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的点滴,除了爱,再无其他

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

许久未曾在安静的夜里写字了,再次动手,显然有些措手不及。看了世间太多的分分合合,生死离别,我以为自己百毒不侵,甚至有些许的麻木,因为知道大概的剧情和结局,也就失去了过程中追寻的快乐。我从来不曾想过,原来,死亡,真的离我很近。

上周五我的婆婆去世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回想月初我还曾回去看过她,她还能中气十足的喊着我的名字,使唤我,一转身,她就走了。现在的我终于相信,一转身,或许就是一辈子。

参加葬礼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不会哭,因为知道她迟早会离开,而且对于九十一的高龄,随时离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当彩色照片变成黑白,当主持人说送老人最后一程的时候,那一刻所有的思念和不舍喷涌而出,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我想,那一刻的自己是真的相信了,婆婆离开的事实。

看着父亲和其他亲人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样子,我知道,他们也深深的痛着,虽然都深知老人终有一天会离开,却不曾想到离开的那天那么快。姑姑说那天早上准备去看她,有事情耽误了一下,却没想到耽误的那个时间,老人已经走了,未曾给我们留下只言片语,未曾让我们见到她睁着眼睛的最后一面。有的时候,你难过的不是没能好好对她,而是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耽误了最好的陪伴时间。

小的时候,婆婆这个词只存在我的脑海里,直到小学,父亲才不顾众人反对,毅然把她从老家接到云南。开始的开始,我和婆婆都是生疏的对待,我听不懂她说的话,她听不清我说的话,我没有耐心一遍遍的重复,只能高声大喊,天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有多么的可笑。

后来一起生活的很多年,她依旧喊不对我的名字,总是使唤着我,却喊着姐姐的名字。我讨厌,不搭理,不回应,甚至都没有对她都没有对一个外边偶遇的老人那样的耐心,大呼小叫,随口嚷嚷,我以为她同我一样,我们相互讨厌着,却不知一切都是我的小心眼在作祟。我们总是习惯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外人,而把最恶劣的脾气留给了家人,因为我们有恃无恐,因为我们自以为是,因为我们还不懂珍惜。

初中,每天要很早的起床,云南的冬天天亮的很晚,小区里太多的行道树,让我总觉得后背发麻,不敢一个人去坐车上学,婆婆总是先我半个小时起床,给我煮好早餐,喊我洗漱,再送我去坐车,一定要看着我坐上车,跟她说再见的时候,她才会慢慢悠悠一步三回头的走在回家的路上。那个时候,我知道,有些爱,无言。

我以为我对于婆婆的回忆,都是各种不好,却没想到,随着岁月的流逝,哪有什么没有不好,记忆深处的点滴,全都是我们喜欢的样子。

我从不手剥橘子皮,

她剥好橘子,掰开,轻轻放在我的手中。

我不吃肥肉,

她总会把瘦肉夹在我的碗里。

我害怕黑夜,

她总是慢慢走在我的身后。

我总是对她大呼小叫,

她却只记得我依偎在她怀里狼吞虎咽的样子。

我早晨无法到点起床,

她总是我最准时的闹钟。

我睡觉横七竖八,

她总在深夜为我拉上被角

我说,你还好吗?

她说,一切都好。

我说,喜欢给你买的这些吃的吗?

她说,以后别买了,我吃的不多。

我说,你还能自己走吗?

她说,我尽量。

我说,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她说,你是我的孙儿。

我说,我想你。

她却只在我的记忆里微笑。

我说,我爱你。

她却再也没有回应。

大多时候我们总是晚一步,晚一步见面,晚一步送别,晚一步握手,晚一步拥抱,晚一步说爱你,晚一步站在彼此身边,所有的晚一步,终究成了我们错过的后悔。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珍惜,我们总是习惯忽略陪伴在身边的人,可以在外边对着朋友耐心说道,对着领导点头哈腰,对着陌生人保持微笑,却不曾抽出时间陪伴已经双鬓银白的家人。对于爱情,对爱人说着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亲情何尝不是?父母何尝不需要你的陪伴?我未曾成为他们的骄傲,他们却依旧带我如宝。

随着成长,我们要理解他们的言语,知他们的不喜,不过是不想你多花钱,知他们对你说一切都好,不过是不想你担心,知他们说勿念,不过是不想让你分心,知他们所有的所有,全是为你。他们的一颗心,不过就是为了爱你。

在来得及的时候,多陪伴身边的人,在都在的时候,多表达你的爱意,在他们需要或者不需要的时候,一直站在身旁。再见,用力一点。拥抱,用力一点。亲吻,用力一点。对待你爱的和爱你的人,都请用力一点。

我想,她一直从未走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