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香透牙齿的香椿芽,你就吃下了一个春天

几番春风刮过光秃秃的树梢,香椿树的神经被唤醒了。那蕴藏了一冬的能量彻底爆发,红嫩的香椿芽,突兀地在你的视线里招摇。你就有点招架不住它的诱惑。想象里,早有一盘香椿芽,在餐桌上,深情款款地等着你。

小时候,村里房前屋后,有几棵香椿树。一到开春,树上的香椿芽,如烈火,如春天的号角,如小小的花朵,在枝头婀娜。早有身手敏捷的小伙伴,攀爬到树上,采摘香椿芽。

大人们通常在长木棍上绑一个镰刀,站在树下,小心翼翼地将香椿芽割下来。毛茸茸的香椿芽捧在手里,似乎有小动物的温度。它散发着生命特有的芬芳和柔美的气息。母亲将香椿芽放到开水锅里煮熟。捞出,挤干水分,凉拌后,上桌。我们弟兄的眼睛里闪着贪婪地光。冬天的上顿酸菜,下顿咸菜,我们早就吃腻了。一下子见到红彤彤绿油油的香椿芽,仿佛见到了失联好久的密友,美好的心情,鸽子般放飞了。

陪着小心,夹一筷子香椿芽入口,草木浓缩的精华,天然萃取的芳香,瞬间从牙齿散开,顺口腔全面包抄而来。猝不及防,你就深陷浓香的包围里,找不到出路。午饭在一种愉快的氛围里吃完,嘴里还咕咕冒着香气。你的味觉还沉浸在香椿芽绝美的香甜里,如一个贪睡的人,久久不愿醒来。古代贵族鸣钟佐食,而我唯愿在春天,捧一碗家常饭,以野菜和香椿芽佐食,就能让我开心好几天。

玩伴猴娃家每到春天,有吃不完的香椿芽。很奇怪。他家只有一棵碗口粗的香椿树,长不了多少香椿芽。可常见他家的簸箕里,老盛满香椿芽,沾着露水,嫩叶很有个性地舒展着。猴娃爱吃香椿炒豆腐。香椿芽和豆腐,一律切得很细碎,他母亲用自家榨的胡麻油炒得喷香。猴娃端着一碗手擀汤面片,把香椿芽炒豆腐当浇头。

猴娃站在村口,一边吃饭,一边掺和到我们的闲聊里。香椿芽的浓香,由袅袅的热气传开来,引动得我们几个伸长脖子,往猴娃的碗里张望。仿佛猴娃端的不是一碗饭,而是聚宝盆,冷不丁会劈头盖脸蹦出一大堆香椿芽儿来。猴娃端着空碗回去了。我们还痴痴地站在原地。空气中饭菜的清香和香椿芽迷人的味道,久久地浮荡着。

后来,我才知道,猴娃家的好多香椿芽,都是乡下的亲戚送来的。不过三五日,村里的香椿芽,就被我们洗劫一空。我们怅然望着光秃秃的树枝,盼着一夜之间,能长出可爱的芽儿。一天两天,我们度日如年,等着第二茬香椿芽。猴娃一如往常地端着一碗饭,站在村口吃。饭香里裹着香椿芽浓稠而诱人的芳香,比山野最迷人的花还香还甜蜜。那种香是让人感到饥饿的,让人大吞口水的香。

香椿芽,为我们的童年,增添了无可比拟的香甜。那香,一直潜入我们缤纷的梦里,潜入我们渴望已久的肠胃。从此,我们对每一个春天,都是满满的期盼。

成家后,每逢春天,我总会在街上买来刚上市的香椿芽。妻子喜欢用香椿芽炒鸡蛋。两种香气邂逅,就是温柔的切磋和试探,成为一道菜肴的绝配。盛一碗,就着美味,慢慢地吃。仿佛这盘菜,是世间稀有的,需要辨别每一口菜微妙的差异。妻子的身上沾满了香椿芽的香气,似乎还带着一种女人幽幽的体香。

春光,在屋外柔软地延绵。我和妻子勾着头吃饭,筷子在饭碗和一盘香椿芽之间奔波。那时的妻子,黑亮的眼睛里闪耀着美丽的光,牙齿雪白,红唇有勾人的饱满曲线。她说话时,香椿芽和鸡蛋混合的味道扑在我脸上。那一刻,我多想春天永驻。一辈子赖在春天里,每天吃不同的野菜,吃那妙不可言的香椿芽,也是人生的大自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类和社会为什么在不断的变化,旧的东西为什么在不断的被打破,旧的文化为什么在不断的被消亡,旧的时代总是被替代,原因...
    囫囵思阅读 113评论 0 0
  • 故事关于我俩朋友,想想还是应该给名字打上马赛克。无奈故事落了俗套,主人公是一男一女,普通人,没啥惊天动地的相...
    陀飞轮阅读 275评论 0 2
  • 想了很久,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来纪念这段在训练营的日子,也算对这段焦虑,艰难,难忘日子的一个记录。 报名...
    欣欣_a2d7阅读 11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