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变鱼

唐朝乾元年间,蜀州青城县主簙薛伟,和县丞邹滂、县尉雷济、裴寮都是同事。这年秋天,薛伟生病,昏迷了七天不说话。又过了二十天,他忽然长叹一声坐了起来,对守候在床边的家人们说道:“我不知道我已经病了多久了,这且不去管它。现在我要你们马上到前厅去看看,同事们是不是正想动手吃鱼?可以告诉他们,说我已经苏醒过来,叫他们立刻放下筷子,到我这里来听一件奇事。”

仆人到前厅一看,果然,县吏们正好围着一盆香喷喷的大鱼准备下筷。他们听了仆人的话,便来到了薛伟的床边。

“你们可曾叫仆人张弼去取鱼?”薛伟问。

“对对,有这回事。”县吏们回答到。

于是薛伟又让人去叫来了张弼,对他说道:“你去取鱼的时候,渔人赵干故意把大鲤鱼藏了起来,只给你小鱼;你在芦苇丛里找到了那条系着的大鲤鱼,就拿回县衙来了。你刚进衙门之际,两个守门人正坐在门边下棋;等你走上厅前的石阶,看见邹县丞和雷县尉也面对着棋盘闹着玩。裴县尉正忙着在吃桃子。你说了赵干藏大鱼的事,有人便下令要把他捉来鞭打一顿。接着,你把大鲤鱼交给厨工王士良,他就高高兴兴地把它杀了。对吧,这一切我都没有说错吧?”

人们听后回想了一下,当天的情况的确是这样。他们抢着问薛伟:“这一切你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告诉你们吧,”薛伟大声说道,“刚才被厨工王士良活杀的大鲤鱼,就是我啊!”接着,薛伟便在同事们的请求下讲述了他这一番奇特的遭遇。

“事情是这样的,”他说,“我刚病倒的时候,燥热得没法忍耐,便迷迷糊糊地拄着拐杖出门去寻求凉快,忘了病,也不知道是在梦中。出了城,我心里感到很痛快,就像是关着的鸟兽逃出了牢笼。在山路上走了一阵子,我又闷热不堪了,便径直朝江边走去。到了江边,在我的面前出现了开阔、平静的水面,像镜子一样倒映着秋天的景色,十分惹人喜爱。

这时候我有了洗浴的念头,立即脱掉衣服跳到了水里。我从小喜欢玩水,长大以后再没机会玩水,如今又尝到了玩水的滋味,可以说是实现了我的宿愿。我想,可惜我是一个人,游泳的本领不及鱼大,要是我能像鱼一样在水里自由自在得到处游动,该有多好啊。

没料到我这样一想,我身边便有一条鱼在和我说话了。它说:‘好啊!你的愿望容易实现,我可以为你想办法。’不一会,它就领来了一个长着鱼头的人,和不少大大小小的鱼。那鱼头人骑在一条大鲵鱼的身上,看上去像是鱼类中的一位首领,来到以后立即宣读了一篇诏书。诏书的意思是说,我不留恋人世的官职,愿意到大江大河里来过悠闲自得的生活,应该满足我的愿望,可以让我暂时成为东潭里的一条鲤鱼;不过,可不能贪嘴去吃钓钩上的鱼饵,以免失身......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之间身上已经穿起了鱼的衣服,成了一条大鲤鱼。”

“从此以后,我便随心所欲地在江河里游来游去,想到哪里便到哪里,不论是波上潭底,三江五湖,全都玩遍了;只是因为我的居留地是在东潭,天晚了,还得回到东潭来。”

“今天我一时找不到吃食,肚子太饿了,就跟随着一条小船朝前游。忽然,我发现赵干正在河岸边垂钓。他抛下的鱼饵太香,使我禁不住馋涎欲滴。我都快要挨近鱼饵了,幸而心里还有戒备,赶忙闭上了嘴急急游开。可是,过了一会儿,我越来越饥饿了,心想,我本来是一个做官的人,即使吞饵上了钩,赵干岂敢杀我,只能把我送回县衙嘛。就这样,我终于一口吞下了那香喷喷的鱼饵。”

“至于以后发生的那一切,刚才我已经对你们说过了,可不想再重复了。但有一点我还得补充一下,那时候,赵干用绳索串我的腮,张弼从芦苇丛里一把提起了我,我都对他们拼命大叫,告诉他们我是县吏的薛主簿,可他们都像聋子一样不睬我。后来我被张弼提着进了衙门,见到了你们,我又大声向你们呼救,可你们根本分辨不出我的嗓音,只顾自己玩闹和吃桃,还说:‘好大的鱼,快叫王士良好好烧一烧!’最使我发急的当然是王士良磨着刀按住我头颈的时刻了,我眼睁睁地望着他,差点喊破了嗓门,可他什么也不想听我,只一刀就斩下我的头颅......”

“谢天谢地!幸而我刚在那里掉下了头颅,马上就在这里苏醒过来了!”

薛伟讲的这件奇事使听的人都惊骇得目瞪口呆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