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少安过七夕情人节

孙少安过七夕情人节

已经到了后半夜,孙少安躺在炕上还是睡不着。他翻来覆去,看着从床沿透进来的月光,估摸着有一点多了。他知道今天是个什么节日,在半月前,他就计划着,在七夕这天,给媳妇儿送上一件礼物。因为地里的那几棵庄稼,始终没有落实这项行动。

这时的媳妇儿早已进入了睡梦之中,打起了鼾。少安抚摸着妻子的手,心里甚是难受,自从媳妇嫁给他,他就没让媳妇儿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因为穷苦,大环境背景下,为了生活,他们不得不起早贪黑下地劳动,来赚取那可怜不多的工分,直到现在,他们夫妻俩还借宿在队上饲养牲畜的窑洞里。妻子的这双手,是粗糙的,他仿佛能摸到双手深处的沟壑。想到这里,少安禁不住的哭了。

他缓缓的坐了起来,下了炕。没有一点儿声响,生怕打扰到熟睡中的媳妇儿。他来到了门外的小土堆旁,坐了下来,点上了旱卷烟。他寻思着,明天去石圪节,把地里的几棵老南瓜摘下,卖下几个钱,给秀莲买个什么玩意儿。少安这般想着,便下定了决心,明个儿早点起来,去把地里的南瓜摘下,去石圪节卖下几个钱。在返回院子的路上,甚是开心,看着这路边的月光被擦的光亮光亮,再往那头看过去,仿佛看见了牛郎织女在那儿相会。

少安回了窑,悄悄的上了炕,紧紧的搂着她的媳妇儿便睡下了。

天还蒙蒙亮,少安就出门了,甚是连脸都没有来的及洗。媳妇问他,去哪里哩?少安说,去集上看看,把咱家的那几棵老南瓜卖咯。秀莲哪里知道,这是她善良可爱的丈夫为她去集上买礼物哩。少安很急切,早早的就把南瓜割下,装在蛇皮袋里,借上俊海叔的自行车,就充忙的往石圪节赶去。

这一路上,少安急切而又开心,他已经想象出来,妻子收到他礼物时的喜悦。正想着,就已经来到了石圪节集会上。他看到来这里赶集的人真多,卖点小东西的也真是多。他知道他不是来这儿看热闹风景的。他得赶紧把这南瓜卖下,好拿着这个钱,去给秀莲买件礼物。他寻思着,就在公社窑边上的土堆边上,摆起了摊位,并吆喝着:南瓜,南瓜,又大又甜的南瓜。

从公社那边走过来的是刚从县上办事回来的刘根民,这是少安的中学同学,少安忙打了个照应。只见刘根民从路那边推着自行车缓缓走来,许久未见,两同学相互询问着情况。

“刚回来?”

“是的,刚从县上开会回来,这不,看到你了吗?”

“我在这里卖下几个南瓜,换下几个钱,寻思着给秀莲买个礼物”

“礼物?”

“你看嘛,结婚这么久了,秀莲一直跟着我受苦,我一直没寻着功夫,把这个事给办了,还有,今天不是七夕吗。”

“是啊,好事。我这家里刚好没南瓜烧汤喝了,要不你这么些南瓜,卖给我,咋样?”

“真要?”

“真要,那还能有假。”

“那好,根民,我卖给你便宜些,你看看要哪个?”

“别别,按老价钱卖给我就成,你这么些,我全要了,家里南瓜吃得紧。”

“真勒,你可不能照顾我生意,才敢这么做?”

“好嘞”

少安卖了南瓜,就急冲冲地骑着自行车往门市部赶去。别去晚了,那里该关门了。

他兴冲冲地将自行车锁在了门市部的树下,生怕小偷将它偷了去,卖钱,那他可就亏了。他来到门市部里头,问店里的后生。

“这过七夕节,该送个啥礼物给自己的婆姨?”

后生推荐说:“这个镯子怎样?”说话的同时,就把少安带了过去。

他看着柜台里那些摆放整齐的镯子,甚是美丽好看,有金颜色的,玉的,还有银色的,又看了镯子下面的标价,每个镯子对应的价格都不一样。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这么些个,他哪一个都买不起。他忙问着。

“还有其他的吗?”

后生不可耐烦的说:“有是有,但瞧你这身打扮,生怕你买不起。”

“后生,莫要这般说话,你说说看是个啥吗?”

“木梳”

少安忙跑过去看木梳的价格,摇晃着手里的钱,这他也买不起。

“还有什么?”

后生显然已经不耐烦了,“还有羊肚子头巾”

“多少钱?”

“三块”

他指着那个花色的问“那个多少?”

“那个要贵一点儿,要四块多。”

少安除去卖下南瓜的钱,又添了一些,将那块花色的买了回家。

天已经是晌午十一多了,他得赶紧回家。他将那块花色的头巾小心翼翼的折好,放在纸盒子里,靠在了胸前。便充充忙忙解开了锁,骑上自行车边返回了双水村,他的双腿异常有力,骑得飞快,估计能够赶上县上的拖拉机。我们知道,他这是高兴了,想迫不及待的将那份小礼物送给妻子。

她这样想着,已经骑过了东拉河,来到了哭咽河,他看到他家窑洞上空飘着的炊烟,他知道,他的妻子正在做饭,等着他回家吃饭哩。

他看到他家窑洞上空飘着的炊烟,他知道,他的妻子正在做饭,等着他回家吃饭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提起孙少安,我们首先介绍一下双水村,双水村属于原西县石圪节公社,距离石圪节公社七八里路,中间有罐子村、下山村、石圪...
    沙漠小船阅读 6,532评论 2 4
  • 在老街那条拐弯抹角的青石路上,两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一同读书一同毕业一同顶班进了百货公司站柜台。宝华大秀莲两...
    柳林过客阅读 137评论 0 4
  • 小时候,确切的说是上学读书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常常想到生死问题。一想到自己将来终究会死,就怕得要死。 (一)天外...
    任稀奇阅读 39评论 0 0
  • 在我近乎哀求的情况下,远房表哥终于带我去了那条几乎在记忆里抹去的小河。多年以前,十多岁的我,常常背着外公、外婆,和...
    清风明月冯耀杰阅读 64评论 0 2
  • 早起总喜欢在路边吃一碗肠粉,听店主说肠粉分咸、甜两种,咸肠粉的馅料主要有猪肉、牛肉、虾仁、猪肝等,而甜肠粉的馅料则...
    何家小厨阅读 1,217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