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婆婆

 我的婆婆是一个又矮又瘦又黑又无文化的农村妇女。但就是这样一个孤陋寡闻、目不识丁、矮小瘦弱的老人却有着特色传奇的一生,并活出了一番让我永生难忘、刮目相看、高大伟岸的光辉形象!

 我的婆婆,她很倔强,却又很随和,人缘又好。无论是谁,什么事,她都会幽默,诙谐的面对。当然,有时候也不分事情的轻重缓急,说话的场合与所说的人。年轻时,在老家,人送绰号“黑牡丹”。黑牡丹,顾名思义:黑色的牡丹。牡丹是花中之王,有国色天香之称。它雍容华贵,超逸群卉。但用它来形容婆婆,估计重点在于她的黑,以及她的诙谐与幽默。她经常说出的话,让人很轻松,甚至啼笑皆非,令人捧腹大笑。

  婆婆有几句口头禅,那是相当的厉害。那就是:“我不知道……,我忘了……。”有时候,有些事,明明就是她做的或拿过,待我向她求证时,她绝对会用她的招牌口头禅回复我:“我不知道。”当我指出具体的时间及现场人物或状况时,她会面不改色、理直气壮的说“我忘了!”把我气个半死,却又无可奈何,无计可施。再后来,有时我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很无语,我却得意洋洋、哈哈大笑。并不失时机的问婆婆,此时,感受如何。她就尴尬的腼腆的微微一笑。

 婆婆虽说是个目不识丁的老妇人,但她很开明,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婆婆名下两个儿子,两儿子名下五个闺女。虽说婆婆也希望家里添个男丁,但在面对孙女时,她依然很爱她们,维护她们,为她们付出了全身心的爱。也从来没有埋怨或数落个谁。有时,听到小区内其他老太太当她面表示孙女太多,没有孙子时,她会很不高兴的回复:“我才几个孙女?十个,八个,我不嫌多。男娃女娃都一样!”虽说作为儿子儿媳的我们,从来不受她思想观念的影响。但听到她这样说,我依然很感激,很欣慰。如此明理的婆婆,觉的她很伟大。

 婆婆的爱是无私的。婆婆一生生了三子,养成了两个。还有一个因历史政策或特定的原因,寄养在她名下,请她帮忙看管、扶养并有着深厚感情的外甥女,无形之中也成了情真意切的亲闺女。再加上帮忙照看过的四个孙女,她一生竟然带了七个孩子。自此,婆婆的高大光辉形象愈发清晰了。

  婆婆的一生很坎坷,吃尽了苦,受够了磨难。无论是在娘家还是婆家,都没有话语权,向来是逆来顺受。直到儿子长大成人,才慢慢的腰杆变直了,说话有底气了,才觉得活出了自我。

 在外人眼中,婆婆是个喜纳人,爱开玩笑。她开起玩笑来,是不分对象的,无论是长辈、平辈、亦或是晚辈,她都不经过大脑,不考虑后果,张口就来。为此,我还提醒过她几次,结果,我们还争论了几句,气得我两天没有同她说话。如此喜纳、开朗、明理的婆婆,也有她拘谨的一面。家里要是来了个她不熟悉的客人,她竟然都不好意思说话,吃饭时居然都不好意思夹菜。反而我们给她夹菜,有时,客人见她拘谨,也赶忙给婆婆夹好菜催她吃。

 婆婆的倔强,那是众所周知、有目共睹的。她经常睡觉不脱衣服,中午午睡时,即不愿意脱外套,也不愿意盖被子。即便脱了外套,盖了被子,起床后,亦不愿意再添加衣服。为了防止她感冒,我说了她多次。说重了或说急了,她竟然胡搅蛮缠、理直气壮的说:“一年中,谁还不感冒生病几次?否则,医院怎么开,医生怎么活?”呛得我张口结舌、哑口无言。被她的歪理说的得目瞪口呆。婆婆不爱喝水,也不爱喝汤。即使炖的再美味的汤,她都不愿意喝,只吃些稠的。

 婆婆一生都很节俭,舍不得吃也舍不得穿。但就是这样一个节省的老太婆,且也爱美。记的我嫁到她家二三年左右,暑假,我回了一趟老家。那时我近八十岁的爷爷还在,爷爷掌管着家里的一切大权。什么时间地里该做什么活,都由爷爷指挥。吃过午饭,天还很热,婆婆见我回来在沙发上休息。兴奋地来到我屋里,满脸笑容却又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这有一条裙子,你要不?”这个年纪的婆婆,我从来没见过她穿过裙子,就疑惑得问:哪来的裙子呢?“别人给的。”“不要!”我条件反射的回答她。“我穿给你看……”婆婆笑眯眯地望着我说。“好。”我笑呵呵的答应了,很兴奋,很期待,婆婆穿上裙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婆婆转身出去了,一会儿,她手里拿来了一条翠绿色的连衣裙,九成新,估计别人觉的这个颜色的裙子很另类,奴驾不了它,就送给了婆婆。婆婆羞涩得微笑着当我的面不脱身上的衣服就开始穿它。婆婆笨手笨脚拉扯着裙子,看着又矮又瘦又黑的婆婆穿上一条翠绿色的连衣裙,显得不伦不类。我捂着嘴笑呵呵,婆婆也笑的合不拢嘴。穿好后,婆婆扭捏地转动身体问我:“怎么样?”正在这时,紧闭的房门被轻轻的缓慢的推开了,爷爷来叫婆婆,该到地里干活了。爷爷站在门口,刚好看到婆婆穿着裙子,说了一句:“穿那个,弄不成。”说完转身慢腾腾地走了,听着爷爷说的话,看着爷爷离开,我与婆婆相互对视一眼,婆婆很尴尬,我却幸灾乐祸。随后,我们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

 婆婆有时说的话,没有信誉度。我经常当婆婆的面开玩笑说:你说的话该打五折或四折。婆婆睁大眼睛,斜望着我,泯着嘴问:“为什么?”于是,我就开始揭她老底:“你的大孙女三个月时,你知道我要回西安的消息后,你跟我说,你想回趟娘家看看,说第二天就回来。开始,我们爷爷还不同意,说你第二天不可能回来。我还作通爷爷的思想工作,说你时间短,第二天就回来了。爷爷看着我,没说话。谁知,你一走就走了七天,留下爷爷、公公和我。爷爷和公公不会做饭,我又不会使用原来家里的大锅,一到做饭时,爷爷看你大孙女,公公帮我烧火。下午,公公帮我点炕,我在院子里哄着哭闹的娃,那场面,多壮观呀。我们天天都再盼望着你回来。”婆婆听后,咧开嘴,眯着眼,得意的笑着。

 婆婆有时说谎是不经大脑考虑的,破绽百出。一年国庆节,我也回到老家。那时,老家的地里忙着播种麦子,秋天了,天黑的早,下午7点左右,天完全黑了。婆婆下午3点多吃完饭就出去看播种机给地里播种的情况,播种那点地,大概最多需要一小时左右。婆婆这一去,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气踹嘘嘘的回来,好像刚干完活还很疲惫。我与爷爷坐在炕上,爷爷抬眼看了一下婆婆,不紧不慢的说:才播完回来。“嗯。”“人家给你播到这时候?”爷爷继续慢调不理。“哦,没有,天快黑时才弄完。”婆婆如实回答,接着婆婆说她到别人家玩了一会儿。爷爷回头看着我说:“我就说吗,怎么能忙到现在才弄完,天黑了,人家也要看得见才行。”听完爷爷的分析,我看看爷爷,望望婆婆,不由自主的笑了,而婆婆也不好意思的望着我,尴尬的笑笑。

婆婆刚来西安时,爱穿宽松的裤子,说是舒服。后来,慢慢的,审美观就变了,爱穿紧身裤。有一次,试穿我刚买回来的窄腿裤,看看合不合身。她试完后,捏捏大腿,又捏捏小腿肚子说:“要是这些地方都没肉,就好了。”我头都没抬,不假思索的损她:“自己本来就瘦,又矮,再大腿与腿肚子都没肉,那不成麻杆了吗?”婆婆听了,嘿嘿一笑。

  婆婆总自诩自己又瘦又小,即省布又省钱。前年冬天,到超市买了两件羽绒马甲,一大号,一小一号。原计划小号给婆婆,大号我穿。谁知,回家一试,婆婆反而穿大号的合体,小号太紧,倒是我穿小号,没有她那么紧。于是,我笑着反驳她:“你平时不是说你省布吗?怎么用的布比我多?”

 平时, 我们在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时,婆婆总说:“那时候就没有我了。”我总会回复她,现在条件好了:冬天咱有暖气,夏天咱有空调;虽说吃的不是山珍海味,穿的不是绫罗绸缎,但至少咱不愁吃,不愁穿;有病,咱就看;心情放好一点儿,你看,我爷爷活了八十七岁,二爷活了九十三岁,你才六十多点,还远着呢!你好好活着,十年或二十年后,你身边五个孙女都大了,今天这个来看你,明天那个来看你,多幸福的!婆婆听后,总笑嘻嘻地说:“能等到那个时候吗?”

 然而,天意弄人!阳历2017年3月11日,农历2月14日,又是一个我最难忘的日子,也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日子——婆婆就在这一天发生了猝死。

 诱因就是前两天的感冒。其实,婆婆向来一感冒,我就立马觉察出来。她有慢性气管炎,一受凉,就咳嗽。早上,我与婆婆一块吃饭,我就听出出气声音不对,问她:“你怎么了?”她说:“有点感冒了。”我立马起身找出家里常备的消炎、感冒、止咳平喘的药给婆婆吃。上一次她感冒咳嗽,气喘的都缓不过气来,我慌忙带她到门口诊所看病。医生一见她状态,吓得不敢看,建议赶快到大医院去。打的走了没几分钟,婆婆晕车,要吐,赶忙下车,却还来不及,吐到车门后,又来到路边树下,呕吐了半天。加付车费后,我抱着娃,关注着婆婆走到医院。好歹医院离家不远。到了医院,医生问咳了几天了,喘了多长时间了?,婆婆回答说:二十多天了。我一听,赶忙如实回答:婆婆有慢性气管炎,平时偶尔也有点喘,就是今天严重了……。一系列的抽血化验、作心电图、b超、拍片……。结果,显示一切都还可以,血液阴性,就是感冒了有点炎症,有慢性气管炎。医生都没开打点滴的,只开了几盒药,对我们说:表现很严重,症状很轻。先开点药,回家吃,多观察观察。听了此话,我紧张的心情立马轻松了。出了医院大门,我抱着娃,望着婆婆,不由自主的微笑。而婆婆此刻,精神状态也好了,腰也直了,也不咳的喘不过气来了,竟然不好意思的也笑起来。就这样,我们一起步行回家。

 类似这样的情况,每年都会发生一次。不是让我们提心吊胆,就是心慌意乱的丢手机。到了医院作一系列的检查,结果,症状都很轻。鉴于前车之鉴,我都常备婆婆吃的药。

 头一天,病情有所好转。第二天下午,婆婆睡完觉起来,不添加衣服就来到客厅,见小孩在地板上玩耍,她也就坐在地板上逗小孩。过了一会儿,我从她们身边经过,感觉冷飕飕的,抬头一看,阳台窗户大打开着,家里暖气温度高,开窗通风着。而现在,外边天气变了,起风了,风对着奶孙俩吹。小孩穿的厚,而婆婆起床时没有添加衣服。于是,我一边找我的马甲一边对婆婆说:“妈:你怎么坐在风口上,起床了,也不加件衣服?”婆婆听了,她的倔强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半天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儿,起身坐到沙发上看电视,仍没有添加衣服。我忙着做饭,一打搅,就忘了这事。

 晚上九点多,在外地上班的老公与孩子们微信视频,婆婆抱着快睡着的小孩在看电视,那时都好着,还对老公说:娃快睡着了,她就不多谝了。每周五晚上,我们都睡的迟。到了11:00左右,婆婆咳的慢慢厉害了,我听到后,很焦急。赶忙起床穿衣服准备到小区外边看看诊所还开着没,或到药店咨询一下,再买点阿奇霉素等药。婆婆见了,还连忙阻止我说:“这时候了,下去干嘛?明早再买药。”然而,诊所与药店都关门了,想送到医院,可三个孩子没人看管,又不放心。夜里,只要婆婆那边一有动静,我都会起床去看看,去问问。一次上厕所,一次拉灯坐起来,我去问她:“你怎么了?”她说给孩子盖被子,娃不愿意,哼哼唧唧的。还有一次,她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轻易不见主动喝水的婆婆竟然半夜给自己倒水了。于是,在此刻,半夜四点多,我给老公发了一条微信:说妈感冒了,咳嗽严重了,气喘的很,你明天早点回来,带妈去医院看病。打电话,我担心大半夜的怕吓到老公。

  一夜未眠,早上七点,婆婆就起床坐到客厅去了。我也起床收拾,我还征询婆婆:“妈,我们先去医院,还是先买点药?”婆婆说:“先买点药吃。”估计婆婆也是考虑周六,三个孩子在家没人看。十多分钟后,我就出门。当天是周六,我在外边跑了几家药店,都没开门。在返还时,老远见怡康的员工骑着自行车来开门,我就在外边等了一会儿。等到开灯了,就进去,咨询一下后,照着上次在医院看病时开的药方又从新买一份,还添加了盐酸氨溴索片。

 拿着药,急忙赶回家,婆婆还在我的床上坐着,帮忙照看熟睡的小孩。照顾婆婆吃药的过程中,老公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我如实叙述了一遍。于是老公就直接与婆婆通话,问她感觉怎么样。婆婆见天亮后咳嗽的轻了,就说不太严重,没事,不太要紧。老公一听声音及说话语气,也考虑到周末,医院的主任医师不在,只有到周一了才上班。加之感觉问题不大,就对我与婆婆说:“你先吃着药看看,我周天晚上回来,周一一早带你去医院。”婆婆还很有精神的说:“好。”吃完药快8:30了,孩子们都起床了。我对躺在沙发上的婆婆说:“妈,现在娃都起床了,你药也吃完了,就回到自己床上休息吧。”婆婆立马起身说:“好。”

 给两个小孩穿完衣服,收拾洗脸后,10点钟左右,我进婆婆房间问:“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婆婆说:“好多了。”我也见喘息声小了,间隔时间也平缓了,也就心情舒畅了一点。开始收拾屋子,倒垃圾。烧水下挂面,水开后,我还都到婆婆面前问:“妈,我下面分两锅,你吃哪一锅?”婆婆说:“娃们先吃,我后一锅。”转身我去下面,面条正往上捞着,就听到我的大女儿大喊:“妈,奶奶发烧了!”我连忙跑去一看,见婆婆在床上,蹬开被子,翻来覆去。额头出汗了,我赶忙拿来体温计给婆婆测体温,连测三次,都不烧,摸额头,也不烫。我急忙对婆婆说:“妈,走,我送你去医院。”婆婆却说:“我走不了了。”我赶快给老公打电话说:你快回来吧!妈去医院都走不了了,怎么办?老公一听说:“打120,我现在就动身回来,估计在下午2点左右到。”于是,我对婆婆说:“妈:你能坚持2-3个小时不,还是我现在就打120?”没有婆婆的回应,回头一看,正好看到婆婆头一偏,她昏厥了。

 我慌忙地拨打120,连拨几次都拨错了,呼了一口长气,冷静下来,缓慢地点着1-2-0,终于接通了,在哭声中我叙说了病情、现状及地点后,连忙边哭边给婆婆扑胸口,一边大声说:“妈,你别吓我,你醒醒。看,我都打120了,车马上就来了,坚持一会,我们就去医院……”孩子们听到哭声,大的抱小的,老二跟在后面,一块来到床边,老大老二齐喊:“奶奶,奶奶。”最小的见到此景,吓得哇哇大哭。我又连忙对孩子们说:“你们都到客厅去,不要进来。”转身,将窗户、门全部大打开,加速空气对流,希望能够给婆婆带来新鲜空气。接着,我就开始准备去医院要用的东西。9分钟后,120在楼下打电话,确认楼层与房号,并迅速上了,进行紧急抢救。我别无他法,只得将三个孩子放在家里,嘱咐不满12岁的老大,看管好两个小的,一个刚过完4岁生日,一个10个多月。

 我随同120车,车里一路输着氧气,打着点滴来到离家最近的西电医院。进到急救室,120的医护人员与医院的医护人员交接,医生忙着查看 ,护士忙着抽血,医生询问过往病史及家里来时情况及吃什么药……,接着,医生下病危通知书,让我签字。然后,付完120车费又补挂号,医生开单交钱取药后,我就来到婆婆跟前,看到婆婆鼻子插着氧气,身上贴着一些管子,床头的仪器显示屏显示着心跳频率……,医生也在旁边,扭头对我说:“危险……”突然,仪器“嘀”的一声,屏幕上出现了一条直线。医生与护士又赶快将婆婆换到另一个床上,作电击抢救。望着突变的发生,我惊呆了,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我恳求医生,想尽一切办法抢救……

 医生让我到外边等着,我很焦急,在门口走来走去。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医生出来了,望着我,压低嗓子,沉痛的说:“不行。”我的心如同刀搅般难受,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每隔一会医生就出来,我含着眼泪期待得望着他,希望有好消息,有所转机。他对我摇摇头离去。我悲痛的给老公给小叔打电话,我涕不成声,哭诉着说着现状。医生只能治病,不能救命。抽血化验结果出来了,有点儿炎症。我满脸泪水,疑惑不解的问:“那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医生说:感冒只是诱因,它引起了心脏骤然停止跳动,是猝死。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争气的眼泪如同断线的风筝,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我蹲在地上,不管不顾,号啕大哭。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仍无力回天。医生几次让拉到太平间,我都恳请医生请继续抢救吧,她儿子马上就到了。我又赶快给老公打电话,汇报医院的情况,老公听后,悲伤并沉痛的说:“继续抢救,联系120,送妈回老家。”谁知西安的120车,不出西安市,多方联系,最后联系到家庭医护车。婆婆一直嚷着要回老家,可都因为孩子,而无法离开。今天,我们不得不尊重老人的心愿,以这种方式送她回老家。

 老公终于在下午2点多点,火急火燎、风尘仆仆赶到医院。来到婆婆面前,也希望继续抢救,或许有奇迹发生。我立马回家,取老家大门及各个屋子的钥匙,回家一看,老大抱着正在哭闹并光着下半身的老三。原来,老大抱着老三,感觉娃尿了,就把纸尿裤去掉了,连裤子一块给脱了,又忘记穿了。唉,看的我直摇头,连忙再给小的穿上纸尿裤和裤子,还是交给老大抱着。

 拿着钥匙坐车赶到医院,正好见到老公与堂弟推着婆婆上家庭医护车。老公陪同婆婆,又一路抢救到老家。婆婆在医院临走时眼睛是睁着的,后来居老公说,在回老家的一路上,婆婆还有着生命体征,仪器表上都有显示数据,直到回到老家大门口,仪器表上数据才慢慢归为零,眼睛慢慢闭上了。也不知老公说的是真还是假,后来我回到老家,打开棺材看婆婆时,婆婆眼睛切实是闭着的,脸色很安详。难道婆婆也能感受到她回老家了?

 送走老公与婆婆,我茫然的与堂弟和表妹一块儿回到家里,看着几个孩子,孩子们也很关心的问:“妈妈,奶奶呢?她怎么样了?她的病好些了吗?”我强忍着泪,有气无力,假装平静的说:“奶奶回老家看病去了。”老大忍不住继续问:“不是在西安治病吗,怎么回老家看病呢?”“你奶奶想回老家看。”“哦,是的,奶奶确实是一直想回老家的。”大女儿恍然大悟的说。

 与堂弟聊了一会儿,事情还有很多的他起身离开。文静的表妹替我照顾小孩,我起身为到现在还没吃饭的孩子们一边做饭,一边洗衣服。我机械的做着这一切,几次都无声的哭泣:我没有妈了,以后回到家里,再也没有妈可喊了,也没有妈帮我照看孩子了……。我的婆婆,无论在哪,人前或人后,我都喊她妈。以至于有些人问:是娘家妈还是婆家妈?我都会微笑的解释:孩子奶奶。

 我的婆婆来西安四年了,在这四年了,我们朝夕相处。有时,难免会有些争吵,互不理睬;有时,我们又像一对亲生母女,有说有笑,和睦相处,其乐融融;有时,我们又像是彼此的伴儿,一块出门游玩,逛商场,进公园;还有时,我们更像是一对死党,互相对掐、拆台、开玩笑,诉说着各自的见闻与往日的嗅事……。我从结婚到现在,与婆婆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跟老公呆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如今,我的婆婆,她毫无征兆的突然撒手人寰。我无法接受她的离去,也无法原谅我自己,没有早一点送她去医院,我不停的自责中,泪水模糊了一次又一次双眼。

 第二天早上,下着大雨,我等来了从安徽阜阳赶回来的小叔一家人后,我披着雨披骑着电动车带着老大送她到同学家暂住几天,等到祭奠前一天再回老家来。我将带两个小的孩子与小叔子一家回老家。一路上,雨唰唰的下着,有些飘到脸上,我的心也在下雨滴水,模糊的双眼,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来回一路上,我伤心着,哭泣着,后悔着,流泪着。而雨也一直下,难道老天也再可怜我的婆婆,为她哭泣吗?

  回到老家的头几天,竟然还下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漫天飞舞。一夜之间,树上,房屋上,大地到处存了厚厚的一层雪,银装素裹,分外耀眼,愈发觉的凄凉。难道老天还在为年纪不大的婆婆鸣冤不平吗?

 婆婆的娘家也是一个大户族,下礼下了五十七家,祭奠的那天,来了四五十人,一下车,个个都穿着孝衣,白花花的一大片。少顷片刻,痛哭声四起,哀声一片。

 舅舅家之前几次打电话,说要给我们几个外甥及外甥媳妇披红,承认我们对婆婆的孝顺。老公推脱几次皆推不掉,只好勉为其难,顺其民意。在披红的仪式中,我认真的倾听了舅家的致词。其中提到婆婆每日牛奶鸡蛋不停,新鲜瓜果不断。我很羞愧,我没有做到。我并没有每天都有牛奶、鸡蛋、新鲜水果给婆婆吃。我凭良心只能说,无论有什么,我们都是分着吃。有时,东西少,分给婆婆的,她舍不得吃,又分给孩子们时,我还生气地训婆婆:“吃你的,她们有。否则,长大了个个都是白眼狼。”

 婆婆在老家,放置了八天才下葬。下葬完毕,当天下午我就带着孩子们回到西安,老家里的一切由老公与小叔一块处理。

 见到小区里的熟悉老人,我不禁泪流满面。以前,婆婆都是与她们经常在一起有说有笑,往昔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如今,只见别人不见我的婆婆。我很伤心,每一个熟悉的角落里,我都在回忆婆婆的身影与音容笑貌,我常常独自哭泣。有几位与婆婆处的好的阿姨得知情况后,主动找我说:以后,你有难处了,没有时间照顾娃时,你给我说,我帮你接娃或送娃去幼儿园。我听后,非常感动。当面微笑着表示感谢。待阿姨转身走后,泪水夺眶而出,热泪满面。我自言自语说到:“妈,我还在托你的福。”

 我从心里不愿意承认婆婆的离去,后来有人问我:“你妈呢?”我会镇静的说:“回老家去了。”我有时也在想:婆婆一心想回老家,与左邻右舍谝一谝,拉拉闲话,回娘家看一看。我为什么就不能满足一下她的心愿呢?现如今,她不在身边了,我日子还得过。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我一个人照顾三个孩子,放在以前,绝不可能。现如今,既成事实,日子也就这样溜走。我别无所求,只希望家人、亲人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愿我的婆婆在天堂一切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生就是一个由丰盈走向凋落过程,如果我们在时光的转角相遇,那是不可多得的缘,稍稍迟疑或者犹豫,瞬间便会失去你一生最...
    古城苍狼阅读 295评论 2 16
  • 琛妈妈阅读 55评论 0 0
  • 偶遇猫的天空之城这家书店是在两个月前,第一眼看见书店的名字,内心便有一种瞬间被击中的感觉,好像找了很久很久,就是一...
    潋素月阅读 933评论 50 21
  • 失败者失败的原因迥异,但成功者却都有个共同特点:他们珍惜时间。 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有限的生命里,不停的切换角色,善...
    一只笨猫阅读 10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