由分说在我的手臂上咬了一口,我毫无防备,我的手臂处传来剧烈的疼痛感,我能感觉到它的獠牙咬进了我的肌肤。


黑狗松开口,深深地伤口里汩汩地冒着血液,血液一颗又一颗地滴下,正好滴在刚才那粒种子那里。过了好一会儿,黑狗用它那粗糙的舌头在我手臂上舔了一下,伤口竟然神奇地愈合了,完全看不出曾经受过伤的痕迹。


我有点明白了,黑狗只是利用我的血液浇灌种子,促使它生根发芽。那粒种子迅速的冒出了嫩芽,黑狗见状,让我赶快骑上它的背。嫩芽以极快的速度变成小树苗,接着成为一棵小树,然后变成参天大树。树根像具有生命似的,在大地上向四面八方疯狂地延伸扩张。


骑在黑狗背上的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黑狗淡淡地说道:“别急,好戏还在后头呢?”树干还在无限生长,枝叶也在向天空疯狂延伸。


这是一棵树吗?你说它是亚马逊森林我都相信。突然,风云大作,电闪雷鸣,哗哗的大雨说下就下。我在心里暗暗叫苦:“我为什么要来遭这份罪呢?”


好在黑狗使用了避雨咒之类的魔法,我们的身体没有被淋到一滴雨。天气说变就变,比小孩子翻脸还快。云开见日,艳阳高照,风清气爽,万里无云。


温暖的阳光下,大树的枝头开满了红色的花朵,六个花瓣,花朵大小有我的脑袋那么大。微风轻轻吹来,我闻到一股馥郁的清香味。


黑狗说道:“这棵树是我们树族的生命之树,而那些花朵谢去后,就会成为一种人形果实,等果实成熟后,到时候都能变成真正的人。”


“你们不是树族吗?为什么要变成人形?”然后我又指了指黑狗,意思是说你现在不是狗的外形吗?为什么你的同族人要以人形存在。


黑狗明白了我的意思。“我本来是人形的,当年我年少无知,被一只猫精灵迷的魂不守舍,不想被它偷去我的真元丹,从此我就只能以一条黑狗的样子出现了。”


我突然想起大门另一扇门上那个猫的轮廓了。


“猫精灵本是我们树族同情它才收留的它,不想它却是打入我们内部的敌人。那是三百七十二年前的一个夜晚,猫精灵破解开了树族所有的屏障、机关和结界,同时又在饮用水的源头投毒,那日,我们几乎全族覆没,无一幸免。上到老人,下到小孩,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有我,因为有事外出,得以幸免。猫精灵临走时,指挥着其它精灵们摘走树上的果实,这种果实对于它们来说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只要吃上一口,就可以随意变换模样。它们甚至能逃出你的的梦,去到现实世界为非作歹。”


“它们摘走果实后,害怕遭到我们的报复,它们砍的砍树枝,放的放火,一场熊熊大火,整整燃烧了三年才结束。好在当时我返回时找到了一粒种子,不然我们树族真的再无出头之日。有了种子还不行,我还需要创造者的血液。所以我经常出入你的梦境,引你来到这个梦里。”


我突然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生命之树的花朵枯萎,一个个小果实初具人形。黑狗说道:“快,外面有人正在强行突破屏障和结界,估计撑不了多久?你再放一些血液滴在树根上,加速果实的生长速度。”


我看黑狗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同时也被它刚才所说的那个故事感动到了。至于它说我曾经创造出了这个梦的国度的这件事情,我已经不愿去探究是否属实了?


被人需要和认可的感觉真好。想想自己在那个现实世界中,活得是多么窝囊。


我咬破指尖,指尖的伤口触碰到树根,我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吸力,我的血液源源不断的被吸走。树上的果实在变大,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大,果实已经由青色变成了黄金色。


我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我的嘴唇发白,我感觉我要死去了。可是生命之树还在贪婪地吸着。


突然一只小花猫以光电般的速度将我带离了生命之树,黑狗见状,突然变成了凶恶的模样,它一个猛扑,奈何没有那只小花猫的敏捷,被轻松躲过。


我的头晕晕沉沉,感觉浑身乏力。可是我的意识还十分清楚。


小花猫开口说道:“你们树族真是无耻,竟然以谎话欺骗我的主人。”听到这样说,我吃力地扭头去看它——可不是吗?这不是我几年前养的那只小花猫吗?只不过,它病死了,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的小花猫,它的身体闪着某种光,像是星星的光忙,一闪一闪的。


从生命之树刚才贪婪的要吸干我的血来看,我更愿意相信我的小花猫。果不其然,黑狗说话了,它大笑道:“创造者吗?他不过是一个呆头呆脑的蠢货。”


小花猫明显被激怒了,大声吼道:“闭嘴。”一阵带着光芒的风吹了过去。黑狗提起前脚,掀起一阵黑色的狂风,轻松化解。


小花猫在我耳旁低声说道:“主人,来不及解释了,树上那些果实快要成熟了,万一等它们都成熟了,我们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让我借用你的身体,打败它,阻止生命之树的疯狂扩张。如果生命之树把这个梦的结界打破,那么你所在的现实世界也会被融入到这个梦里。”


我同意了。小花猫嗖的一下消失在我的身体里了。我瞬间精力充沛,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如鸿毛,动作如风如电。嗖嗖的几下,我窜到了黑狗的身后,抓起它的尾巴,疯狂地甩起来。


黑狗一直试图弯腰回头来咬我,我怎么会给它这个机会。由于小花猫上了我的身体,我的牙齿自然而然的变了。我一口咬住黑狗的脖子,我的牙齿对血液感到极度兴奋,我的嘴竟然忍不住疯狂地吸食着血液。黑狗的脸在扭曲变形,它的身体慢慢变小。它在说道:“小心猫精灵占用你的身体。”


看着黑狗越变越小,我有些于心不忍,想松开嘴,可是小花猫的意识在慢慢地占领我的脑袋。我有些相信黑狗的话了。黑狗嘴里说的猫精灵大概就是指的小花猫。


黑狗终于变成了一张狗皮和一堆骨头,落在地上。此时,生命之树的果实已经有一两个落在了地上。那些果实一落地,立即化成一个鲜活的人。这些人都很强壮,似乎天生就会魔法或者什么高阶法术。


终于,小花猫的意识完全占领了我的身体,我的意识被一座铁牢锁在大脑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此刻,这只我眼中的小花猫,不对,我应该叫它猫精灵,它也变得心狠手辣起来。


它依仗着我的身体,因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创造的,我的身体和精神在这里实际上是不死不灭的。有了我的身体,猫精灵就可以为所欲为,它再无敌手。


落到地上的人纷纷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猫精灵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它在等待机会。突然它变成一道闪电,从那群人的脖子处划过,一颗颗头颅纷纷落地,然后化成一滩黄水沉入泥土中。


一波又一波,这些人无畏生死,他们生来就是战斗的机器,可是在猫精灵的绝对优势下,他们只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生命之树动了,无数条树根从天而降,像长矛一样射向猫精灵。猫精灵有恃无恐,长矛直接在我的身体表面化为粉末。空气中扬起粉尘。


原来这是生命之树的计策,它知道猫精灵对花粉过敏,于是用花粉制作出了这些长矛。猫精灵打着喷嚏,困着我意识的牢笼变得若有若无。此时的猫精灵想必是最虚弱的。


我的意识趁机驱逐猫精灵的意识,我重新掌握了我的身体。我突然想起了我是这里的创造者,意味着我是这里的主宰。


我不忍再看见杀戮,我的手指一弹,猫精灵的身体里突然出现一颗真元丹,火红色的,它急速膨胀,像气球一样,终于,砰的一声,它爆炸了,猫精灵粉身碎骨。生命之树瞬间收缩身体,就像是逆着时间倒退生长。终于,生命之树倒退成了一颗种子,飞进了我嘴里,成了我生命里的第一颗金牙。


我又站在了那条用鹅卵石铺成的羊肠小道上,周围的花草已经枯萎,世界安静得只有死亡和生命。我用想象力努力创造着,可是花草纹丝不动,还是原样。


我用力在自己脸上扭了扭,很痛。我再去看小溪旁的那道大门,门前有一条大黑狗,极其不友好地对我狂叫个不停。看它那个样子,恨不得挣脱铁链来把我吃了。我连忙转身往回走。


走出树林时,我回头看了看树林,有些不舍。突然,我看见一棵树上站着一只小花猫,它正在警惕地看着我,像是在送别我的离去。


天亮了,我的梦醒了。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还是那个我,一切照旧。只是我的右手大拇指指甲上,画着一棵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树上悠闲地趴着一只小花猫,树下拴着一只大黑狗。


后记:不想写了,所以草草收尾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展开自己想象力,继续想下去。


2020年8月14日于内江,竹鸿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