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8)

96
江雪的文字阁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14 22:27* 字数 3193

彩云回到家,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云根做好了饭,叫她吃饭,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你今天怎么啦?吃过早饭就出去,回来后长吁短叹的,有心事?”

彩云拉过云根坐下,说:“我上午去找了钱耀中,本来想心平气和地和他说说,要他自重,别辜负和伤害雅芳,谁知道我说着说着就压不住火了。”

云根说:“你这个脾气,也就是我受得了你。”

“你说,我朝钱耀中发了一通火,他会不会面子上过不去,向雅芳提出离婚?”

云根拍拍彩云的头说:“不会,你想啊,他刚刚才提拔去海市当支行长,立即闹离婚,那不是自毁前途吗?他又不傻,会考虑不到?再说了,雅芳是教育局副局长,这样的老婆说出去多有面子,那个香儿算什么?不过是美容院的小姐,拿不上台面的。我觉得吧,你今天去骂他一顿做得对,做得好,就象走夜路的人被鬼迷住了,始终在那里转圈子,走不出来,过路人断喝一声,他惊醒了,就走出来了。”

彩云用手一拍自己的腿说:“说得对呀!就是这样,我就是那个路人。”对着云根的脸颊亲了一下,“还是你聪明,吃饭。”

雅芳下班后还是直接来彩云家,一会儿钱耀中也到了,彩云偷偷看了看钱耀中的脸色,发现没什么异常,这才真正放下心来,招呼着大家吃晚饭。饭桌上,彩云说:“明天开始元旦放假,连续三天,我和云根准备带俩孩子去趟省城,那里有陶艺作品展,我有几件作品参展,正好带俩孩子去感受一下,抽空再去参观几所大学。”

小敏拍着手说:“好啊,好啊!我去。”

云根说:“钱行长要去海市上班了,你们俩以后聚少离多,正好趁这三天,过过两人世界。”

雅芳说:“小敏跟着出去长长见识也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就辛苦你们了。”

当晚,小敏就住在彩云家,把三天的作业全部做完了才睡觉,彩云和云根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就带着两个孩子坐了陶瓷协会租的包车去了省城。

雅芳和耀中回到家,雅芳说:“前几年我陪彩云去山里写生,发现有处茶庄,很幽静。那里离城四十多公里,东临太湖,西枕天目山余脉的莫渚山,环境优美,冬暖夏凉,茶庄的房子很别致,有木楼和竹楼,我们租一幢木楼,关掉一切通信工具,过三天田园生活,好不好?”

钱耀中说:“好啊!这几天电话不断,都是听到我要调走,要请我吃饭的,有时推都推不掉。我们到山里去,正好躲个清静,不过要和你父母告知一声,免得老人担心。”

“这还要你说?我马上来联系。”

钱耀中请朋友把他们送到湖光茶场,果然是一个好地方,茶树象一条条绿色的长龙静卧在山坡,满坡的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站在坡顶,远眺太湖,波光鳞鳞,鱼帆点点。茶树尽头是层层的竹林,清风掠过树梢,鸟鸣声声。

茶庄老板娘穿着传统的蜡染棉袄,头上扎着一块同色方巾,热情地把他们带到红梅楼,楼前是一小片梅林,楼后是修竹,整幢楼用原木搭建,木梁、木柱、木地板,开门进去就闻到原木的香味。楼下是客厅,小厨房和卫生间,楼上是卧室,非常整洁。老板娘告诉他们,可以订餐,也可以自己动手小炒,出庄往西走不远就有小菜场,往东走大约两公里,是最近才建造的贡茶院,可以去喝茶,还有茶艺表演。

俩人放下行李,信步在茶庄走了一圈,茶庄坐西向东,面朝太湖,前厅是一个院落,左右两厢房,正中一排七间两层主楼,右两间是茶叶销售厅,中间摆放着原木的茶台茶凳,左三间是餐厅,中间是接待大厅,并直通后院。后院是一片山林,有三幢木楼,分别是红梅楼,春兰楼,翠竹楼。

吃饭时没有看到其他的客人,饭菜也简单,咸肉煨笋,雪菜冬笋,大白菜。饭后,他俩从山庄走了出去,出门向西,路两旁的村舍掩荫在竹林中,竹篱笆围住的林下,有散养的鸡用脚扒着落叶在咕咕咕寻食,场圃上山民在悠闲地晒着太阳,走到底就是贡茶院了。

贡茶院进门就是一个展室,有《茶经》的摘录,有唐代茶农制茶工序的展示。这是一座竹山,在竹林中拾级而上,是一个长长的围廊,最高处是陆羽的塑像,两边是一个个茶室。雅芳和耀中要了一壶龙井茶,坐了下来,旁边看起来是当地山民,在说着农事,断断续续有冬笋,蘑菇,茶叶这些词传过来。

隔着一张桌子,那边有老人孩子围在一张桌上喝茶,桌子上还放着几碟茶食:山竽干,葵瓜子,小饼干......说着上海口音,看起来象是一家人出来休闲疗养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脖子上围着白色的毛巾,不知道是女儿还是媳妇,时不时地帮她擦着嘴。

雅芳说:“等我们老了,也不知道女儿会不会在身边呢?”

耀中说:“女儿有她的事业,哪会守在我们身边?到时候你靠我,我靠你,我们俩在一起。”

雅芳仔细打量着耀中,黑色外套里一件灰色羊绒衫,脖子上一条红白相间的羊绒围巾,头发全梳往后,露出宽阔的前额,斜上的两道剑眉,一双深抠的双眼,流露出睿智的眼神。

耀中说:“不认识老公了?你这么打量。”

“我发现你还真有成熟男人的魅力,难怪刚走进来时,那个茶艺小姐直向你看,发现我走在你身旁,才低下眼睛。假如我不在,还不知道你要惹多少桃花?”

耀中抓过雅芳的手,深情地说:“雅芳,这辈子,有你就好。”

“真这么想吗?”

“真的。第一次看到你,我就觉得娶老婆就要娶你这样的人,漂亮,聪明,知书达理。”

雅芳凝视着耀中的眼睛说:“耀中,我是家中老大,时时处处要给弟妹做榜样,所以平时矜持有余,活泼不足,更不会卖萌撒娇,对自己要求严,对别人要求也高。结婚这么多年来,没能好好体会你的感受,也没能为你亲手做羹汤,对不起,我是个不合格的老婆。”

“我知道,你已经努力做到最好了。洗衣,叠被,搞卫生,接送孩子上学,每一样都是你在操心,反而是我自己做得不好,老是记不住你生日,记不住结婚纪念日,让你生气,在家里也是当个甩手掌柜,什么事也不管。老婆,你大人大量,我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多包容,我心里只有你和小敏。”

“夫妻本一体,有什么事只要说开了,就什么事都没有,就怕把各种不满放在肚子里,越积越多,就隔阂了。就象淤泥越积越多,河道就堵塞了,最后造成灾难。以前我有不好的地方,你也有犯错的地方,以后我们都要改正。 你去海市上班后,我一定学会厨艺,让你每周回家,都能吃到我亲自做的香喷喷的饭菜,体会家的温暖。”

耀中脑海中立即浮现出雅芳曾经烧过的焦黑的鱼和黑乎乎的炒青菜,心里抖了一下说:“没事,我习惯了,谁让我娶的是领导呢?”并用手捏了一下雅芳的下巴。

雅芳说:“我要做贤惠的妻子,亲和的妈妈,要亲手为你做饭。”

“好,好,我等着吃你做的饭菜。”

雅芳笑了,拿起茶杯,对着耀中的茶杯碰了一下,说:“喝茶。”

雅芳喝了口茶,茶水凉了,才发现自己还坐在彩云家的阳台上,月亮已经挂上中天,听到老街上传来脚步声,知道是已过零点,深夜的电影散场了。雅芳回到房间,看到彩云好象在做一个痛苦的梦,皱着眉,身体在扭曲,喉咙里发出哼哼声,就推了一下彩云,“彩云,彩云,醒醒。”彩云睁开了眼睛,看着雅芳说:“我刚才梦魇了,想醒过来,人不会动,拚命挣扎,手和脚象是被人压住了,吓死了。”

雅芳说:“没事,是大脑还睡着,小脑醒了,就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怕。要不要喝口水?”

彩云说:“不用,几点了?你还不睡,你杯里的茶那么浓,还想不想睡啦?”

“酒喝太多了,人处于兴奋状态,睡不着,想喝浓茶解解酒,谁知一点睡意都没有,你睡吧,我再看会儿书。”

彩云说:“我也睡不着了,陪你说说话。你是不是在担心,明天接了钱耀中出狱,你怎么办?”

雅芳说:“是啊,他出狱后举目无亲,近六十岁的人了,又失去了养老保险,如何生活啊?我和他虽然离婚了,毕竟夫妻一场,还有个女儿,想想不忍心不管他。可是我接他回家后,怎么生活又是问题,一起生活我受不了,如果每月给他生活费,他会接受吗?唉!真是左也难,右也难。”

彩云说:“他活该,好好的日子不过。 我真是搞不懂,你俩在茶庄那次说得好好的,你回来后天天学着做菜,他也确实变好了,每周坚持回来,后来怎么老毛病又复发了呢?我一直没告诉你,他去海市上班前,我专门去他办公室,把他教训了一顿,就是想他变好。最后我这冤家也白做了”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7)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9)

一起走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