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姻,我成了瘸腿的第三者

(一)

18岁,高中刚毕业就来到这座省会城市从洗碗工做起,算起来也有十多年了。凡是不需要脑力,只需要体力的活我都做过。洗碗工,送餐,保姆,啤酒妹一开始也只图能有口饭吃,不露宿街头就行。

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过,长得圆圆滚滚,色眯眯趁机揩油的暴发户;穿得斯斯文文,一块钱都算得清清楚楚的上班族;前一天和老婆秀恩爱后一天却带着小三的油腻中年男人。

当然我也谈过几次不痛不痒的恋爱,虽然我来自小城镇,可是容貌清秀,个子不高,但有着南风小女人的温婉。

第一份洗碗的工作就是因为油腻的肥胖老板趁老板娘不在的晚上,对我出手,刚高中毕业连男生手都没碰过的我吓得落荒而逃,损失半个月工钱不说,沦落到露宿街头,躲在一个公园僻静的树丛里过的夜,一夜惊恐到连害怕都忘了。第二天就着公园池里的水洗脸,也就着池水喝饱,没时间怜悯自己,硬撑着找洗碗的工作。

第一个男朋友是同在一个餐厅上班的打杂小伙子,算起来也一起上班半年有余,时不时的买朵扎头发的花给我,或者给我买几个水果糖。我就被收买了,大家一笑,半推半就成了他的女朋友。那时他大我七八岁,对男女之事熟门熟路。而我拉个小手都还躲躲藏藏,小脸红半天。后来在他们宿舍,一天晚上只有我们俩,他提出睡觉,我不答应,他想要用强,我又逃跑了,2个月的初恋就此夭折。

后来也谈过几次不痛不痒的恋爱,说是恋爱,更多的倒像是在外地打拼的自己找一份冰冷的温暖。可这如同饮鸩止渴,越谈越觉得和心目中的的恋爱完全两回事。

而几段恋爱都是以我拒绝性爱终结的,虽然家里不是大户人家,可是家里家教特严,从小妈妈就时不时的用很严肃的表情调教,我的概念里,不结婚是不能睡觉的。

时间已过去9年有余,我从服务员做到了领班的位置,遇见我现任老公。我们的餐厅开在城边上,街道都是才扩建的。附近有几所大学,小学,还有公司,还有就是拆迁户。

而我们餐厅是周边比较火的餐厅,来吃饭的人,本地外地,上班族,老板,学生都有。

现在的老公餐厅开业时来过,后来也时不时的几个人一起来。平时连一次单独说话都没有过,恰好那天我负责他吃饭的那桌,喝醉了,把文件和包都落下,我负责清点时才发现。打开一看,是拆迁的文件。

那晚下着大雨,我就一直守着他的包和文件在店里等他到半夜,原本我是可以回宿舍的,可是想到那么重要的文件,丢失的人肯定会很着急,所以我一直留下等着。

果然,下半夜,他的电话响起来了,我接过他的电话,例行公事般交待清楚事情的经过,并告诉他不用担心,我一直都在守着他的包和文件。那一夜的雨一直下着,我就在前台一直等着。

他赶过来时,天都快亮了,就穿着上班制服的我冷得瑟瑟发抖。

“你一晚上就一直守着我的文件和包啊?那么大的雨?”

“看着是文件,怕丢失的人着急,其他的东西,倒也没那么重要,倒也可以慢慢来取!”

我例行的回答,只想着他赶快拿走,而我好回宿舍睡觉。

“谢谢你,真是太感谢你了!酒醒了发现包和文件都不在,可吓死我了!”

我冷得不想说话,只笑着答应“不客气,这是职责而已!”

没想到他竟看出来了,脱下他还有体温的外套给我披上,我一惊想要拒绝,说实话,我还是会从内心抗拒和男人太近,更何况衣服还有他的体温呢。

“有酒味,但是请你不要拒绝,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感谢。”

“好!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吗?”再是三小时,我就得上班了,我不想再浪费一分钟我的时间。

第二天,我请了半天假,还在睡梦中,中饭高峰期,他大张旗鼓的放鞭炮,送锦旗,“诚信服务,顾客至上”。

他的感谢方式,为我们餐厅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生意一度火爆到前一桌还没起来,后面已站满等待的人,季度营业额成倍翻,我也因为此事破格升为经理。

而他因为当天的一个电话走了就一个月没来过。开始几天还是有所期待,过了一个星期,便强迫自己放下了,这么多年独自在外打拼,由不得你不习惯生命里人来人往,更何况我们本没有交集。

时间已是一月有余,又是中午吃饭高峰期,我忙得脚不沾地,“西西姐!快去前台!有事找你!”小丫头们一个个带着神秘兮兮的笑容。

我往楼下走去,楼梯下到一半,他已经看到我,笑意吟吟的站在那里,清爽的短发,白衬衫,牛仔裤,怀里抱着满满的红玫瑰。

我的心“咯噔”一下,放慢脚步,走下来。

他轻轻走过来,递过花“西西小姐!我很想你!做我女朋友,可以吗?”

餐厅的人和客人一阵起哄,“答应他,答应他!”我脸涨得通红,不知谁推了我一下,他顺势抱住我,“那我当你答应了!”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文浩,拆迁二代,虽不是大富,但也足足有余。自己创业,有个十多个人的小公司。

表白后我和文浩普通情侣有的约会我们一样没落下,看电影,吃大餐,旅游,过节准时送上礼物,他满足了我对男朋友的所有幻想,也满足了女生心里面小小的虚荣。说不上好,也说不出哪里不好。在约会时哪怕是充满浪漫气息的场景里两个人也都缺少一种心神荡漾的感觉,仿佛一盘摆盘精美的菜,独独少了盐,看起来很美好,吃起来少了味道。

期间有几次两人晚上单独在一起,但是我拒绝他也就没强求,有点空落落的,但也正是我要的结果不是吗,不结婚不睡?三个月的时间,他求婚了。

带我见家长,他的父母表现得一般般,没有我想象的刁难,也没有初见的欢喜。陪我回家见家长,老家里知道了他的家庭情况,都认为我是走了大运,而父母呢只让我自己做决定。

结婚后他让我别上班了,我辞职呆在家里。家务有保姆,出门有我专门的车子,每个月花用有卡。一开始感觉自己在外打拼那么多年,难得过上这种有钱花,不用看人脸色的日子,心里是说不出的满足。

但时间长了,自己整天陪着空荡荡的房子,内心空洞起来。

文浩经常不回家,短的时候一个星期,长的时候半个月回来一次,问他总是说出差,去过公司几次也都说是不在。

在我想要提出去上班时,却怀孕了。知道有孩子的那天我的内心不是喜悦而是感觉讽刺,回想着和文浩相识到结婚,对于文浩的过去和未来,我一无所知。

自己拿着化验单不知走了多久,甚至不知道天黑。等到文浩找到我时已经是半夜12点,我独自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手里是揉的皱巴巴的化验结果。

那晚过后文浩回家的频率明显增多,有时候还会把工作带回来做。但我和他之间仿佛有着一层彼此都跨不过的无形界线,挥不去,赶不开。

怀着孩子8个多月时,我和文浩之间谜底揭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868评论 123 221
  • 今晚听了六哥的分享,才发现自己写得其实并不全。 源文件没有带回来,明天再补充喏~
    babeLLF阅读 110评论 0 1
  • 01 这个月结婚的好多。我的祝福都快送不过来了。就在刚才接到我战友A的电话。我心里咯噔一下,这货是要告诉我他也要结...
    七连长阅读 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