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县木塔,永远的神!

物道君语:

应县古塔,有一种千年的品格。

中国有一件宝贝,梁思成连照片都来不及看到,仅从一句民谣,就急急把它奉为神了。

早晨洗脸,他会说‘上应县去不应该是太难吧。’吃饭时,他会说‘山西都修有顶好的汽车路了。’走路时,他会忽然间笑着说,‘如果我能够去测绘那塔,我想,我一定……’

这是山西应县的佛宫寺释迦塔,也叫“应县木塔”,是当今世界上最高最古老的木塔,也是世界三大奇塔之一,另两座是埃菲尔铁塔,比萨尔斜塔。

历史上木塔不易保存,要么毁于火灾,要么塌于地震,要么为人摧毁。应县木塔却在经历40多次地震,200多次炮弹袭击,和常年大风后,还稳稳走到965年。

梁思成深情地说:“好到令人叫绝,好到半天喘不上气。”全塔用了3000吨木制,每一根柱子承重110吨,且没有用一根钉子建到65多米高,相当于现在二十三层高楼。

也许对于大众而言,听到这样年代久远的古老建筑,不过心多跳一下,眼睛睁大一分。在梁思成看来,它如同长明之神。

“后来我发现,那是“长明灯”,自九百年前日日夜夜地亮到如今。”

应县木塔建于辽代,公元1056年。时名应州,被辽国控制,彼时宋辽两境战事不断,烽火四起,而木塔就在辽境的边边上。

环境不但称不上好,还很恶劣。应州是一个产盐小城,往地里挖不深就有咸水,所以是个很难长树的地方,彼时全城只有十四棵小矮树。

木塔就是在这样较为疲软的土地上建起,并挺立千年。在它的顶层还有一个小窗,能看到应州全境,是极好的军事瞭望口。

从此木塔便像一个孤寂的巨人,以挺立的姿势一直在那里,见证着两国士兵的快步扬尘,喧声滔天。

唯一能欣慰的或许就是落日余晖,木塔发出了金色的光芒。有的美,注定带着一些艰难,而越艰难就越难忘。

初见时梁思成就对它做了一个“拜见礼”。因为当你站在塔底向上看,一丛一丛的斗拱,宛如佛陀的坐莲在天际绽放,很难不令人激动。古人说,那叫百尺莲开。

明代曾有一人登上木塔,一激动写下了“玩海、望崇、挂月、拱辰”八字。就算尚未亲眼所见,也能想象得到斗拱样式之多,有的形如浪花被水漂到空中,有的把屋檐衬托如弯月挂在疏桐......最后如众星拱辰般一层一层,一叠一叠把木塔垒到65米之高。

这70种斗拱,480朵,被日本伊东忠太说“这与日本千篇一律、每一层都使用相同斗拱的手法相比,孰优孰劣自不待论。”当我们遗憾唐代木建筑都在日本的时候,中国只需一个应县木塔。

事实上,这种美实在又普通得很。不过是各种普通木构建互相咬合而成的斗拱,既没有繁复的雕花,也没有色彩的勾画,朴素无名。

然而就是最普通的构建,却有如夏莲之美,层层瓣瓣,朵朵不一。或许在建筑之初,没有人会想到,作为技术搭建的斗拱,有一天会如同艺术般的存在。

真正要把应县木塔奉为神,需把木塔内部“拆开”。

从外边看,木塔仅有五层,六个屋檐,和最高处的塔刹。然而当一层层地剖析,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一座九层木塔。

古代工匠在每两层楼之间还筑了一个环状结构,形成另一个空间,因被屋檐遮挡了看不见,于是就变成了暗层。

图|《穿墙透壁》剖视中国经典古建筑

“五明四暗”的结构使应县木塔变成了九层,但不禁要问,为什么要把四层藏起来呢?

应县在塞外,即使平常岁月,也是大风常年刮着。应县又处在山西地震带之上,历史上仅强度在五度以上的地震就有十几次之多。

《应县志》记载:“元顺帝时,地大震七日,塔旁舍宇,尽皆倾颓,惟塔屹然不动。”以及后来唐山、大同大地震,波及应县使木塔风铃全部震响,塔身摇摇,持续一分多钟。但是震动之后,木塔安然无恙。

暗层就像一个隐藏的武器,用来抵挡风力,特殊的榫卯结构又具备张力,抵抗震动。木塔就像一个刚性很强,张力丰富的八边形塔。

图|《穿墙透壁》剖视中国经典古建筑

但缔造神的,却是一双双无名之手。

“这塔真是个独一无二的伟大作品,我佩服极了!佩服建造这塔的时代,和那时代里不知名的大建筑师,不知名的匠人。” 梁思成深情地感叹。

几千年来,古代的诗词歌赋、音乐舞蹈,乃至金石碑刻都有许多文章、书籍记载记述,唯独建筑极其缺乏,只有宋代《营造法式》和清代《工部工程做法则例》。

图|色空空 ©

缔造了奇迹一般的建筑,除了出资方能留下只言片语外,建筑师、匠人,往往无名。他们如同沉默的英雄,仿佛只是把一代又一代的工艺累积下来,把理性、智慧与美默默留在漫漫长河里。

所以历史上数不清的木建筑,诸如火烧阿房宫之类,寂寂死去没有余烬,悄无声息不被唤醒。

应县木塔的珍贵,是它的活着,为那些无名氏。

应县木塔走到了它965岁,距离千年轮回只剩35年,但能否等来尚未可知。因为木塔经历了太多。

不唯地震、大风、雷击的自然灾害,应县木塔也在炮火中挣扎。1926年内战,木塔被200多发炮弹袭击。1948年解放应县战争,被12颗炮弹击中,至今在木柱上还能看到弹孔。

图|1933年梁思成收到高培华拍的应县木塔照片

木塔病了,木件不断出现扭曲、歪闪、劈裂、折断、缺损。如今人们发现木塔早已发生了倾斜,其中一根柱子倾斜12度,现在它还继续以平均每年2毫米的速度倾斜。

目前木塔二层以上已禁止游人进入,近30年也有不少专家学者提出过修复方案,钢架支撑、上部抬升、现状加固、落架大修,但最后还是没敢动工。

图1 2|《穿墙透壁》剖视中国经典古建筑

因为不是“万全之策”,落架大修会影响内部古画,历史信息能保存多少没有把握。上部抬升最后能否又稳稳接上也是未解之谜......

要知道一座应县木塔,其珍贵不仅在于它建筑之美,还在于它的经历,它身上“时光的印迹”。

一座建筑在自然浸染的历程中,“它的皮壳会氧化,它的色彩会剥落,它的棱角会变得圆熟,它的触感会变得温润……它会有另外一种‘面貌’呈现出来。”

这种面貌是经历了风霜雨露,经历了沧海桑田,经历比一个人长很多倍的时光,才缓慢形成美好的品格。这是古塔最令人动容之处。

图|梁思成手绘的应县木塔渲染图

那么修缮就变得十分不容易,而目前无解。但正是无解,就令人十分地难过,我们不愿它继续病害下去,却又无奈地没有人知道它最后会在什么时候,会因为什么坍塌于世。

最后只能发出犹如梁思成般的深痛:“临走真是不放心,生怕一别即永诀。”

有时便是如此,越喜欢,就越怕它敌不过时间。

而今日去看这一个斜塔,是看见什么呢?这让我想起与梁思成一起去测绘应县木塔的另一个人莫宗江,讲过的一句话。彼时南禅寺“修缮如旧”,他很满意地说,反复地说:

“你看,这么小的殿多大气,古人的大气你感受到了吗?”

古塔的存在,不只是让这座古建存在于世,还是如穿越时空般欣赏传统的美,看见古人的气象。因为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新时代不过百十年,很多古建曾经被破坏拆除,很多美也需要被重塑。

感知这些延绵千年的古建,感知自信与大气,这些星星点点的美,将会组成我们这个时代的格局。

参考资料:

《大拙至美》作者:梁思成

《闲谈关于古代建筑的一点消息》 作者:林徽因

《旧建筑改造的「长明灯」——梁思成》来源:一脉stream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