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畅想自己依靠原野

肌肤抚弄着柔嫩的细草

面庞感触到湿湿的咸意

那是来自大海的呼唤


当我起身四顾

海这可爱的急性子

已在原野边热情地翻腾

裹挟着晶莹的气泡

在月光下闪出珍珠的明光

什么,这是鲛人的宝珠

哦,海,你真调皮

怎么能让他孤独地依偎礁石哭泣

还他罢,还他罢


有时候梦与现实是如此的相像

让我无法分辨

谁让惺忪的睡眼边仍留着

昨夜微咸的海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