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纪

原文

黄帝者1,少典之子2,姓公孙,名曰轩辕3。生而神灵,弱而能言4,幼而徇齐5,长而敦敏,成而聪明6。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7。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於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8,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9。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10,治五气11,艺五种12,抚万民,度四方13,教熊貔貅虎14,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15。三战,然后得其志16。蚩尤作乱,不用帝命17。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18,遂禽杀蚩尤19。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20,披山通道21,未尝宁居。

东至于海,登丸山22,及岱宗23。西至于空桐24,登鸡头25。南至于江,登熊、湘26。北逐荤粥27,合符釜山28,而邑于涿鹿之阿29。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30。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31。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32。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33。获宝鼎,迎日推筴34。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35以治民。顺天地之纪36,幽明之占37,死生之说38,存亡之难39。时播百谷草木40,淳化鸟兽虫蛾41,旁罗日月星辰水波42土石金玉43,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44。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45

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46

黄帝居轩辕之丘47,而娶于西陵之女48,是为嫘祖49。嫘祖为黄帝正妃50,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51,青阳降居江水52;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53。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54。黄帝崩55,葬桥山56。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1]

注释

集解徐广曰:“号有熊。”索隐案:有土德之瑞,土色黄,故称黄帝,犹神农火德王而称炎帝然也。此以黄帝为五帝之首,盖依大戴礼五帝德。又谯周、宋均亦以为然。而孔安国皇甫谧帝王代纪及孙氏注系本并以伏牺、神农、黄帝为三皇,少昊、高阳、高辛、唐、虞为五帝。注“号有熊”者,以其本是有熊国君之子故也。亦号轩辕氏。皇甫谧云:“居轩辕之丘,因以为名,又以为号。”又据左传,亦号帝鸿氏也。正义舆地志云:“涿鹿本名彭城,黄帝初都,迁有熊也。”案:黄帝有熊国君,乃少典国君之次子,号曰有熊氏,又曰缙云氏,又曰帝鸿氏,亦曰帝轩氏。母曰附宝,之祁野,见大电绕北斗枢星,感而怀孕,二十四月而生黄帝於寿丘。寿丘在鲁东门之北,今在兖州曲阜县东北六里。生日角龙颜,有景云之瑞,以土德王,故曰黄帝。封泰山,禅亭亭。亭亭在牟阴。

集解谯周曰:“有熊国君,少典之子也。”皇甫谧曰:“有熊,今河南新郑是也。”索隐少典者,诸侯国号,非人名也。又案:国语云“少典娶有蟜氏女,生黄帝、炎帝”。然则炎帝亦少典之子。炎黄二帝虽则相承,如帝王代纪中间凡隔八帝,五百馀年。若以少典是其父名,岂黄帝经五百馀年而始代炎帝后为天子乎?何其年之长也!又案:秦本纪云“颛顼氏之裔孙曰女脩,吞玄鸟之卵而生大业,大业娶少典氏而生柏翳”。明少典是国号,非人名也。黄帝即少典氏後代之子孙,贾逵亦谓然,故左传“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亦谓其後代子孙而称为子是也。谯周字允南,蜀人,魏散骑常侍徵,不拜。此注所引者,是其人所著古史考之说也。皇甫谧字士安,晋人,号玄晏先生。今所引者,是其所作帝王代纪也。

索隐案:皇甫谧云“黄帝生於寿丘,长於姬水,因以为姓。居轩辕之丘,因以为名,又以为号”。是本姓公孙,长居姬水,因改姓姬。

索隐弱谓幼弱时也。盖未合能言之时而黄帝即言,所以为神异也。潘岳有哀弱子篇,其子未七旬曰弱。正义言神异也。易曰“阴阳不测之谓神”,书云“人惟万物之灵”,故谓之神灵也。

集解徐广曰:“墨子‘年逾十五,则聪明心虑无不徇通矣’。”骃案:徇,疾;齐,速也。言圣德幼而疾速也。索隐斯文未是。今案:徇,齐,皆德也。书曰“聪明齐圣”,左传曰“子虽齐圣”,谓圣德齐肃也。又案:孔子家语及大戴礼并作“叡齐”,一本作“慧齐”。叡,慧,皆智也。太史公采大戴礼而为此纪,今彼文无作“徇”者。史记旧本亦有作“濬齐”。盖古字假借“徇”为“濬”,濬,深也,义亦并通。尔雅“齐”“速”俱训为疾。尚书大传曰“多闻而齐给”。郑注云“齐,疾也”。今裴氏注云徇亦训疾,未见所出。或当读“徇”为“迅”,迅於尔雅与齐俱训疾,则迅濬虽异字,而音同也。又尔雅曰“宣,徇,遍也。濬,通也”。是“遍”之与“通”义亦相近。言黄帝幼而才智周遍,且辩给也。故墨子亦云“年逾五十,则聪明心虑不徇通矣”。俗本作“十五”,非是。案:谓年老逾五十不聪明,何得云“十五”?

正义成谓二十冠,成人也。聪明,闻见明辩也。此以上至“轩辕”,皆大戴礼文。

集解皇甫谧曰:“易称庖牺氏没,神农氏作,是为炎帝。”班固曰:“教民耕农,故号曰神农。”索隐世衰,谓神农氏後代子孙道德衰薄,非指炎帝之身,即班固所谓“参卢”,皇甫谧所云“帝榆罔”是也。正义帝王世纪云:“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登为少典妃,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炎帝。人身牛首,长於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初都陈,又徙鲁。又曰魁隗氏,又曰连山氏,又曰列山氏。”括地志云:“厉山在随州随县北百里,山东有石穴。神农生於厉乡,所谓列山氏也。春秋时为厉国。”

索隐谓用干戈以征诸侯之不朝享者。本或作“亭”,亭训直,以征诸侯之不直者。

集解应劭曰:“蚩尤,古天子。”瓒曰:“孔子三朝纪曰‘蚩尤,庶人之贪者’。”索隐案:此纪云“诸侯相侵伐,蚩尤最为暴”,则蚩尤非为天子也。又管子曰“蚩尤受卢山之金而作五兵”,明非庶人,盖诸侯号也。刘向别录云“孔子见鲁哀公问政,比三朝,退而为此记,故曰三朝。凡七篇,并入大戴记”。今此注见用兵篇也。正义龙鱼河图云:“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慈仁。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以仁义不能禁止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帝因使之主兵,以制八方。蚩尤没後,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像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山海经云:“黄帝令应龙攻蚩尤。蚩尤请风伯、雨师以从,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以止雨。雨止,遂杀蚩尤。”孔安国曰“九黎君号蚩尤”是也。

正义振,整也。

集解王肃曰:“五行之气。”索隐谓春甲乙木气,夏丙丁火气之属,是五气也。

集解骃案:,树也。诗云“之荏菽”。周礼曰“谷宜五种”。郑玄曰“五黍、稷、菽、麦、稻也”。索隐艺,种也,树也。五种即五谷也,音朱用反。此注所引见诗大雅生民之篇。尔雅云“荏菽,戎菽”也,郭璞曰“今之胡豆”,郑氏曰“豆之大者”是也。正义音鱼曳反。种音肿。

集解王肃曰:“度四方而安抚之。”正义度音徒洛反。

索隐书云“如虎如貔”,尔雅云“貔,白狐”,礼曰“前有挚兽,则载貔貅”是也。尔雅又曰“貙獌似貍”。此六者猛兽,可以教战。周礼有服不氏,掌教扰猛兽。即古服牛乘马,亦其类也。正义熊音雄。罴音碑。貔音毗。貅音休。貙音丑于反。罴如熊,黄白色。郭璞云:“貔,执夷,虎属也。”案:言教士卒习战,以猛兽之名名之,用威敌也。

集解服虔曰:“阪泉,地名。”皇甫谧曰:“在上谷。”正义阪音白板反。括地志云:“阪泉,今名黄帝泉,在妫州怀戎县东五十六里。出五里至涿鹿东北,与涿水合。又有涿鹿故城,在妫州东南五十里,本黄帝所都也。晋太康地里志云‘涿鹿城东一里有阪泉,上有黄帝祠’。”案:阪泉之野则平野之地也。

正义谓黄帝克炎帝之後。

正义言蚩尤不用黄帝之命也。

集解服虔曰:“涿鹿,山名,在涿郡。”张晏曰:“涿鹿在上谷。”索隐或作“浊鹿”,古今字异耳。案:地理志上谷有涿鹿县,然则服虔云“在涿郡”者,误也。

集解皇览曰:“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肩髀冢在山阳郡钜野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黄帝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索隐案:皇甫谧云“黄帝使应龙杀蚩尤于凶黎之谷”。或曰,黄帝斩蚩尤于中冀,因名其地曰“绝辔之野。”注“皇览”,书名也。记先代冢墓之处,宜皇王之省览,故日皇览。是魏人王象、缪袭等所撰也。

正义平服者即去之。

集解徐广曰:“披,他本亦作‘陂’。字盖当音诐,陂者旁其边之谓也。披语诚合今世,然古今不必同也。”索隐披音如字,谓披山林草木而行以通道也。徐广音诐,恐稍纡也。

集解徐广曰:“丸,一作‘凡’。”骃案:地理志曰丸山在郎邪朱虚县。索隐注“丸,一作‘凡’”,凡音扶严反。正义丸音桓。括地志云:“丸山即丹山,在青州临朐县界朱虚故县西北二十里,丹水出焉。”丸音纨。守节案:地志唯有凡山,盖凡山丸山是一山耳。诸处字误,或“丸”或“凡”也。汉书郊祀志云“禅丸山”,颜师古云“在朱虚”,亦与括地志相合,明丸山是也。

正义泰山,东岳也。在兖州博城县西北三十里也。西至于空桐,集解应劭曰:“山名。”韦昭曰:“在陇右。”

索隐山名也。後汉王孟塞鸡头道,在陇西。一曰崆峒山之别名。正义括地志云:“空桐山在肃州福禄县东南六十里。抱朴子内篇云‘黄帝西见中黄子,受九品之方,过空桐,从广成子受自然之经’,即此山。”括地志又云:“笄头山一名崆峒山,在原州平高县西百里,禹贡泾水所出。舆地志云或即鸡头山也。郦元云盖大陇山异名也。庄子云广成子学道崆峒山,黄帝问道於广成子,盖在此。”案:二处崆峒皆云黄帝登之,未详孰是。

集解封禅书曰:“南伐至于召陵,登熊山。”地理志曰湘山在长沙益阳县。正义括地志云:“熊耳山在商州上洛县西十里,齐桓公登之以望江汉也。湘山一名艑山,在岳州巴陵南十八里也。”

集解匈奴传曰:“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索隐匈奴别名也。唐虞已上曰山戎,亦曰熏粥,夏曰淳维,殷曰鬼方,周曰玁狁,汉曰匈奴。正义荤音薰。粥音育。

索隐合诸侯符契圭瑞,而朝之於釜山,犹禹会诸侯於涂山然也。又案:郭子横洞冥记称东方朔云“东海大明之墟有釜山,山出瑞云,应王者之符命”,如尧时有赤云之祥之类。盖黄帝黄云之瑞,故曰“合符应於釜山”也。正义括地志云:“釜山在妫州怀戎县北三里,山上有舜庙。”

正义广平曰阿。涿鹿,山名,已见上。涿鹿故城在山下,即黄帝所都之邑於山下平地。

正义环绕军兵为营以自卫,若辕门即其遗象。

集解应劭曰:“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也。春官为青云,夏官为缙云,秋官为白云,冬官为黑云,中官为黄云。”张晏曰:“黄帝有景云之应,因以名师与官。”

正义监,上监去声,下监平声。若周邵分陕也。

集解徐广曰:“多,一作‘朋’。”索隐与音羊汝反。与犹许也。言万国和同,而鬼神山川封禅祭祀之事,自古以来帝皇之中,推许黄帝以为多。多犹大也。

集解晋灼曰:“策,数也,迎数之也。”瓒曰:“日月朔望未来而推之,故曰迎日。”索隐封禅书曰“黄帝得宝鼎神策”,下云“於是推策迎日”,则神策者,神蓍也。黄帝得蓍以推算历数,於是逆知节气日辰之将来,故曰推策迎日也。正义筴音策。迎,逆也。黄帝受神筴,命大挠造甲子,容成造历是也。

集解郑玄曰:“风后,黄帝三公也。”班固曰:“力牧,黄帝相也。”大鸿,见封禅书。正义举,任用。四人皆帝臣也。帝王世纪云:“黄帝梦大风吹天下之尘垢皆去,又梦人执千钧之弩,驱羊万群。帝寤而叹曰:‘风为号令,执政者也。垢去土,后在也。天下岂有姓风名后者哉?夫千钧之弩,异力者也。驱羊数万群,能牧民为善者也,天下岂有姓力名牧者哉?’於是依二占而求之,得风后於海隅,登以为相。得力牧於大泽,进以为将。黄帝因著占梦经十一卷。”艺文志云:“风后兵法十三篇,图二卷,孤虚二十卷,力牧兵法十五篇。”郑玄云:“风后,黄帝之三公也。”案:黄帝仰天地置列侯众官,以风后配上台,天老配中台,五圣配下台,谓之三公也。封禅书云“鬼臾区号大鸿,黄帝大臣也。死葬雍,故鸿冢是”。艺文志云“鬼容区兵法三篇”也。

正义言黄帝顺天地阴阳四时之纪也。

正义幽,阴;明,阳也。占,数也。言阴阳五行,黄帝占数而知之。此文见大戴礼。

集解徐广曰:“一云‘幽明之数,合死生之说’。”正义说谓仪制也。民之生死。此谓作仪制礼则之说。

索隐存亡犹安危也。易曰“危者安其位,亡者保其存”是也。难犹说也。凡事是非未尽,假以往来之词,则曰难。又上文有“死生之说”,故此云“存亡之难”,所以韩非著书有说林、说难也。正义难音乃惮反。存亡犹生死也。黄帝之前,未有衣裳屋宇。及黄帝造屋宇,制衣服,营殡葬,万民故免存亡之难。

集解王肃曰:“时,是也。”索隐为一句。正义言顺四时之所宜而布种百谷草木也。

索隐为一句。蛾音牛绮反。一作“豸”。言淳化广被及之。正义蛾音鱼起反。又音豸,豸音直氏反。蚁,蚍蜉也。尔雅曰:“有足曰虫,无足曰豸。”

集解徐广曰:“一作‘沃’。”

索隐旁,非一方。罗,广布也。今案:大戴礼作“历离”。离即罗也。言帝德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及至土石金玉。谓日月扬光,海水不波,山不藏珍,皆是帝德广被也。正义旁罗犹遍布也。日月,阴阳时节也。星,二十八宿也。辰,日月所会也。水波,澜漪也。言天不异灾,土无别害,水少波浪,山出珍宝。

正义节,时节也。水,陂障决洩也。火,山野禁放也。材,木也。物,事也。言黄帝教民,江湖陂泽山林原隰皆收采禁捕以时,用之有节,令得其利也。大戴礼云“宰我问於孔子曰:‘予闻荣伊曰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耶?何以至三百年?。’”孔子曰:‘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也。’”

索隐炎帝火,黄帝土代之,即“黄龙地螾见”是也。螾,土精,大五六围,长十馀丈。螾音引。正义螾音以刃反。

索隐旧解破四为三,言得姓十三人耳。今案:国语胥臣云“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己、滕、葴、任、荀、僖、姞、儇、衣是也。唯青阳与夷鼓同己姓”。又云“青阳与苍林为姬姓”。是则十四人为十二姓,其文甚明。唯姬姓再称青阳与苍林,盖国语文误,所以致令前儒共疑。其姬姓青阳当为玄嚣,是帝喾祖本与黄帝同姬姓。其国语上文青阳,即是少昊金天氏为己姓者耳。既理在不疑,无烦破四为三。

集解皇甫谧曰:“受国於有熊,居轩辕之丘,故因以为名,又以为号。山海经曰‘在穷山之际,西射之南’。”张晏曰:“作轩冕之服,故谓之轩辕。”

正义西陵,国名也。

集解徐广曰:“祖,一作‘俎’。嫘,力追反。”索隐一曰雷祖,音力堆反。正义一作“劚”。

索隐案:黄帝立四妃,象后妃四星。皇甫谧云:“元妃西陵氏女,曰累祖,生昌意。次妃方雷氏女,曰女节,生青阳。次妃彤鱼氏女,生夷鼓,一名苍林。次妃嫫母,班在三人之下。”案:国语夷鼓、苍林是二人。又案:汉书古今人表彤鱼氏生夷鼓,嫫母生苍林,不得如谧所说。太史公乃据大戴礼,以累祖生昌意及玄嚣,玄嚣即青阳也。皇甫谧以青阳为少昊,乃方雷氏所生,是其所见异也。

索隐玄嚣,帝喾之祖。案:皇甫谧及宋衷皆云玄嚣青阳即少昊也。今此纪下云“玄嚣不得在帝位”,则太史公意青阳非少昊明矣。而此又云“玄嚣是为青阳”,当是误也。谓二人皆黄帝子,并列其名,所以前史因误以玄嚣青阳为一人耳。宋衷又云:“玄嚣青阳是为少昊,继黄帝立者,而史不叙,盖少昊金德王,非五运之次,故叙五帝不数之也。”

正义括地志云:“安阳故城在豫州新息县西南八十里。应劭云古江国也。地理志亦云安阳古江国也。”

索隐降,下也。言帝子为诸侯,降居江水、。江水、若水皆在蜀,即所封国也。水经曰“水出旄牛徼外,东南至故关为若水,南过邛都,又东北至朱提县为卢江水”,是蜀有此二水也。

正义华阳国志及十三州志云:“蜀之先肇於人皇之际。黄帝为子昌意娶蜀山氏,後子孙因封焉。帝颛顼高阳氏,黄帝之孙,昌意之子,母曰昌仆,亦谓之女枢。”河图云:“瑶光如蜺贯月,正白,感女枢於幽房之宫,生颛顼,首戴干戈,有德文也。”

集解皇甫谧曰:“在位百年而崩,年百一十一岁。”索隐案:大戴礼“宰我问孔子曰:‘荣伊言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何人也?抑非人也?何以至三百年乎?’对曰:‘生而人得其利百年,死而人畏其神百年,亡而人用其教百年。’”则士安之说略可凭矣。正义列仙传云:“轩辕自择亡日与群臣辞。还葬桥山,山崩,棺空,唯有剑舄在棺焉。”

集解皇览曰:“黄帝冢在上郡桥山。”索隐地理志桥山在上郡阳周县,山有黄帝冢也。正义括地志云:“黄帝陵在宁州罗川县东八十里子午山。地理志云上郡阳周县桥山南有黄帝冢。”案:阳周,隋改为罗川。尔雅云山锐而高曰桥也。[2]

颛顼纪

编辑

原文

帝颛顼高阳者1,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2,载时3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4,治气5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6,南至于交阯7,西至于流沙8,东至于蟠木9。动静之物10,大小之神11,日月所照,莫不砥属12。

帝颛顼生子曰穷蝉13。颛顼崩14,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1]

注释

集解皇甫谧曰:“都帝丘,今东郡濮阳是也。”索隐宋衷云:“颛顼,名;高阳,有天下号也。”张晏云:“高阳者,所兴地名也。”

索隐言能养材物以任地。大戴礼作“养财”。

索隐载,行也。言行四时以象天。大戴礼作“履时以象天”。履亦践而行也。

索隐鬼神聪明正直,当尽心敬事,因制尊卑之义,故礼曰“降于祖庙之谓仁义”是也。正义鬼之灵者曰神也。鬼神谓山川之神也。能兴云致雨,润养万物也,故己依冯之剬义也。剬,古制字。治气索隐谓理四时五行之气以教化万人也。

正义幽州也。

正义阯音止,交州也。

集解地理志曰流沙在张掖居延县。正义济,渡也。括地志云:“居延海南,甘州张掖县东北千六十四里是。”

集解海外经曰:“东海中有山焉,名曰度索。上有大桃树,屈蟠三千里。东北有门,名曰鬼门,万鬼所聚也。天帝使神人守之,一名神荼,一名郁垒,主阅领万鬼。若害人之鬼,以苇索缚之,射以桃弧,投虎食也。”

正义动物谓鸟兽之类,静物谓草木之类。

正义大谓五岳、四渎,小谓丘陵坟衍。

集解王肃曰:“砥,平也。四远皆平而来服属。”索隐依王肃音止蜀,据大戴礼作“砥砺”也。

索隐系本作“穷系”。宋衷云:“一云穷系,谥也。”正义帝舜之高祖也。

集解皇甫谧曰:“在位七十八年,年九十八。”皇览曰:“颛顼冢在东郡濮阳顿丘城门外广阳里中。顿丘者城门,名顿丘道。”索隐皇甫谧云:“据左氏,岁在鹑火而崩,葬东郡。”又山海经曰:“颛顼葬鲋鱼山之阳,九嫔葬其阴。”[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