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这部电影到底讲的是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为什么叫《千与千寻(千と千尋の神隠し)》谈起。

《千与千寻》于2001年7月20日在日本上映。讲述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与父母一同迷失,最后通过寻找,找到来处的故事。

荻野千寻在2001年影片上映时,是一个10岁的小女孩,换言之荻野千寻是一个出生在1991年日本的小孩。而日本在1991泡沫经济崩溃后到2000年代初期长期经济不景气,这十年在日本被称之为“失去的十年”(The Lost Decade),日本公知学者们又将1991年的日本人称为“The Lost Generation”(迷失的一代)。

因此千寻这个角色正是上述这“迷失的一代”的代表。宫崎骏想通过这个讲述千寻迷失的故事告诉当时的日本人在迷失中如何寻找与回归。而“千与千”两个“千”加起来正是2000,“千与千寻”寓意着影片将探讨日本这个国家在“2000年”这世纪之交的“探寻”。

网上有许多影评都将《千与千寻》定义成是有多重主题的动画电影,实则不然。整个动画都是在通过讲一个小女孩迷失的故事来隐喻日本的“国之迷失”,探讨的是当代日本应该如何寻找出路,迷失的这一代人如何自我救赎。这是整个故事的Designing Principle(设计原则)。故事中所有的设定都是服务并依托于这个核心设计原则。

日本的国之迷失


千寻一家为什么会走入迷失?千寻一家人的奥迪从国道20转入国道21后,父母為了抄近道走捷徑,最后导致了全家的迷失。

这正是寓意日本这个国家即将从20世纪行驶入21世纪,而由于上一辈人“走捷径”不走正轨,因而带着整个日本走向泡沫一般迷失的境地。而车牌1901也颇有寓意,1901正是20世纪的初始之年。


父母要走捷径时,千寻已有不祥的预感,她不停挣扎,不停大声呼喊着“我不去”,但父母的坚持让千寻不得不紧随其后,这其实对应的是日本现实世界中年轻一代依附长辈,人生道路被“规定”,被带着一条道走到黑的悲哀与无奈。



千寻的父母走进迷失世界后看到无人经营的饭店,肆意地享用原本要供给神灵的饭菜,千寻的母亲说“等有人来了,再付钱就是。”千寻的父亲则说“有爸爸在,怕什么,信用卡现金随他收”。这种先享用后付款的“信贷”概念正是日本泡沫经济,彻底走向迷失的根源,千寻一直说“我不要”,但依然拦不住贪吃的父母,转过身来父母已经变成了“猪”,无奈地任由一些看不到的“饭店主人”肆意鞭打。

白龙象征什么?


很多影评都把《千与千寻》定义为一部爱情电影,影片中的白龙大多认为是千寻的男朋友。但这未免有些牵强,别忘了荻野千寻在故事中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而全程自始至终白龙更像是千寻的守护者,莫非宫崎骏只是如此肤浅?这部作品只是鼓励早恋?

当然不是!

为什么叫白龙?

“白”是日本的神祗之色,包括国旗都有大片的白色;而“龙”在日本也是正统皇室的象征,也是水神的象征。

白龙跟千寻的关系可以从影片的一些对话看出一些端倪:


白龙在影片开端管千寻叫“好孩子”,并且不只一处,也就是说在白龙的眼中千寻就只是一个孩子。


千寻问白龙:“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白龙说:“你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你”。

为什么白龙这么说呢?

在影片最后,千寻帮白龙找回自己的名字,白龙的本命叫“饶速水琥珀主”,(另有译:“赈早见琥珀主”)。“饶速水”的这个名字是根据《日本书纪》跟《先代旧事本纪》中记载的一位神灵的名字——“饶速日”而来,因而千寻说听到白龙的名字后说道:“好棒的名字,像神明一样”。

那么,“饶速日”是一位怎样的神灵呢?据说“饶速日”是在日本天孙降临之前驾临人间,并且统治大和地方,后在神武天皇东征的时候被夺权而归降,而自此沦为日本神武天皇的臣下,但是“饶速日”一直被一些日本人看做是始祖之神,是日本集体精神意识的缘起。

也就是说影片中白龙象征着的是“大和”未被天皇骑劫颠覆前的本源与正统,也意味着日本的过去。因此白龙叫千寻“孩子”,对千寻说“你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你”。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一个无国界( borderless)的时代,无立足之地的人是最受人鄙视的。立足之地就是过去,就是历史。 在我看来,没有历史的人和忘记了过去的民族,只能如蜉蝣一般消失,或者像一只鸡一样只知埋头生蛋,直到自己被吃掉。《 异境中的千寻——这部电影的主旨》—— 宫崎骏 1999年11月6日



而白龙作为水与河流,是生命起始的意象,千寻曾经掉到过白龙的河水里面,正是胎儿与母亲怀胎时羊水的写照,而龙又是阳性的代表,所以白龙也象征的是千寻(日本)的过去与由来。

然而可惜这条代表这“大和”的本源与信念的河流,因为时代要发展被建筑掩埋填没;白龙为了学习魔法,为汤婆婆利用,干了许多不好的勾当,慢慢忘记了自己的真正姓名。正如锅炉爷爷所说:“白龙成为了汤婆婆的徒弟后,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神也越来越凶恶。”


白龙在执行偷取钱婆婆的魔女印章任务中,被其所下的诅咒弄得遍体鳞伤,无数的白纸不停袭击他,而在白龙快死的时候,千寻的河神丸子令白龙吐出印章保住一命。

如果白龙代表的是日本的过往,那么他所窃取印章是魔女钱婆婆制定契约的凭据,或可以理解为象征“主权”,而一张张白纸则自然对应的就是一张张“不平等条约”。

白龙(过往的日本)因忘记了自我,被利用去窃取并吞下了不应吞食的印章(“主权”),而被诅咒并被一张张白纸(“不平等条约”)追击。几近丧命,终于在千寻的帮助下,吃下了河神丸子吐出了印章(主权)才得以存活。


汤婆婆又代表的是什么?


油屋是一个日本古典风格非常强烈的澡堂子,所有的员工都是日本穿着日式的传统服饰,而在这个充满传统“和风”的建筑中的最顶楼层——“天”,是一个完全西式风格的房间,并且整个生产体系中最高级的职权者是一个不管穿着还是长相都是西方人模样的钱婆婆。

这不正是日本与美国的关系的隐喻吗?

在油屋这个生产体系中,所有人都在拼命干活,但是既得利益者却是高高在上的洋人婆婆;所有人都用姓名与这洋人婆婆签订了契约,而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来处,如同出卖了灵魂;在汤婆婆管辖的这个世界,只要不劳动就会变成动物,每个人都必须为汤婆婆创造价值;白龙(日本)为了向汤婆婆学习魔法干尽坏事,日益凶残……

此外,这个洋婆婆会不时化成头发白色的鹰(美国的国鸟)去巡视这个属于她的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无面男又是什么?


カオナシ 无面男在日文中有“没有颜面”的意思,它代表的是2000年日本人的一种迷失状态,迷茫,阴冷,孤独,容易被影响同化。在千寻与无面男简短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在影片中确实有这种寓意:


千寻的这几个问题也是宫崎骏对现代日本人的一种哲学叩问。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你要去向何方?

当代的日本人弄不清楚这三个问题:无面男只知无意识无度地吞噬一切贪欲,自己虽不停壮大,却给周遭带来了破坏,并让自己外表的不断丑化变态。这映射的是日本一味盲目的发展,忘记了来处,忘记了本源,也不知何往。


无言沉默的无面男执意要给千寻药牌,金子,所有他以为千寻会想要的东西。但正如千寻所说的“我想要的东西你绝对拿不出来。”这应该是日本人年轻一代与上一代人心灵深处的某种对话,迷失的上一代人创造的东西并非这代人真正所需要的,他们创造的“财富”对年轻一代“毫无价值”。最后,无面男与白龙一样:无尽无度的吞食最后以“呕吐”来完成自我救赎。


为什么千寻原本的使命(calling)是解救自己已经变成猪的父母,但是故事中她却似乎全程忘记了?

或者我们可以这样猜测,小千把自己从河神那里拿到的河神丸子救了两个完全陌生的人——白龙与无面男就是父亲与母亲的象征:白色的白龙,黑色的无面男,正是一阴一阳,且不论白龙与无面男这两者谁是父,谁是母。白龙无尽的保护,无面男无尽的给予,不正与“父母”并无二致么?

如果这个隐喻成立,那么最后千寻分别帮助了白龙与无面男后,汤婆婆让千寻从一大群猪中选出自己的父母时,千寻信心满满并毫不犹豫地说“这里没有我的爸爸妈妈”,则不难理解了。因为千寻知道他的父母早已另有化身。而在影片结尾,白龙与无面男全无送别千寻走出神隐世界,惟白龙叮嘱千寻千万别回头,当小千走到出口时,却霍然发现父母早已在那等候。由此说来,白龙跟无面男就是千寻父母进入这个世界后的化身寓象也非常合乎情理。


钱婆婆呢?


“曾经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这是钱婆婆对千寻说的话。

钱婆婆住在水上列车的第六站,影片出现的所有数字都有深刻的隐喻,那么如果一站隐喻十年,那么就是千寻要回到60年前才能与钱婆婆对话,由影片上映的时间2001年往回推到,60年前即1940年代,而1940年日本在世界上做什么,应已无需赘述。

千寻带着无面男(现代迷失的日本)代替白龙(过去的日本)向住在沼之底的钱婆婆道歉。那么钱婆婆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汤婆婆住在油屋的“天”,钱婆婆住在遥远的彼方的“沼之底”,一天一地,又是一组阴阳对立的关系。正如汤婆婆说,她跟钱婆婆是双胞胎,却一点都合不来。如果汤婆婆是暗喻“欧美”,钱婆婆应就是暗喻“亚洲”无疑了。

图片中是钱婆婆“沼之底”的家,这个“亚洲风格”的建筑物在外观上跟“油屋”汤婆婆的全西化是鲜明的对比,两者几乎天壤之别。

而更妙的是,“荻野千寻”中的“荻”字本是如芦苇生长在水边沼泽的植物的意思,“千寻”则在中文与日与中有着相同的意义,“古以八尺为一寻”。"千寻",形容极高或极长。因此“荻野千寻”这个名字可以理解为:“长自很深的水底的植物” 与钱婆婆的住所“沼之底”正好呼应,也就是说钱婆婆的住处——“沼之底”正是“荻野千寻”生命的本源,正如同“亚洲”才是“日本”的本源。

巨婴——坊宝宝

坊宝宝是汤婆婆这个洋婆婆养大的日本巨婴。他穿一件印有"坊"字的红色肚兜。虽然他个子非常大,却是婴儿的模样,很娇惯任性,因为害怕“细菌”而天天待在堆满了玩具和枕头的房间里。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坊宝宝喜欢用哭来威胁人。

坊宝宝就如同当代的日本年轻人,在欧美文化的包裹与保护中成长,被父母娇生惯养,如同温室里的花朵,只知道玩乐。而讽刺的故事中这么一个未出过家门、害怕细菌又不讲道理的孩子,被钱婆婆(亚洲)变成了一只与细菌为伍的小老鼠,跟随者千寻走出了房门展开旅行,等他再回到钱婆婆身边时,却已经长成了能自己走路、不哭不闹、懂人情世故的大孩子了。



结语:

在《千与千寻》这部影片中,其实还有着许多细节可以对应到这部影片的核心设计原则(Designing Principle)——“迷失的日本”的诸多巧思。比如电影中,千寻帮腐烂神清垃圾那场戏,其实说的是日本因发展而迷失忽略了环境;又比如日本片名中的“神隐”所寓指的隐藏起来的神灵,以及影片中开场千寻一家人经过看到的一堆被世人忘记供奉的神龛石祠,其实说的是日本人对本源信仰的丢失。

正因为影片的创作核心意念是宏观与哲学的,而影片的体式又是委婉的寓言体,所欲言之事尽隐匿其中,恰好应了片名——《千と千尋の神隠し》之中的“神隐”二字。也正因为这个隐喻的“本体”是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那么可以解读自然包罗万象,而人们对影片自然也会有无数种解读方式,人们可以在影片中看到了“成长”、“爱情”、“环保”、“探寻”……

宫崎骏通过一个小女孩走入异世界而迷失的故事,尝试提出自己对当代日本这种“国之迷失”精神层面的解答——

带着现在迷失的自我,溯根寻源,为过往的错误致歉自省,找到自我,弄清楚自己究竟是谁,方才知道何去何从!

可叹的是,大家至今还在探讨怎么做一个被大家高赞,赚钱的动画电影时,宫崎骏早已在用他的作品履行他自觉的国民责任。

而对于这部创下无数佳绩的寓言体电影,宫崎骏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千寻上车的那一瞬间,是我最开心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