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的青春——为了艾泽拉斯

96
沉默的话痨
2016.06.14 16:03* 字数 3033
合影

本文只是一些青春往事和脑洞段子,每段都会有一些梗,非新手向,食用时搭配老玩家会更美味。部分虚构,如有雷同,你咬我啊。

(一)

在我还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玩魔兽世界了

当时用的大屁股显示器,看一个衣衫褴褛的亡灵盗贼在二极管屏幕上跑来跑去

跑过丧钟镇的农田,跑过银松森林的浅滩

那时的我哪玩过这么大型又复杂的游戏啊,整个人都一直处于一种惊奇兴奋加懵逼的状态

经常一头撞进怪堆儿里,被一群“哇啦啦啦”叫喊的鱼人追得狼狈不堪

也曾赤手搏熊,搏狼,搏……有个精英怪叫什么来着?阿鲁高之子?

十几级的小号什么都不懂,一个人就这么踩着银松森林厚厚的落叶到处游荡着

哈…这个树上有鸟窝啊…

这个瀑布下面有个箱子诶…

这房子好破啊多久没住人了…

然后一回头发现门被一群亡灵堵了…

第一次接触,那个世界的宏大和神秘悄悄的在我心里很深的印象

好些年后,仍让我念念不忘


(二)

真正开始玩魔兽是在大学

当时也是无聊

枯燥的学业和找不到女朋友的青春期几乎把我逼上绝路

在某个痛定思痛的午后

突然想起了多年前银松的日落和海滩

夕阳下奔跑的小盗贼

和四处闲逛的阿鲁高的亲人们

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了魔兽这个大坑

玩了个猎人


(三)

一个合格的猎人应该具备怎样的职业素养?

当然是一见势头不对果断扔下宝宝跑路

我和那只蠢熊的足(shi)迹(ti)遍布艾泽拉斯的每一个角落

据不负责统计,到目前为止

我和它的死亡次数分别为近万次和无数次

我以绝对的优势完美地保住了作为主人的尊严


(四)

选择宠物是有诀窍的

乌龟硬则硬矣奈何伤害太低

豹子帅则帅矣可惜命比纸薄

迅猛龙刚猛有余灵活不足

蛇类阴损灵动但仇恨捉急

只。有。熊。

只有熊是完美的

壮硕的身材,完美的颜值,无畏的勇气,萌萌的性格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熊都是最佳的旅行伙伴

「好了,我已经给你洗地了,你是不是可以把爪子从我教科书般帅的脸上拿开了?」


(五)

相信每一个猎人都想像过自己宝宝是有生命的

白天这个或生猛或蠢萌的家伙陪着你一起浪迹天涯

晚上你睡了

它会独自出去看看

找个水塘试着弄点河鲜打打牙祭

躲在石头后偷看奥格瑞玛门口另一个猎人的母熊

悄悄溜上飞艇回丹莫罗老家看看

或者只是一直不下船,眯着眼一遍遍的等无尽之海的风吹过它的毛发

然后天亮前回到你消失的地方等你带它一起去旅行去征战

每每想到这我就很感动

于是我把我的小术士练到了四十级

人总要有一些梦想的

万一实现了呢


(六)

大学开始玩魔兽后,我是拖了一个舍友下水的

那天晚上十点

我们两个人开了通宵买了饮料零食

新建了两个牛头人进了游戏

第二天早晨六点他告诉我再也不会玩魔兽

之后我每次来到莫高雷广渺的草原

看着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后悔

「什么破游戏,走二里地儿找不到个任务怪」


(七)

我曾经带过猩猩

比我伤害还高

我就给放了


(八)

我曾经在rp服务器玩过一段时间

这是一个奇妙的大区

里面的每个人都在努力地融入这个世界

他们会给自己的人物起一个符合当地习俗的名字

再给自己的姓氏撰写一段历史

所以每个人都不是凭空出现

他们之中有的从军有的经商

有世居火山群岛的偏远氏族

也有来自极寒之地的流浪旅人

他们的灵魂遁入了这个世界,于新的躯壳里展开另一段人生

我无疑是羡慕他们的

「早上好,愿大地母亲与你同在」这是贫瘠之地某个氏族的萨满

「有人去灼热平原狩猎龙人吗?我们需要一位法力高强的法师」身着重甲的圣骑士站在布告栏前大声的喊着

「收购五十斤魔铁矿石,另外出售工程学炸药,绝对不会随便爆炸,地精出品,品质亻…」一个叫图特丶高大全的地精工程师没能把话说完


(九)

我在70级的时候加入了现在的公会

到现在我有大小号数十个

公会会员总数四百出头

有时候我在想会不会别人也和我一样

在用各种小号扩充公会的软实力

会长一直有开第二个公会团的梦想

但很有可能我们没那么多活人


(十)

公会最辉煌的时候是TBC后期

一群由少男少女人妻大叔组成的杂牌军

每到周末就聚集在一起

胡吹乱侃地在太阳井双子门前灭一宿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进度卡了一个多月后会长终于着急得痔疮犯了

会长:「咱们这样不行啊,都卡这一个多月了」

治疗妹子:「就是,某某战士你就不能上点心,每次都是你先倒」

战士:「没吃饭,不在状态啊,晚上谁去撸串?」

会长:「算我一个,你们先选地方,哎不是,想个辙啊,还想接着灭啊?」

治疗妹子:「就知道吃,上次去肯德基六个人买了十四个汉堡你一人就吃了四个!最后我都没吃饱」

会长夫人:「就是就是,你吃了四个!」

战士:「这也是种能力!」

会长:「你这饭量也可以的,我年轻的时候也没你这么能吃,我妈每次做饭…咱们能不能先不扯这没用的了,boss还打不打了」

学生党法师:「老大,快十一点了,宿舍要关门了!」

会长:「拉桌子拉糖,起buff,再灭一把撤」


(十一)

后来我们用乌龟大法终于过了双子

两个半月后鸡蛋也能正常farm了

会长:「咱们公会就两个半猎人,你还是队长,橙弓出了直接强叉给你,放心」

我:「谢谢会长,这个月公会敏捷合计我包了!」

会长:「/拥抱」

某个周末我请了假去参加婚礼

等我再上线的时候

战士悄悄对你说:「出橙弓了!」

治疗妹子悄悄对你说:「出橙弓了!!」

猎人c悄悄对你说:「[索利达尔·群星之怒]出橙弓了!!」

会长:「你这是命啊」


(十二)

有时候打得很顺利活动会提前结束

一帮人无所事事决定在岛上捉落单的联盟

仗着人多势众一身的pve装备就出了副本大门

盗贼:「快来,门口有个联盟,我闷住了,别让他进副本!」

大家嗷嗷叫着冲出去把那个可怜的侏儒法师按在地上一顿乱锤

治疗妹子:「哎哎我闪电箭还没读完呢!」

群众们手刃联盟后纷纷请战,这么杀不痛快咱们排战场去!

会长在yy里感慨民心可用啊民心可用,大手一挥奥山走起!

半个小时后

会长:「要不咱们回太阳井找找有没有漏掉的小怪?掉的法袍挺不错的」


(十三)

一个人的狂欢是种很微妙的感觉

一人一熊一马

随便走走停停

我寻找海加尔山的最高点

我探求无尽之海的最深处

路过天使姐姐的祭坛会驻足观望

目光穿过空气落在远处

但我知道那里一定有一个生死不相见的人在等候着

也会在飞过纳格兰的天空时

去看看之前熟悉的小浮空岛

回想一下曾经和某人幼稚地选择其中一个当作「老地方」

相约某天哪怕不玩魔兽了

也会在偶尔上线的时候

来这里坐坐


(十四)

至于一群人的孤单呢

很简单

「灭到散」


(十五)

rp服务器的人都有个共同的特点

由于自己给自己设定了背景故事

所以言行举止都得按套路来

比如某个牛头人排战场

只会吃法师做的面包

面前的疑似牛排大餐看都不看一眼

还比如某个兽人盗贼因为接纳了某些教义

从此拒绝使用偷窃和开锁

又比如某个地精工程师自作主张学习了侏儒流派

美其名曰师夷长技以制夷

然后成功的被奥格瑞玛高级工程师协会吊消了执照

对,就是那个只能自己收材料卖成品的图特丶高大全


(十六)

魔兽凌晨首映我也去了

人山人海的部落联盟挤在一起

每个人脸上的笑都那么真诚

他们中有骑士牧师术士

有盗贼法师小德

也有战士猎人萨满

三三两两凑成一团合影加微信

此情此景让我感慨莫名

如果出套装

你们还笑得出来不?


(十七)

我很崇拜从60年代过来的玩家

那时候一个副本要四十个人参与

由于复杂的副本机制

任何人的失误都有可能葬送整个四十人团队

哪像现在——

会长:「一个菲米斯的BUG你卡失败三次了,再失败修理费你出!」

——一次失误只能干掉二十四个


(十八)

「…只见那侏儒盗贼眼神阴沉,衔刀无声靠近,就在敌人转身之际,气运双腿拔地而起,吐气开声双刀前送,一发肾击打在了牛头人的后臀上…」

                  ———《艾泽拉斯最蠢死法集锦》


(十九)

黑暗神殿我们是安排和太阳井一起开荒的

虽然BT的装等差了SW一点

但由于伊利丹的存在

这些细节没人会放在心上

背叛者是个充满悲情的角色

欲望、责任、牺牲、绝望以及最后的疯狂

在魔兽历史名人大多一根筋的情况下

人们对这个这个离经叛道的男二的感情

始终复杂难言

「好巧,左手?」

「是啊,右手?」



未完待续…还有很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