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之外的地方

文/大房子

1、

那一年去九塞沟跟团游玩,认识了两位传统意义上的驴友,我和我的一位同学与这两位陌生人在很短的时间里结下了比较深厚的友谊,在这短暂的两天一夜的游玩过程中,我们也相互了解了彼此。最后坐班车离开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在景点区留下了一张很美的合影,之后就分道扬镳,从此再无相逢的机会了。

我一直都相信,在我们还没有到达过的地方,在我们所不认识的那一群人里,肯定有些和你一样有着共同兴趣和品味的人,在你们相见的一刹那,虽然都互为陌生人,但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为什么自己身边就没有这样的人呢?

生活里,再新鲜的景点如果没有深邃的感情看多了也会厌倦;在生活中,即便是一对多么幸福的恋人,结婚之后时间长久了都会将爱情观转变为日常琐事;而在生活之外,一切你所没有见过的事物都堪称新鲜无比,在自己的生活没有涉及之处,在那些没有到达过的地方还有那群没有见过的人里,总会有一款是你所津津乐道的。

四川九塞沟,只记得在小学语文课本里学到过,一个梦幻般如童话王国的美妙世界,在我儿时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够去一次就好了;可时间给你的答案除了有一些出乎意料之外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机缘巧合,一次去成都游玩之后不尽兴就直接跟团去了九塞沟,让我一下子从儿时自己所梦幻般的场景一下子就搬到了如今二十岁我眼前的场景,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而已,何谈有生之年呢,不得不说,时间给了我一个惊喜。

不过更让人意外的是,课文里的美妙风景给我的感慨是短暂的,让我的内心如此长久不息地惊叹既然是:在这个世界上,在我所未曾到过的地方和我所未曾谋面的人群里,竟然有如此之多如我一般的人,即便那一年过去了许长时间,我们之后虽然也打算过一同去其他地方游玩,可也终究没有再一次见过面,但是对于他们的印象我至今都不敢忘记。

2、

一个来自重庆的火辣妹子,以及一个来自福州白领一族的大叔,哦对了,说是大叔,也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不过是长相有点偏老,瞅着像是大叔,但是在游玩的过程中我可不敢这么叫,我一直喊他哥,因为我不想带给他以岁月的残害。

重庆的火辣妹子也是三十多岁的一个大姐姐,可与福州大叔相比起来她的长相却是可爱类型的,一张娃娃脸,见了面就稀里哗啦地说重庆方言,像是倒豆子一样一把撒子我们的脸上,也不管我们能不能听得懂,说完后便长舒一口气,像是大便排空了一样顺畅无比,但是坦白来说,重庆方言还是挺好听的,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

福州大叔有种探险家的品性,他有种古老的欧洲殖民者探险蛮荒未知之地的精神。全程的旅游景点因为路线长、线路复杂、景点之间的距离又很长所以很多旅游的人都会选择一些当地比较有名或者是规模较大的景点前去观赏,可福州大叔不这样,当我们下了接送的班车走到一起之后,这位福州大叔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走在我们四个人的最前面去,像一位领袖,带着开拓精神率领着我们去开荒拓地,而后面的重庆妹子大口重庆话:“你走慢点嘛,你晓得去哪个地方吗?”

最后重庆妹子实在是走不动了,前面又有一段原始森林地上山路,全程上坡,所以她不干了,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把旅游鞋脱下来扔在一边,用刚刚脱鞋的手去伸进旅游袋里掏薯片,还说,“我实在是走不动咯,你们去嘛,我在这里等你们。”

没办法,把她自己留在这里不大合适,于是我把留下来和重庆妹子一起吃薯片看风景的权利送给了我的同学,我只身前进,跟着福州大叔去开荒拓地去了。

最后过了约二十分钟我和福州大叔才原来返回,来到刚刚他们休息的地方,我们刚坐下来,重庆妹子便把那盒还没吃完的薯片递到我和福州大叔的面前,“吃嘛吃嘛。”

我用手夹起一块放进嘴巴里嚼了起来,“嗯?怎么有股脚丫子味?”

重庆妹子据她说,她的年龄已经三十来岁了,可是我怎么看都不像是三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倒和我们这群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相差无几而已,可能是她化的装比较浓艳吧。重庆妹子性格豪爽,落落大方的一位女汉子,看起来比我们这群大老爷们还放的开,我是那种胆怯害羞加内向的一个人,我们一比较完全是南极和北极,她总是在路上不停地叨叨叨、叨叨叨的,我总是哦哦哦、嗯嗯嗯的。而且,她还是一位十足的吃货,为了吃怎么麻烦都没事,中午在景点吃午饭的时候,休息区人满为患,公共桌子和椅子都已经座无虚席,就连卖饭的那些窗口也早早排起了长队,面对如此浩瀚的人头海洋,我和福州大叔以及我的同学都害怕了,于是我们随便找了一块草地,席地而坐,默默地拿出我们自己事先准备好了的装在书包里的面包、八宝粥、饼干、大饼互相分着吃。可重庆妹子不干了,我感觉她似乎说了一句,“老娘还偏偏不信了。”然后一头扎进浩瀚无边的人海里去了,转眼间我们就找不到她了。

最后吃完饭,我们最终在最边处的公共桌椅那发现了她,她一边收拾着吃剩的食物残渣边埋怨道,“这的盒饭好贵,酱肉盖浇饭一点肉都没有全部都是酱。”

“多好,你还有热饭吃,我们吃的是面包就火腿肠。”我埋怨道。

“谁让你怕麻烦不去买的。”她白了我一眼。

两天一夜的游玩时间很短很短,短到我们还没有充分享受到从彼此身上得来的友谊之时,便要分开了,那种伤感之情油然而生。

因为我性格好,说话少,总是在为他人着想的缘故,在临别那一天重庆妹子送给我一个外号,“沙和尚。”

我问她,“我为什么叫沙和尚?”

“沙和尚最能干活,不怕辛苦不怕累,而且重来都是任劳任怨。”她说。

“我靠......。”我不知道她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还是在点我,重庆妹子的话总是让人琢磨不透,却又能到恰如其分的距离。

总之,最后一天我们过的很愉快,我们互相加了微信,虽然之后也没有常常联系,大概美好的事物总会很短暂吧,因为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虽然我们注定要相识,注定是那一群合得来的人,但不一定我们的生活会从此交集下去,也不一定,一眼之缘就会是永远,因为没有任何事物能逃的过时间的残害。

最后我们合影留念,用的是重庆妹子的自拍杆,她笑的最恰如其分的合适,福州大叔笑的最严肃,我和我同学笑的最尴尬、也最丑。

3、

时间总是在不停地流转着,它像极了一场没有感情的洪水猛兽,狂卷袭来,让我们在洪水里挣扎着前进,根本没有功夫去想洪水到来之前的那种风平浪静。

生活总是平淡无奇,因为再也没有那一次激情能让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我总是在找一个地方,一个生活之外的地方,那里什么都是新鲜的,不管是人还是景点。

后来,偶尔一次机会发现微信里的福州大叔在朋友圈里晒娃,看上去都好几岁了,刹那间我感到惊奇,原来表面上具有如此开拓精神的福州大叔早已结婚,还有一个几岁的娃娃,朋友圈里的福州大叔抱着娃娃的表情和我在那一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完全换了个人,他幸福地笑着,面对着家庭、面对着孩子,与合影留念里的那个严肃地微笑着大叔一点也不一样。原来,在生活里福州大叔是这一番模样,在生活之外他又是另一番样子。

又过了段时间,我无聊翻阅微信朋友圈,我又看到福州大叔发了这样的一张照片,夜里、阳台上、一张桌子、一瓶还剩下半瓶的牛栏山二锅头,还配了一行字,字里句间,无不透露着一种孤独感还有对生活平淡的无助感。

一次我在微信上和福州大叔聊天,阔别生面,许久未见之后的第一次聊天,通过深入的聊天我才慢慢地发现了一个真正的福州大叔,原来他在一家钢铁厂上班,算是白领一族,有家庭有孩子,按理来说本是幸福美满,可他不满足于此,他是那种把生活与生活之外分的特别清楚的一个人。他说他去过很多地方,一旦有假期就会去,包括我一直想去还没有去过的云南等地,他还跟我介绍说,丽江看上去要比大理好、比大理安静舒适,他还说在丽江最适合点上一瓶酒在一个酒吧里坐上一下午,这些东西我都记下了,脑袋里还想着我按照他的建议去做这些事情的情景,他最后告诉我,下次假期打算去西藏,问我要不要一起,我说,“若是有缘,必会再次相见。”

对于那个重庆妹子我已然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全篇文章都给她扣上了个重庆妹子的称谓,其实是为了有些活泼性,但是出于尊敬我应当叫她姐姐。姐姐很少晒朋友圈,对于她我到现在也不甚了解,偶尔在朋友圈里晒了几张图,不是美食就是旅游景点,一看就知道这些年她又去了不少地方,说实在的我倒是很倾佩她,她是那种为数不多的能把自己所理想中的样子过进生活里的人,人们都说生活是生活,远方是远方,可是如果你翻开她的朋友圈,如果这个朋友圈是她生活一部分的话,那她的生活就是这些远方。

如果有机会,也想和这位姐姐再一次见面,如果可以,我也想真实的了解她,像沙和尚一样好学般的向她请教,如何把理想中的样子过进自己的生活里,如何一直保持这么乐观的心态。

4、

生活里,再新鲜的景点如果没有深邃的感情看多了也会厌倦;在生活中,即便是一对多么幸福的恋人,结婚之后时间长久了都会将爱情观转变为日常琐事;而在生活之外,一切你所没有见过的事物都堪称新鲜无比,在自己的生活没有涉及之处,在那些没有到达过的地方还有那群没有见过的人里,总会有一款是你所津津乐道的。

那么福州大叔、重庆姐姐,如果我们有缘,就在生活之外的地方再次相见,就像当初那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通过活动认识一个妹子,就称她为小A吧,挺清纯的女孩,穿着打扮不浮夸,说话让人听着挺舒服的。当时印象很深刻就...
    艾莉娅史塔克阅读 503评论 0 17
  • 我从正式毕业之后就一直留在广州,没有去过其他的城市工作。虽然是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会随着工作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我的住...
    凶猛的小白兔阅读 76评论 1 2
  • 我要结婚了 嫁给一个长我几岁,既成熟稳重且对我事事有回应的一个男人,他一点也不直男(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直男,就算不...
    七槐阅读 1,935评论 47 49
  • 在你的记忆中,是否有个让你刻骨铭心的人,你是在心中永远记住他(她),但是他(她)已不在你生活中存在。.生活的往事,...
    琳琅小神阅读 269评论 2 17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18,228评论 25 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