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我们误会的迪士尼

文/车厘子

迪士尼影片以奇幻类、童话类见长,展示给我们的是一个个充满着魔法、温情、真爱的奇妙世界,正能量满满,令人少女心爆棚,仿佛回到让人整日做梦的童年时代。

但其对“真爱”的演绎一直遭到世人诟病,例如男女主角大多是一见钟情,亲个吻、跳支舞、对个唱就确定对方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向星星许个愿梦想就能成真等等。

这些情况在梦工厂的《怪物史莱克》颠覆了人们对童话的认知后渐渐有了改善。近年来,迪士尼一直在试图突破传统的礼教童话模式,加入更多现实黑暗因素,反而令童话人物更丰满,更立体,例如《冰雪奇缘》、《沉睡魔咒》、《加勒比海盗》、《超能陆战队》等。

细心点你会发现,实际上一直以来,迪士尼的影片就没有回避过现实的残酷和无情,只是他们所营造的美好和梦幻,与我们心中的渴望太过契合。那是我们梦想中的世界,是我们心灵深处的最后一片净土。我们在内心深处是不太愿意它受到打扰和侵蚀的,所以,有时,我们也会刻意忽略迪士尼影片中出现过的现实。

不信?我们逐条看。先从台词说起。


小美人鱼

台词篇

1、关于男人

世间男子都不喜欢唠叨,

他们认为八卦女孩最无聊。

世间女子都奉行惜字如金,

闲话家常就是病!

——《小美人鱼》

男人跟女人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占有她最好的年华,然后像扔掉一只旧手套一样,始乱终弃!

——《小飞侠》


小飞侠

2、关于世界

这是个残酷的世界。这是个万恶的世界。

——《钟楼怪人》

人类世界简直一团糟。

——《小美人鱼》

3、关于过去

你改变不了过去。你说你会一直守护我,可是你没有!

——《狮子王》


狮子王

4、关于孤独

梅格:有时孤独是好事。

海格力斯:什么意思?

梅格:谁都伤害不了你。

——《大力士》

5、关于死亡

谁都难免一死。

——《亚特兰蒂斯:失落的帝国》


亚特兰蒂斯:失落的帝国


6、关于爱

关于爱,你说的那种卿卿我我、情意绵绵的爱,都是幻想。总有一天,你会清醒,然后,发现自己身在真实世界。

——《魔法奇缘》


魔法奇缘

7、关于人性

你们都是骗子,都是贼,跟他父亲一个样!他儿子将来也一样!都较什么劲?你们都那么为所欲为!

——《魔法黑森林》

我这一生,你都在告诉我,世界是个既黑暗又残忍的地方。可现在我看到的惟一黑暗而残忍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钟楼怪人》


海格力斯:小时候,只要能让我跟普通人一样,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梅格:你想变得卑鄙无耻?

——《大力士》


大力士

8、关于自我认知

也许我只是想证明自己不光只会犯错。照镜子时,我多想看到一个有用的人。可是我错了,我什么都没看到。

——《花木兰》


花木兰

我们是虫子!一无是处的虫子!

——《大力士》

9、关于公平

人生就是这么不公平。瞧,我……我就不该觊觎王位,而你……也不该看到明天的光明。

——《狮子王》

10、关于颜值

我深知,即使倾尽全力祈祷,我也感受不到温暖和光明。我这张脸如此丑陋,怎么可能受到天堂之光的青睐?

——《钟楼怪人》(1996)

11、关于离家出走

妈妈是过来人,要听妈妈的话,外面的世界很可怕。妈妈是过来人,你一出去就会有事发生。

——《魔发奇缘》


魔发奇缘

人设篇

1、人物造型

毫不避忌地说,迪士尼早期的童话电影脸谱化倾向严重是相当严重的。一看形象就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好人大多脸部线条柔和圆润,妆容清淡,服饰颜色明亮轻快。而坏人不是尖嘴猴腮,瘦得变态,就是身型庞大,赘肉堆成游泳圈。不仅如此,他们还超喜欢烟熏妆和暗色系服饰。

如果不是出于特殊需要,例如《风中奇缘》里的深肤色,迪士尼塑造的好人外型上一定是以粉、淡、亮、柔的梦幻系为主,而坏人则以暗、浓、黑、尖的暗黑系为主,真正诠释了“颜值即正义”这句话的字面意义。

这些无疑会给人造成一种以貌取人的印象,严重低估和制约了人的辨别能力。

不论是受到梦工厂《怪物史莱克》的打击,还是启发。迪士尼在这之后的人物造型就进步了很多。

比如,《冰雪奇缘》里出现了迪士尼史上最帅的坏王子汉斯,《沉睡魔咒》里脸像几何图形一样棱角分明的玛琳菲森也是一个纯洁善良、守护森林王国的仙子,《魔法黑森林》里更是出现了蓬头垢面、形象邋遢的无辜女巫。


迪士尼史上最帅的坏王子汉斯


玛琳菲森的脸就是个几何图形


蓬头垢面、形象邋遢的女巫

其实早在之前,迪士尼就可以说做过类似尝试。例如《钟楼怪人》的加西莫多,独眼、驼背,有语言障碍。但相比真人版《巴黎圣母院》,迪士尼的加西莫多在外型上已经是美化了很多了。

从观感上讲,我们都喜欢看颜值高、形象好的造型,但脸谱化难免会让人失去兴趣。我们更喜欢汉斯王子和玛琳菲森这样的角色造型,不仅是因为他们更贴近现实,更是因为这样的造型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意外的惊喜,在引发我们心情起伏的同时,还能为我们带来启发。

所以,汉斯再坏也能吸引众多少女的痴心,《沉睡魔咒》漏洞百出也能引起人的共鸣,看似邪恶的女巫却能引发更多人的同情。

2、人物设置

迪士尼电影的人设一向遭人诟病的是反派坏透顶,正派好穿心。看多了之后,发现坏人可以坏得人恶心,好人也好得让人看得恶心。这种黑白两极化的分类倒是在为家长回答孩子的疑问时省了很多事。很多问题,用好人坏人做答案即可。

“胡克船长为什么要抓小飞侠?”

“因为他是坏人。”

“野兽会不会吃掉贝儿啊?”

“不会,因为她是好人。”

可我们明明知道,很多时候,人并不能以好坏来区别。所谓黑白,都是相对的。要为树立正确的三观,就不能将事物两极化,尤其将人两极分化。不是好人就是坏人,这样的说法,会毁掉一个人的一生。

人没有绝对的好坏。更多的时候,人是复杂的。一个看起来正直的好人也会有为自己谋私利的时候,一个表面上尖嘴猴腮的坏人也有善心爆发的时刻。

可迪士尼的反派就是坏坏坏,好人都是好好好。

一度,迪士尼也试图增加人物的复杂性,将《小飞侠》的胡克船长塑造成为一个信奉承诺、有原则的反派。但发誓不动小飞侠一根指头的胡克船长,不仅没有因为其坚守诺言和原则受到认同,反而因为放水给小飞侠逃命的机会而成为一个笑话。倒不如建议他“像人类一样把小飞侠割喉”的副手来的可爱。

经过失败的尝试后,迪士尼的反派还是乖乖当着脸谱化的坏人,好人还是日日笙歌。眼睁睁看着梦工厂和皮克斯凭借着一帮萌贱萌贱的怪兽和反英雄坏蛋崛起。

终于,2003年一部《加勒比海盗》将一个亦正亦邪,说不清是好是坏的杰克船长推上了主角宝座。这一举措实属意料之中,是时代发展和同行激烈竞争的必然结果,但也出乎人意料之外,令迪士尼拜托了呆板、严肃的正经形象,让人耳目一新。


加勒比海盗

之后的汉斯王子和玛琳菲森的人设受到普遍赞誉,到了《魔法黑森林》里,更是没有一个单纯的好人,也没有一个绝对的坏人。

灰姑娘是个绿茶婊,特意留下鞋子让王子找她。王子是个花花公子,喜新厌旧,跟面包师妻子偷情。面包师是个骗子,为了骗得奶牛,连半大的孩子都欺骗。长发公主忘恩负义,见着第一个男人就背叛母亲跟人跑了。小红帽利用不单纯,利用可爱的外型,在面包师家里又吃又拿。杰克是个小偷,偷了巨人的金蛋和竖琴,引发巨人的报复。最无辜的女巫,遭到众人责难,以死明志。


魔法黑森林

人人都在为自己谋利益,每个人的好心都有自己的出发点和用意,每个人的恶行又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有大团圆结局,没有“happily ever after”。

作者个人认为,这部影片的人设,在迪士尼电影史上堪称巅峰了。

主题篇

1、真爱

当然正能量是永远需要宣扬的主题,比如迪士尼千年不变的主题——真爱。

长久以来,迪士尼的“真爱”似乎都来得特别容易。公主王子第一次见面,真爱了。一见面就来个KISS,真爱之吻了。只要是个公主或者王子,就往事好商量。也不打探一下对方家世,是否单身,是否同性恋,有没婚史。

在迪士尼的童话里,真爱是万能杀手锏,不但可以解除魔咒(《睡美人》),冲破一切障碍(《美女和野兽》),还能解释一切不可解释的神秘现象(《冰雪奇缘》)。

迪士尼应该早知道,这类主题说多了,谁都会腻,更何况它太梦幻,太玄乎,太不现实了。

其实早在1999年,迪士尼就出了部被真爱坑惨了的《小美人鱼》,可惜结尾急转直下,硬是改成了大团圆结局。我一直在琢磨,王子到底是真的瞬间爱上了小美人鱼呢?还是临危时刻站对了队。总之,让人倍感不适,像是吞下了一只苍蝇。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花木兰》里。将军表白之后才发现木兰是女的,这个时机太关键太关键了。这明摆着是,喜欢男版花木兰后,无奈接受了她是女的这一事实啊!

好歹,它出了部《公主与青蛙》,让吻了青蛙的公主突破传统,也变成了一只青蛙。更绝的是,在《冰雪奇缘》里让艾尔莎以主角的身份质问安娜公主:“你知道什么是真爱?”并劝她不能跟人一见面就闹着要结婚。后面的剧情发展到汉斯王子露出真面目时,更是实力打脸。


冰雪奇缘

然后《沉睡魔咒》里,王子成了打酱油的,真爱穿越了性别、年龄、辈分,不仅仅存在于男女之间,不仅仅存在于公主与王子之间,也并不一定非要是爱情。

这时,我才松了口气。不然,叫我将来怎么跟孩子解释什么是“真爱”啊!

2、成长

成长也是迪士尼涉及广泛的主题之一,但令人不得不诟病的是,迪士尼主角的成长,大多是通过牺牲和复仇来实现的。例如,《狮子王》,爹死,报仇,大仇得报,成长了。《超能陆战队》,哥死,报仇,仇未报,获得了宽恕的力量,成长了。《奇幻森林》,养爹死,报仇,大仇得报,成长了。

相较之下,个人更喜欢失意英雄的成长路线。而这些都是珠玉在前的作品,例如《无敌破坏王》,不甘既定角色,出走,拯救世界,逆袭成英雄。《变身国王》,狂妄自大,被陷害,变成动物,遇到好战友,夺回王位,变回真身。《未来小子》,想找妈妈,发明仪器,穿越到未来,拯救世界,收获家庭的温馨。


无敌破坏王

青春不止一种形式,成长也不知一条途径,希望迪士尼在自身成长的路上,能够脱离

“死亲人报仇”的窠臼,开发出更多类似《无敌破坏王》和《变身国王》的路线。

听说《超能陆战队》续集会让哥哥复活,我有点担心,哥哥活了,该轮到谁死?

剧情篇

有时候,我们也会吐槽,迪士尼童话电影剧情单一,很多故事都一个套路。殊不知,其间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迪士尼的很多童话都是有原著做底子的。

既然是由原著改编的,就应该最大限度地保留原著的原滋原味,这不仅是迪士尼在创作时遵循的原则,更是整个好莱坞电影工业遵循的原则。

保留原著的原滋原味是对著作版权和原作者最大的尊重。你以为版权买到手就可以任意妄为,七改八改,改得面目全非,以后谁还敢把作品版权卖给你?

前面提过迪士尼在《小美人鱼》上就做过尝试,将一个凄美的悲剧变成了大团圆喜剧,可因为前面缺乏铺垫(说实话,也是在不好铺垫),王子对小美人鱼的爱怎么看怎么假,让人替小美人鱼不值。

如果遵循原著,让小美人鱼认清王子面目,心甘情愿化成泡沫,反而更能表达对人类情感的绝望和控诉。

这里,插个题外话。

央视当初要拍《笑傲江湖》时,倪匡老先生就断言过拍不好。他说:“毛病都是出在电视台要改査先生的作品,其实为什么用着编剧去改?査先生的小说本来都像电影剧本一样,完全分了场。一场一场照拍就是,最多删掉一些与剧情无关的枝节或几个次要人物,其他改来干什么?”

査先生一语道破先机:“编剧不改的话,拿不到薪水。”

原著改编到底有多少是根据剧情需要而改,有多少又是因为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由而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相较而言,个人更倾向尊重原著的做法,不然买版权干什么?不如自己原创一个。


超能陆战队

虽然迪士尼出品的童话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这么多年来,作为一个行业领头人,迪士尼一直放低姿态,跟同行学习,不断改进。尤其在并购皮克斯之后,迪士尼更是取其之长补己之短,进行更多尝试,创作出《冰雪奇缘》、《魔发奇缘》、《奇幻森林》等脍炙人口、与时俱进的好作品,伴随我们走过了童年,又开始影响起我们的下一代。

作为童年生活的一部分,由衷希望迪士尼能更好。


(注:1、本文仅限迪士尼出品的童话类电影,包括真人版和动画版,但不涉及动画连续剧和真人版科幻类电影、校园青春电影等。

2、本文仅限迪士尼独立出品的童话类电影,不涉及与皮克斯合作的作品。

3、因为个人风格太明显,本文也未将蒂姆·波顿与迪士尼合作的作品囊括在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